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ghthouse》─ 抗拒一切解釋的電影

KC電影美劇分享 於 15/01/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2019年康城電影節有一部電影雖未進入主競賽單元,卻大放異彩,甚至一度成為當時最不容易看到的影片之一。

這部電影被讚譽為《閃靈》的精神延續,電影直逼我們恐懼的源頭。爛番茄評分92%,IMDb7.8分,但是作為恐怖片來講已經是一個不錯的成績。甚至被《華爾街日報》盛讚為照亮電影黑暗時代的希望之光。也是由美國獨立娛樂公司A24發行(知名作品:《Under the Skin》、《Ex Machina》、《Moonlight》、《A Ghost Story》及近期的《Uncut Gems》

這部年度最受期待的恐怖電影就是導演Robert Eggers繼《The VVitch: A New-England Folktale》第二部作品——《The Lighthouse》。這部電影雖然獲得了極高的評價,但是不少看過的人都表示看完後一片混亂,直到看到結尾也並沒有理清頭緒。感覺混亂,充滿疑惑和不確定這就對了,因為究其本質,這就是導演所真正想要傳達的;因為,這是一部抗拒一切解釋的電影。

但是,為了讓大家對這部“難以描述”的電影有一些更深入的了解,今天就為大家仔細介紹一下這部作品。


這部電影講了什麽故事?

簡單來說,這是一座孤島、一個燈塔、一群海鷗、兩個守塔人的故事

一老一少守塔人,年輕的伐木工Ephraim Winslow和年長水手Thomas Wake。因為Wake年長且有水手守塔的經驗,所以理所應當的成為了二人中的領導;而此前為伐木工的Winslow由於毫無經驗,自然而然的成為了兩人關系中的下屬。

但是Wake作為長官,對這下屬的領導以及到達的壓榨的程度。白天燒鍋爐,晚上倒夜壺。所有臟活累活都交給了Winslow。不但如此,Wake還給Winslow下達了一條禁令:不準登上燈塔。


這個規定無疑讓我們對燈塔裏的東西無比好奇,Winslow也漸漸發現,這條禁令背後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Wake對這個燈塔的迷戀以及變成了一種近乎失控的占有欲:他會稱呼燈塔為“她”,在他的眼中這個閃耀的燈塔就是一位美人;而且這位“美人”還被Wake視為金鑾,容不得其他人染指。

終於有一天 ,Winslow耐不住好奇心的驅使,來到燈塔裏一探究竟。眼前的一切讓他不敢置信,赤裸的Wake大聲的呻吟著、渾身戰栗,那個場面就好像是他正在與美人交媾。然而更為震驚的是,此時的燈塔上根本就沒有什麽美人 ,反而是一個類似章魚的觸手一閃而過。


這個鏡頭描寫非常具有克蘇魯風格。克蘇魯風格是一個反神話體系,在這個體系中沒有善惡、神魔之分,人是十分渺小的,對未知的探索會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就如電影中的一閃而過的觸手,直到電影的最終也沒有給出明確的解釋。但是故事繼續離奇的進行著,次日清晨,Winslow在海灘上看到了海妖的真身:上身是少女,下身是魚尾。

不過這絕不是一個普通的美人魚,正當Winslow的手慢慢的觸摸過它的臉頰,這個美人魚卻開始睜眼朝他歇斯底里的狂笑。與此同時,原本一個月的守島工作已經接近尾聲,可是因為海上風暴的緣故,船只無法靠岸,離島之日開始變得遙遙無期。

在與世隔絕的孤獨中,在沒日沒夜的壓迫中,在被自己所看到的一系列恐怖場面的惶恐中,Winslow終於被打垮了。一開始Wake曾鄭重的警告過Winslow:千萬不要殺死海鷗,因為它們身體裏住著死去水手的靈魂。然而,Winslow最終還是把那只常常騷擾他獨眼海鷗給殺了。

以一種極為兇殘的方式:一把抓住海鷗的脖子,活生生的在把它一遍遍砸向石頭,直到海鷗五臟俱碎。


原本滴酒不沾的他開始瘋狂酗酒,比起原本的酗酒者威克更兇更甚;而在酒精的作用下,這份絕望和恐懼釋放了他內心原本的瘋狂。他開始無法分辨幻想和現實,章魚的觸角和海妖開始頻繁的出現在他的夢中,成為他無法擺脫的夢魘。更可怕的是,Wake也會時不時的在他眼中化身為海王和魔獸。


而現實中,兩人的關系也開始急轉直下。一次無意中,Winslow發現了Wake的記事本,裏面寫滿了他對自己的不滿,而且一旦這些流傳出去,自己的職業生涯可能也就此葬送了;於是,Winslow開始對Wake起了殺心。

這個時候,這兩個瘋狂的男人的矛盾被激發到了頂點,暗地對抗也變成了血腥的肉搏。整部電影看起來就像是Winslow在發瘋,但是從電影不斷的推進,我們開始發現,他一開始或許就不那麽正常。

開場不久,電影其實就通過他的夢境隱晦的暗示了他其實是帶著罪惡而來的——在他做伐木工人的時候,他曾眼睜睜的看著討厭的工頭被木材砸死,而毫無愧疚之情。

而Ephraim也並非是他的本名,他原名叫Thomas,和Wake同名。在他內心深處,對工頭之死的些許虧欠,使他想要重新來過。而這可能就是燈塔故事的來源。

但是這個孤島長期與世隔絕的孤獨和無休止的壓迫,顯然並不是他自我救贖的好地方;反而適得其反,周圍壓抑封閉的環境開始給他內心的邪惡本我開始不斷的創造條件。終於,欲望和恐懼的交織催生了暴力,他開始失控、開始狂暴,曾經內斂規矩的他開始瘋狂。


最終,他還是殺掉了Wake,又是提斧追趕又是活埋,這個畫面引起了不少看過《閃靈》的朋友的回憶。在影片的結尾,當Winslow最終殺掉Wake登上燈塔之後,他被燈塔的白光灼傷,跌下樓梯;然而畫面一轉,鏡頭卻轉到了室外,在海岸邊,他赤身裸體的躺在沙灘上,海鷗們在啄食著他的身體,而他的右眼已瞎。


直到電影結束,我們也無從知曉燈塔裏終究有什麽。而這個故事究竟該從那個角度來相信,也並無一個標準答案。從頭到尾,導演將這份不確定的多義性就描繪到了極致。


這個故事究竟該如何理解?

關於這個電影的結尾,直到最後也並沒有給出燈塔裏究竟有什麽的答案。在采訪中,導演對此回答道:如果讓你也看到了,你也會遭遇同樣的命運。其實,這部電影最為精妙的地方之一在於,這是一個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真實的事件發生在19世紀早期的威爾士。

在那個故事中,的確有兩個守塔人,而且他們都叫Thomas,兩個人也是先後去世。但這個故事流傳至今聽起來更像是一個民間故事,至於這個“真實”的故事還留有多少真實性,我們不得而知。


這樣的故事,往往可以給藝術創作留有很大的發揮空間,導演被這個故事啟發,想要把這個故事拍成一部關於人格的電影,而因為諸多的不確定性,它可以發展到一些奇怪的方向。

在這部電影中,“虛假敘事”的手法屢見不鮮,這會讓你不斷處在真實和虛假中不斷質疑。這感覺就仿佛一切都建立在虛假之上,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未必是真,故事就在這種似夢似幻的場景中不斷推進,直到結束。

看完這部電影,筆者相信每一觀眾都會有一個屬於自己的解釋。不僅是對於開放式結局的想象,更是對劇中人物是否都是真實存在的探討,原本的故事中有兩個人,但是他們剛好的同名加上導演最初的人格電影理念,讓這個故事中,真正存在的人物變得撲朔迷離。


你可以把他看做一個兩個守塔人被孤獨和隔絕變得瘋狂互相殺戮的故事;也可以把他看成一個精神病患者人格分類自我毀滅的故事。

你甚至可以把他當做一個神話故事的縮影來看,對此導演也曾表示,他們在創作之時,有過把這個故事與神話故事相結合的意圖。


劇中不斷被幻化成海妖的Wake可以解讀成海神普羅透斯的形象;而最終Winslow跌落燈塔被海鷗啄食的場景也與盜火者普羅米修斯的形象相呼應。

這是一部可以動用一切解釋的電影,而這又是一部抗拒一切解釋的電影──這正是電影精彩絕倫的地方。


這部恐怖電影究竟有何特別?

首先這是一部用2019年的視聽拍出的1919年的電影。

采用了獨特的畫面比例1:1.9,運用了黑白的色彩設計, 將觀眾們納入了一個自閉、黑暗、混沌的世界中去。


對於電影的色彩選擇有句話說的好:如果不能把色彩做到極致,那麽黑白才是電影的本色,而《燈塔》這部恐怖電影的色彩和畫面比例上無疑都是為這個電影主題錦上添花的選擇。

一個十分優秀的電影,一定是劇本導演和演員缺一不可。導演的功力和劇本的精妙我們已經窺見一斑。接下來就來說說兩位主演。在我們最初的印象中,他們應該是這樣的:

而在這部電影中,他們是這樣的:


早些年觀眾就因為“暮光男” Robert Pattinson對讓自己爆紅的《暮光之城》的反感印象深刻,而他在自己演藝道路上的不斷轉型和對劇本的要求大家也是有目共睹。好的演員需要好的劇本才能真正的釋放自己的能量,而好的劇本更是需要好的演員來把故事變成真實,讓觀眾相信。

這本就是一件互相成全的事情。而在這部電影中,演員和劇本就是一個很好的互相成全。兩位主演的功力只要看過這部電影的人,應該都會有所感受,其中“Robert Pattinson的演技更是讓人眼前一亮。

有時候,不得不感慨一個鏡頭就足以展現功力,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這都是一部評價及高且並不過譽的電影。


重要的是,當你看完這部電影,你會發現這部電影所展現出來的更多是是文字無法描述出來的故事和感受。

這部電影是真的給了觀眾足夠多的解讀和再創作的空間,所以如果你也好奇這究竟該是一個怎樣的故事,那不妨去看一看這部電影,來收獲一個你所看到的屬於你的故事。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The Lighthouse  Robert Eggers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