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Worlds, One Planet》─ 敬畏自然,敬畏生命

KC電影美劇分享 於 03/1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敬畏自然,敬畏生命。
七個世界,一個星球

說起BBC,大概沒有人能忽視它的自然紀錄片,連向來嚴苛的網友,也為它打下過不止一部9.9的高分片。短短幾十分鐘的鏡頭,眨眼都是浪費,潛意識便讓人覺得,每一秒都是精華。

更不可思議的是,從黑白畫面到如今的4K高清,它們有著同一個男人:David Attenborough。這位在自然紀錄片封神,曾用影像撼動英國女王的男人,在今年11月,又給我們送來了一部年度大片:《Seven Worlds, One Planet》。

這一次,BBC不僅耗了四年多時間,更首次以全新的七大洲視角,只為展現我們知之甚少的魅力地球。

富饒的南美洲,處處是生命的驚喜。野性非洲荒野的扇喉蜥,為“抱得美人歸”搏鬥不休。

亞洲偏遠深山的川金絲猴,為了抵禦寒冬緊緊抱住彼此。

極南之地的韋德爾氏海豹,在零下40度的暴風雪天,牢牢護住自己的孩子。小海豹從媽媽的肚子裏一生出來,就要承受巨大的溫差變化,還不會游泳的它被困在冰面上,渾身上下都是雪。面臨強勁的暴風雪,海豹媽媽用自己的身軀為寶寶抵擋住狂風,但這樣的日子度秒如年。

三天過去了,如果海豹媽媽再不下水捕食和避難,它會和寶寶一起凍死在冰面上。它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把寶寶獨自留在了這裡。

等到暴風雪停止,它才能回來尋找自己的孩子,但結果大多不如人意。當媽媽再次看到孩子的那一刻,卻只能找到一具冰冷可憐的小屍體。

地下溫度高達250度的勘察加半島,為覓食不顧生命危險的棕熊。
廣闊無垠的北美大陸,一切看似寧靜又溫暖。

它們只是七個世界的部分縮影,或大或小,卻都美得驚心動魄。地球上的七大洲,每一個都獨一無二,每一個都生機勃勃。這是一部非典型的紀錄片,如實地記錄實況,卻處處展示著生存的本能、愛與責任不僅是人類世界的情感,動物身上亦不遑多讓。

這一切,在寒冷南極洲的信天翁身上可見一斑。它是父母兩年來孕育的唯一幼崽,僅僅四周大,一切溫飽只能倚靠父母。

它們生存的這片陸地,是風暴最多、風力最強的一處,狂風呼嘯甚至能達到110km/h。每每此時,父母總會用豐厚的羽翼,緊緊裹住自己的孩子。隨著雛鳥長大,它們不得不遠行為孩子覓食;至此,雛鳥自出生以來,第一次與父母分別,也是第一次,獨自面對這個世界。

風暴再次侵襲,沒有父母守護的幼崽,只得靠自己護住唯一的一點溫暖,在這片零下幾十度的陸地,離開窩,就是死。最終,有的沒能逃過一劫,無論父親如何百般“呼喊”,幼小的它垂著的頭始終紋絲不動。
有的幸而存活,卻被狂風吹離了自己的窩。明明父親就在眼前,面對雛鳥的求助卻視而不見,只因在信天翁的世界裏,唯一認親的方式:認窩不認鳥。盡管已經凍得瑟瑟發抖,它也只能靠自己爬回窩裏,這是它唯一活下來的機會。近在咫尺,卻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看著它努力攀爬的樣子,無人不為之動容。

攝影師或許舉手可為,但他必須死守住紀錄片的行規:絕對旁觀。大自然固然殘酷,但適者生存,無可厚非。如果沒有紀錄片,南極洲的這份精彩,我們也許無緣得知。還有許多感動的瞬間,只能被風雪掩埋。

在海上生活了七個月的帽帶企鵝,跋涉到陸地築巢生育,在極寒之地,它們只能把腳邊的石堆築得足夠高,才能為即將出生的小企鵝,抵擋住融雪和雨水。

由於腳短體胖,在斜坡上拾石頭回去並非易事,一次、兩次、三次……不論如何掉落,企鵝爸爸總會一次次拾起。每當看到企鵝爸爸,一家人總會以最熱烈的方式,歡迎爸爸回來。南極洲有98%的冰雪地,暴風雪更是無數,有的陸地風速高達300km/h,氣溫甚至能降到零下98度,沒有一種動物在這裏過得輕鬆。

所有動物以四周海洋為生,冰雪雖寒,但也是它們的保護傘。一望無際的海冰上,便是韋德爾氏海豹最安全的繁殖地。這裏能躲過其它海洋生物的襲擊,待到長大,再與母親下水,盡情嬉戲。一幅幅美景傾註眼前,讓人目不暇接,原來我們生存的地球,竟是這般美得令人窒息。

然而,當所有人以為這是一卷絕美世界之美時,它卻用事實告訴每個人:美則美矣,然痛徹心扉。這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海象棲息地,太平洋海象一年中大部分時間都在北冰洋漂流生活,偶爾累了休憩於海冰之上。但隨著全球氣候變暖,它們只能到附近海域休息,簇擁於此,對於一噸重的海象,擁擠踩踏致死是常有的事。

不僅如此,400km外還有其它威脅,北極熊,本是生活在海冰上的北極熊,也被變暖的氣候逼退到海灘上,饑腸轆轆想要以海象為食,雖體型相當,卻早已沒有力氣,只得無功而返。可躲過了饑餓的熊,還是沒能逃過鋒利高山的撕裂。費盡千辛萬苦想要得片刻休息,卻再次聞見危險的氣息。

本能的後退,竟是萬丈深淵。這些本該被冰雪蓋住了的碎石,因為氣候變暖,露出它們最鋒利的“獠牙”。短短幾天,就有200頭海象命喪於此,這些或許幾年才發生一次的事,如今卻頻頻得見。

動物世界弱肉強食的生存法則,無論哪裏都同樣適用,為了生存,一個物種捕殺另一物種。
但是,在這個捕殺鏈的頂端,是所有動物都懼怕的對象——人類。

南極洲的露脊鯨,就是傷亡最慘重的鯨類之一。它們生性好奇,體型巨大卻對所有東西都毫無戒心。正因為如此,它們成為人類“很方便獵殺”的鯨類。短短幾十年,就有3.5萬頭露脊鯨遭到獵殺,如果把這個樣本放大,僅南極海域,有超過150萬頭鯨魚相繼被捕殺。

現有最驚人的記錄:一頭體長33米的藍鯨,壽命超過100歲,在南喬治亞島的捕鯨中心,兩小時便被完全肢解。有人在殺害,也有人在保護。印尼周邊海域,鯨鯊是這裏漁民心中的神。隨著商業捕鯨的禁止,露脊鯨已經超過2000頭,至今它們的壽命仍是個迷,或許經歷過猖獗的捕殺年代,但這些60噸重的生物,對人類依舊保持著溫和與好奇。

紀錄片裏的每一個故事,都感人至深,每一句解說,都久久回響:生命無關於輕重貴賤,每一條,都向陽而生。然而,現實卻總讓人無法直視。你能想象,在南極洲會有15度的地方,本是禦寒的皮毛,這刻卻熾熱無比。

一段不可思議的紀錄片,攝制組或穿過了世界上風暴最大的海洋,經歷如同在洗衣機裏攪動般的暈船;他們下過零下40度的南極之水,拍過近百度高溫的活火山水;每天淩晨4點起床,扛著150斤的器械徒步數十公里。

潛入極寒,邁過極熱,他們沒有一句抱怨,只滿是心疼:“這裏真的很特別,我只是希望我們能夠留住這些地方,並保護它們”。四年多足跡遍布40個國家,凝結成了這部精心巨作,甚至有人說,“這是BBC有史以來最棒的野生動物紀錄片”。

一串串觸目驚心的數字,不僅只是展示生物奇觀,更在呼籲每一個人保護腳下的這片土地:這個地球上還有無數生命的將來,由我們現在所做的每個選擇決定。

總有人認為紀錄片枯燥無聊,這裏卻突破桎梏,有故事、有感動、有教訓,這樣有血有肉的紀錄片,讓每一個人看見,地球另一端,所有極地生物的處境都將岌岌可危。BBC有再大的影響力,也無力一夜抵達兩千萬觀眾,時間無情而緊迫,只望你在讚嘆地球奇景時,亦能記得:

“當人類歡呼對自然的勝利之時,
也就是自然對人類懲罰的開始”



**圖片及影片採自於網絡**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