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Astra》─ 探索生命的答案

KC電影美劇分享 於 29/11/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Ad Astra》(《星際任務》)不止探索太空,還探索了生命的答案;這部電影無疑是今年最重磅的科幻大片,也是筆者期待已久的科幻作品。

分享電影之前,筆者想先讓大家知道,《星際任務》還入圍了今年第76屆威尼斯電影節。影片能入圍充滿文藝氣息的老派歐洲電影節主競賽單元,這說明《星際任務》不會像主流科幻動作片一樣,成為面對所有觀眾需求那種爆米花爽片,甚至可能還會有些意識流,也就是所謂的文藝範。


《星際任務》是一部太空歌劇類型的電影。這裡容筆者解釋一下“太空歌劇”的概念,“太空歌劇”是上世紀40年代發明出來的科幻流派,指的是對於龐大紛繁的宇宙,故事不必太過於拘謹物理常識,以傳奇冒險為主要目的,並從中能給觀眾啟發性。

《2001太空漫游》就是太空歌劇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此外還有《Blade Runner》(《銀翼殺手》)、《Prometheus》(《普羅米修斯》)、《星球大戰》系列等都泛屬太空歌劇框架內。所以很多人在琢磨《星際任務》中不科學的設計邏輯,去研究他們太空過那麼久吃什麼等,這些都沒必要較真,因為《星際任務》就不是硬科幻。


相比較於主流動作科幻大片,《星際任務》更多的時間放在了主角的精神世界研究上,從而削弱了劇情本身的戲劇沖突的力量。也正因為如此,影片評價存在著兩極,這麼說好了,如果你帶著去看《Gravity》(《引力邊緣》)、《The Martian》(《火星任務》)、《Interstellar》(《星際啟示錄》)這樣的感覺去看《星際任務》,影片八成會讓你失望,特別是後半段。


但如果你從角色研究,從思考對話角度去審視這部作品,或許你能發現影片很多有趣的折射。總的來說,筆者喜歡這部電影,哪怕影片確實存在著一些繞不開的質疑,接下來我們在不影響觀影前提下,微醺劇透解析,分享《星際任務》的美,還有它的美中不足。
影片的時間背景發生在未來,太空探索科技發展出了月球和火星基地。Brad Pitt飾演的Roy McBride是一名有些自閉症的宇航員,他的父親Clifford McBride(Tommy Lee Jones飾)20年前參與尋找外星生命計劃,飛船一直航行到了海王星,是人類載人到達最遠的距離。


但遺憾的是,外星生命計劃多年前就已經失聯,宣告失敗,Clifford被譽為太空先驅英雄,而Roy也正是因為父親的原因,成了宇航員。故事開始由太空發出的詭異電磁脈衝展開,電磁波所到之處,都會造成電路損壞和電源驟停,危害是全球性的。

而發出電磁波的位置,被查明是Clifford飛船所在的海王星位置,為了找到真相,Roy被派遣秘密任務,從地球出發,到月球發射基地,再前往火星基地想辦法聯系他的父親。在這過程中,Roy漸漸也找到了父親失聯的真相,他決定前往冥王星,親自找回自己父親。


《星際任務》從故事設定來看非常抓人,在沒解開父親失聯真相之前,整個構架都處在神秘的克蘇魯風格(Cthulhu Mythos)內,即角色對恐怖未知的存在進行深入探究,最終陷入瘋狂和毀滅性的災難。

克蘇魯風格一直都是科幻片題材的心頭好,因為探索未知和宇宙本身,就讓觀眾產生自然獵奇感。因此在《星際任務》謎底沒解開之前,影片的沖突和節奏都控制得不錯,讓人有不斷往下看的欲望。再加上影片請到了電影《Her》(《她》)和《Interstellar》的攝影師Hoyte Van Hoytema,更讓影片呈現出美輪美奐的太空畫面,筆者當時看的是IMAX,絕對是一種享受。


導演James Gray之前執導的《The Lost City of Z》就能看出他擅長構建大背景事件,《Two Lovers》也能看出導演可以細膩洞察角色的情感。不過,在業界James Gray也有一個略帶諷刺的頭銜,就是他被調侃為專門為影評人拍片的導演,他比較熱門的幾部電影,在爛番茄上都存在著不小的審美隔離,專業評分和大眾評分有相當的差距。


《星際任務》目前看來也難逃這個魔咒,很多人在看完後,用虎頭蛇尾來總結這部電影。那麼影片結局到底發生了什麼?

Roy在火星試圖聯絡Clifford後,秘密得知官方其實是要找到Clifford的確切坐標,然後派載著核彈的飛船前去炸毀目標。因為官方早就知道Clifford已經叛變,為了找到外星生命,Clifford不惜處死那些想要返回地球的同事,然後切斷了通訊,之後電磁脈衝就發生了;於是Roy突破阻礙獨自前往海王星,找到了自己父親──原來電磁脈衝只是Clifford和同事爭鬥時的一場意外事故,Clifford一直試著修好這電磁脈衝發射器,但始終未能成功。


而Clifford切斷聯系的原因,是從始至終尋找外星生命的計劃:根本沒有找到外星生命,Clifford無法面對這個現實,選擇要一直找下去,直到找到為止,他也承認,從來沒有關心和愛過自己的家庭。結局就是這麼一個結局,看到這裡或許已經有一半人大跌眼鏡,因為影片所謂的第三幕決戰時刻,完全不同於以往的荷李活大片模式。

《星際任務》的結局,既沒有主角生死存亡關鍵時刻,也沒有史詩級別的動作大戲,有的只是父子倆多年關系的救贖,主角心結的釋懷。這也是很多人覺得《星際任務》“虎頭蛇尾”的原因,畢竟影片前面故事背景的建構,還有劇情的鋪墊和冒險,都比結局來得更具力量,而結局卻最後落到了一個小格局上。


這就像觀眾情緒好不容易被影片推上過山車的頂端,準備想第三幕來個一瀉千里的快感,結果過山車突然變成了摩天輪緩緩下降到地面,估計觀眾打低分的原因就在於此。不過,這也並不代表所有人,對於筆者來說,其實挺認可影片這樣的結局,在觀看過程中,筆者就在心裡默念,千萬不要最後發現是外星人綁架了Roy父親,然後Roy和外星人大決戰拯救世界的套路。

結果結局確實讓筆者意外,印象深刻的是影片最後Roy明白父親拋棄家庭的原因,是太過於執迷於自己的太空事業,太痴狂想讓找到外星生命。最後Roy對父親說,“你情願尋找陌生的新事物,也不會關心身邊所愛的人”。這句話正是影片的主題。

導演曾經在訪談中提到過,《星際任務》想要表達給人們的觀念是宇宙是危險的,宇宙並不像很多影視作品中描述得充滿憧憬和未來,宇宙深處可能就是人類的終結。如果說《星際任務》在前半段用商業片模式在運作,那麼後半段則是強烈作者表達風格,後半段影片有很多讓人思考的獨白和對話,還有宇宙虛無縹緲和主角記憶的碎片交織在一起。


其實這些都是在表達人類一直都在尋找生命的答案,無垠的太空可能會讓人類找到,也可能會讓人類一無所獲。但無論如何,瀚海的宇宙終究無法滋養人類精神上的沙漠,人類精神的幸福感,唯有人類自己能給予。就如Roy前往海王星時,他離地球越遠,那種被無盡宇宙的控制包裹的孤獨感就更強,精神問題也越嚴重,或許渺小的人類,並沒有做好真正探索宇宙的準備。而對於Roy個人而言,他的自閉和孤獨,他的婚姻和生活陷入死寂,如同宇宙帶給人們的感受一般。所以當Roy知道父親在宇宙深處的某個角落時,Roy就像發現了自己死寂生命的燈塔,拼了命要找到自己父親,想從中找到自己生命裡的答案。這也是影片觸動筆者的地方。


雖然筆者給《星際任務》這麼多的肯定,但也不得不承認,在敘事手法上,影片最後為了點化生命意義巨集大的主題,確實沒有顧忌觀眾醞釀的情緒,導致結局顯得衝突力量不足。

《2001太空漫游》的結局不見得衝突很大,但整部電影都處在同一衝突節奏上,所以結局也不會顯得突兀。而且《2001》的結局暗藏對人類的意義更深邃,黑立方體的人類奧秘從一開始就出現,全片對主題的貫穿十分通透,是《星際任務》沒法比的。Roy父子的關系,前面沒有任何鋪墊,在最後見面和別離上,也沒有起到共情共鳴的作用。


而《Interstellar》在前面花了不少篇幅去描述父女之間的感情,就是為了父女再次見面催淚用的。影片中間的月球版“Furious”,還有前往火星途中的“異星覺醒”,也離影片表達的主題甚至是主線故事太遠,從而導致劇情有些斷裂感,這些都是影片無法忽視的問題。


這是一部會讓人探索自己內心的作品,我們追隨主角,離地球越遠,就越能探索到人們虛空的精神深淵,但探索不一定能找到答案,盯著深邃的宇宙太久,是否會讓人喪失探索的真相。主角終其一生想要成為父親希望成為的人,但幾乎缺席主角一生的父親,又是兒子心目中理想的燈塔嗎?


《星際任務》表面雖然放在無限瀚海的宇宙蒼穹,但探索的卻是缺少親情和愛的陪伴帶來的恐懼,如同寂靜的宇宙包括著渺小的人類,無聲且強大。人類真的是宇宙孤獨的智慧生物嗎?是不幸還是萬幸?親情陪伴真的是完整人生的重要拼圖嗎?是外因還是主因?這些在電影中都沒給出真正的答案,而是像宇宙一樣暫時沒有給人任何回響,這或許是影片讓筆者著迷的地方。


**圖片及影片採自於網絡**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Ad Astra  星際任務  Brad Pitt  畢彼特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