《Twelve Monkeys》─ 一切都已經註定?

KC電影美劇分享 於 03/07/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影視劇常見的"穿越"手段,是返回並改變過去,從而拯救現在或未來,這與線性世界和日常經驗哲學的邏輯背道而馳。假定時間的流逝為1、2、3…同一時間的多維世界為A、B、C…… 拯救現在的英雄從 A2 時空返回至時間點1,他的加入導致空間世界改變,因此他回到的時空不再是 A1,而是 B1;進而,他改變一切所拯救的世界也不是 A2,而是 B2。用一句繞口然而通俗的話來說,發生了的事情不可能不發生,因為它已經發生。


電影是一個科幻故事,講述一個男人拯救世界的過程。在2035年,地球表面已經被病毒侵蝕,人類只得移居地下。科學家們為了追查當年病毒擴散的原因,James Cole作為志願者通過時間旅行回到1996年去調查,線索是該年一則提及"十二猴子軍團"的電話留言錄音,並設法阻止事件的發生。於是,James Cole乘坐時光機器打算回到病毒發生的1996年;但是因為失誤他回到了1990年。 在1990年,他因為胡言亂語被當作精神病被關進精神病院。在醫院中,一個女精神病醫生Kathryn Railly對他很友好,而且兩人都感覺互相熟悉。James在精神病院中結識了一個瘋瘋癲癲的瘋子Jeffrey Goines,他經常神神叨叨的說一些奇怪的話。此時,James因為被關在監獄中而很煩惱,再加上服用治療精神病的藥,讓他稀里糊塗的說出了“世界毀滅”、“猴子”、“病毒”之類的話,這些都被瘋子聽到。隨後,瘋子給他創造了逃跑的機會,好讓他完成“毀滅世界”的計劃。


James沒有逃脫成功,被抓了回來。Kathryn與其他人一起研究這個情況時,James回到了未來,科學家們認為男主角任務失敗,只得再給男主角一次機會。這一次他又被送錯了年代,他來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場,還被槍擊中,但他馬上來到了正確的年代——1996年。在1996年,Kathryn在自己講述“預知未來”方面內容的新書演講會結束後,被男主角脅持。James要Kathryn幫他開車,去費城尋找十二猴子軍團。一路上,Kathryn與James漸漸瞭解,還幫助James治好了槍傷。經過一番調查,James瞭解到十二猴子軍團與1990年與他一同關在精神病院的Jeffrey有關,因為他父親是著名的病毒學家Dr. Goines。


James獨自一人來找Jeffrey,可是Jeffrey不知道James說的是什麼。相反的,James的話卻給了Jeffrey啟發,讓他有了組織十二猴子軍團毀滅世界的想法。這時James終於明白,原來一切都是自己的造成。James與Jeffrey發生爭執後逃跑,他找到Kathryn,但沒說幾句話他又回到未來。


在未來時,一個聲音告訴他應該再回到1996年,因為James愛上了Kathryn。男主角就向科學家撒謊要繼續完成任務,又回到1996年。在1996年,Kathryn通過James腿中的子彈和他說的一件事情,讓她相信James確實來自未來、確實有十二猴子軍團。Kathryn極力的想拯救世界時,發現了James。兩人繼續努力,才知道原來未來知道的一切事實,都是他們兩人所造就的。

心灰意冷的兩人決定不考慮這些了,他們決定去海邊。兩人喬裝打扮好後,在去機場的路上發現,十二猴子軍團的目標不過是釋放動物園的動物,頓時舒出一口氣。可是在機場James又遇到來自未來的人,並給了他一把槍,讓他執行新的任務。同時,Kathryn發現了真正攜帶病毒的人,於是兩人一起追趕他。在James就要擊中攜帶病毒的人時,被警察擊倒了,而那個人則順利帶著病毒離開。就這樣,James死了,而Kathryn被抓了起來,世界也沒有被拯救。


這一切,都被同在機場的少年James看在眼中,這也是James與Kathryn似曾相識的原因。最後,攜帶病毒的人與坐在身旁的來自未來的女科學家閑聊起來;電影就此結束。


整體來說,電影主要表述了兩個方面,一是展現了“時間旅行”所引發改變中的一個模式,一是“瘋”的界限。除此之外,電影還表現了人類發展所帶給世界的危機以及給人們帶來困擾,和世紀末人們的末日情緒。而真正讓這部電影被人稱道且大受好評的,是它通過第一個方面所表達出的宿命論,即一切都是命中註定的,一切都是無法改變的。從劇情來說,就是告訴觀眾們世界終究會被毀滅,誰也無法拯救!


先來說第一方面,既然這部電影的觀點是世界無法改變,那電影究竟是怎麼講述的?下面一一說明。

一、我們先要拋棄男主角是精神分裂症患者,一切都是他想象的推論。因為電影的一切都是事實且正在發生,雖然未來與現在男主角都經歷過同樣的事情,比如洗澡、詢問、蜘蛛等等,但是通過男主角夢境的變化、女醫生在1996年的拯救行動以及一戰子彈、照片和最後女科學家的出現,都一一證明時間旅行確實存在,一切都是現實。導演Terry Gilliam設置的這些重複景象,不過是在迷惑觀眾對電影的理解,人為的設置理解障礙。同時,這也稍微涉及了一下夢境與現實的關系,通過電影可以知道,它們之間的界限很模糊。

二、現在來說電影的核心問題——未來就是歷史,而歷史是無法改變的,所以一切無法改變,一切都是命中註定。未來為什麼會是歷史呢?這裡的“未來”指的是1996年、1990年人們的未來,對於男主角來說已然是歷史。既然已經是歷史,怎麼會發生改變?說的簡單點,就是已經發生的事情是不能改變的。一般人可能會不同意這個看法,因為很多影視作品中都有回到過去改變未來的情節,而且都成功了。那只能說,這些影視作品不嚴謹,它們沒有觸到時間旅行的實質,而本片優秀之處即在於此——通過情節描述了因時間旅行而對世界所發生的影響。


關於時間旅行,網上有如此定義:時間旅行(Time travel),或稱時空旅行、時光旅行、穿越等,泛指人或者其它物體由某一時間點移動到另外一個時間點。事實上,所有的人都順著時間一分一秒的自然前進,所以時間旅行單指違反這種自然時間變化的方式:要不就是大幅度的前往未來,要不就是回到過去。 既然人可以回到過去,那就會讓時間軸上的人或事物發生改變,這也讓時間旅行充滿了不可測性,也會讓事物發生矛盾,其中最著名的是“祖父悖論”。


祖父悖論:假設某人回到過去,在自己父親出生前把自己的祖父母殺死;因為某人祖父母死了,就不會有某人的父親;沒有了某人的父親,某人就不會出生;於是矛盾出現了。 按照現代人的理解力,這樣的事情肯定不會發生,於是俄羅斯理論物理學家諾維科夫(Igor Dmitriyevich Novikov)在1980年代提出的一個有關時間旅行悖論的新規則,即諾維科夫自洽性原則:人可以回到過去,但是不能因此改變歷史的進程。其基本含義為,我們的世界是已經被改變過的最終結局。 本片講述的正是這樣的故事。

三、通過第二點可以知道,男主角無論用什麼方法也是無法改變世界被病毒侵蝕的事實,因為根據諾維科夫自洽性原則,歷史總會修正它,而電影也正是這樣描述。首先,男主角夢境中出現的槍殺場景,正是少年時代的他在機場目睹的事實,只是事實發生了改變,在機場倒地的人由瘋子變成了自己,這是歷史做出的修正。


其次,通過夢境中與現實的對比,男主角漸漸發現細節有變化,因為他多次說道“不一樣”,尤其是在電影院時,可見歷史修正了細節。

第三,神秘的在男主角耳中發出聲音的人就是歷史修正的直接參與者。他借用聲音提示男主角牙齒藏有追蹤裝置,讓男主角逃脫科學家的追蹤,這才促使男主角打電話留言,引出科學家派人送槍,最後讓男主角死於槍下。


第四,男主角來到1996年的目的是要調查“十二猴子軍團”,因為當時的1996年十二猴子軍團確實與病毒有關聯,可是男主角的出現已經改變了1996年,這才讓男主角打電話留言,同時未來的電話錄音也發生改變,這從送槍人那句話“天啊, 要是他們早點聽到這消息就好了”,可知未來的人剛剛破譯出錄音,這是歷史的又一次修正。

第五,聽過電影最開始的對話知道,回到過去執行任務的人很多,但是這些人都沒有回來,聯系人們還生活在地下現狀,可知回到過去的人沒有任何一個人改變了歷史,這也證明了諾維科夫自洽性原則,證明了歷史會修正。


第六,女醫生的演講會上,她提到歷史上曾有多次異常出現的人預言在在1996年末會出現病毒,這一次印證了諾維科夫自洽性原則,歷史修正了這些人物對歷史的改變。而且,這些人很有可能是未來派去執行任務的人。


從上面幾點可以看出,拋開電影復雜的外殼,仔細剖析電影的實質會發現,男主角雖然進入歷史,但是他已經成為歷史的一部分,無論他做出任何改變,歷史都會進行相應的變化來修正男主角的所作出改變,來保持結果的穩定。這恰恰證明瞭諾維科夫自洽性原則,即我們的世界是已經被改變過的最終結局。這就是電影要表達的宿命論,一切都已經註定!

四、電影結尾時出現的女科學家是神來之筆,也是Terry Gilliam設置的又一個理解障礙。如果是一般普通觀眾、沒有仔細研究過這部電影的人,肯定會認為未來會發生變化。因為女科學家出現了,而且是與男主角同時代的相貌,很明顯是未來的人,她必定會拯救世界。可是不要忘記諾維科夫自洽性原則和男主角剛剛發生的事情,女科學家雖然會做出改變現在的事情,比如殺死攜帶病毒的人,但是歷史也會出現另外一個因素來阻止她的行為,或者是讓她自身引發病毒的蔓延。因為這一切都要遵照維柯夫自洽性原則,歷史需要修正。此外,攜帶病毒的人在機場已經釋放了病毒,女科學家的出現已經改變不了費城被病毒侵襲的事實了。總之,女科學家的出現只是徒勞的,她只會改變過程,改變不了結果。


以上是電影表現的第一個方面,也是它的核心主題。它通過一個情節頗為曲折、有點懸疑味道的故事,證明了諾維科夫自洽性原則,將時間旅行科學性的一面展現給觀眾們。這使得它與其他穿越電影有很大不同,在片中它並沒有涉及複雜的科學理論、神奇的時間機器,只是用一個故事就講述了一個在物理上、邏輯上相當深奧的理論, 如此有深度的電影並不多見。

此外,電影傳達的宿命論,告訴觀眾們一切已經註定,所有改變都是徒勞的,它用科學的外衣講述了一個宗教的主題,使得本片更與眾不同。這也表明,宗教已經深入美國人的思想深處,電影則成為了他們表達自己宗教思維的一種方式。對於筆者來說,雖然沒有任何宗教信仰,但是電影傳達出的主題,不得不讓人信服,諾維科夫自洽性原則就是一個合理的解釋。


除了核心主題外,電影通過精神病院、女精神病醫生等等情節,探討了“瘋”的界限。通過電影可以看出,瘋與不瘋的界定是人為設置的標準,所以“瘋”只是一個相對的概念,它需要有一個參照物。針對本片,在影片前半部分,男主角對於女醫生來說是瘋的;在影片後半部分時,當女醫生相信男主角的說法後,她與男主角一起被認為是瘋子。因此可以看出,當兩種相悖的事實對立時,多數者會依據自己的原則判定少數者為“瘋”,可見瘋不瘋與精神狀態無關,只與所處的人文環境有關。就像片中女醫生說的“精神病學是最新的宗教”。這是最簡單、最直接的解釋,因為你無法證明它,且只能相信它。


此外,電影表現了病毒、核武器、人口膨脹等等方面所給人們的危機感,而且本片又恰恰是九十年代中後期的電影,更凸顯出人們對世紀末的絕望與無助。簡單點說,就是人們對於未來感覺恐懼,因為世界充滿了各種威脅,而且恰逢世紀末更加重了人們的這種感覺。從這一方面,可以深刻的體會到美國人在那個時代中所具有的危機感,本片的這方面與很多同時期的電影一樣表達了相同的觀點,如《Strange Days》、《Fight Club》、《Se7en》。此外,電影中出現的十二猴子軍團又反映出人們的動物保護主義,表達了不要拿動物做實驗的觀點。總之,雖然這只是一部電影,涉及的內容卻相當廣泛。


再來說說電影的拍攝。本片的整體風格是一種末日世界氛圍,而且大量使用機械裝置,使得電影略有一點Steampunk的感覺。而且,無論是未來的科學實驗室,還是1996年的巴爾的摩、費城的建築,以及混亂的城市氛圍,都給人一種頻臨崩潰的末日景象,仿佛一切都沒有希望,這就是電影給筆者的最直接感受,也是佈景、道具的優秀之處。


影片的視角也非常獨特,在電影的前半段與精神病院有關的劇情中,很少出現水平視角的畫面,影片大多使用搖擺不定的傾斜視角來表現精神病院的瘋狂、混亂與壓抑,這方面也是電影的長處。其他方面,音樂、畫面、剪輯、結構等等都是非常精確的詮釋出整個故事,不一而足的將電影表現的非常完美。片中還一段對於Alfred Hitchcock電影的巧妙借用,它將《迷魂記 Vertigo》的劇情與本片劇情緊密結合,引出了一句筆者非常認同的對白“電影是不會變的, 它變不了。但你每次看, 每次感受都不同,因為是你變了”,這句話非常明確的表明了這部電影的觀點。可見本片的導演Terry Gilliam,在對Alfred Hitchcock致敬的同時,還能表達自身的想法。


本片演員表現非常出色。男主角Bruce Willis一改孤膽英雄形象,變身為一個被時間旅行折磨得模糊現實與虛幻界限的普通人,他迷茫的眼神、痛苦的表情都細膩的詮釋出這個悲劇人物。只是他在處理感情戲時,還是一種糙男人的方式,浪漫不起來。


男配角Brad Pitt在片中的表演,不需要看其他,只看它的眼神,就能深深的體會到他是一個真正的瘋子。很難想象出Brad Pitt是如何演繹出這種眼神的,癲狂、游離、敏感等等多種特質,都體現在這個人物身上。看過本片才知道,Brad Pitt是有演技的。


女主角Madeleine Stowe的表現同樣出彩,她雖然稱不上絕色美女,但也是一個大美人。在片中,她完美的展現了女醫生這個角色,從她堅定的認為男主角是瘋子,到漸漸轉變觀點對男主角有好感,一直到她與男主角一起拯救世界,每一個狀態的轉換她都拿捏得恰到好處。


總的來說,這是一部主題深刻、情節曲折的電影,非常吸引人,也非常好看。而且在它吸引人的外表下,有著關於科學與宗教的深刻主題,可以讓人思考很多。這樣一部電影,在IMDb250中並不稀奇。

順便講另外一個有趣的小故事,當然純屬虛構,很多年前聽來的:

1962年,一個女嬰被拋棄在醫院。1983年,21歲的女孩在公園與男人一見鐘情,一年後產下一個女嬰,隨後男人與孩子一起失蹤。傷心欲絕的女人做了變性手術,整日酗酒。1988年,他路過一個小酒館,酒館的老闆把他招募進一支神秘的部隊,進行時光旅行。他被送回1983年,在公園裡和一個年輕的女孩一見鐘情,一年後生下一個女孩。就在這時,他接到新的任務,為了不讓女孩做未婚媽媽,他旅行到1962年,將嬰兒遺棄在一個醫院。 他接到的新任務,是返回1988年,去一個小酒館假扮老闆,伺機招募人手。


**圖片及影片採自於網絡**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