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ut Gems》─ 最原始的欲念

KC電影美劇分享 於 23/1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在又一個錯誤決定發揮效力後,剛被人打破鼻子扔進噴泉的Howard抽泣著說:“Everything I do is not going right”。但Howard這句聽起來喪氣的話並不是懺悔或反思,還手握著寶石的他仍然擁有籌碼,在下一秒就能破涕為笑振作精神,重新投身於更大的賭局以及更瘋狂的混亂之中。這或許是終極的賭徒精神,孤註一擲甚至都不足以形容這種理智下線欲望驅動的躁狂行為,只要還有下註的機會,就能在噪音、執念、性興奮和賭癮的多重驅動下,永不停歇地玩著這場看不到結局的遊戲。


《Uncut Gems》的開頭像是節選自某部《奪寶奇兵》或者《木乃伊》,在埃塞俄比亞的荒野之中,一位工人的斷骨與鮮血引來標題中這塊未切割的寶石。傳統故事裏這樣的天賜珍寶多半伴隨詛咒,影史著名的海洋之心甚至給泰坦尼克號的沉沒背鍋,《Uncut Gems》裏的寶石也不例外,將在接下來的周轉之中為每個人帶來顛簸與震蕩,甚至毀滅。

鑽石的購入者Howard以為自己迎來的是一塊重新入局的籌碼,但當鏡頭鑽入鑽石內部宇宙星雲一般豐富斑斕的世界,又從Howard做結腸鏡檢的身體內鑽出時,觀眾或許會意識到Uncut Gems與它的持有者之間的相似之處。Uncut Gems是一面欲望的鏡子,也是Howard命運的一紙判書。


這段頗有《2001太空漫遊》之風的過渡鏡頭之後,《Uncut Gems》終於來到故事發生的那個具體時空:Kevin Garnett在Boston Celtics打球、The Weeknd剛嶄露頭角的2012年、擁擠快節奏的紐約鑽石區。故事的主角是鑽石商Howard,這個總是穿皮褸、留著不太標準的胡子、戴鑽石耳飾的猶太男人擁有著多重身份。他是紐約鑽石區一家小店的老板,是不忠誠的丈夫,是渴望贏得孩子尊敬的父親,是充滿激情的情人,是狂熱的NBA粉絲和債務不斷的賭徒。

平衡這麽多層身份並不容易,Howard永遠在焦頭爛額但興奮不已地處理著不同的事情,應付著從籃球明星到追債打手的各方勢力,經手著五花八門的物件,忙於回覆短信電話,快快走路大喊大叫,在女兒匯報演出時被追債,又在生意中途不得不停下來處理背叛的情人。而這堆亂麻般的事件與人物,到最後甚至都未能全部得到解決,還有許多出現在監控鏡頭中的路人,一次次按響門鈴卻從未被邀請進門。


為了讓攝影機跟上Howard的腳步,突出他毫無喘息機會的混沌日常,《Uncut Gems》刻意營造出一種磨人心神的混亂體驗。背景中時不時響起的狂躁電子樂,看似隨性的拉近及特寫鏡頭,都加劇了這種真實可感的高壓,讓Howard成為一隻不斷被電擊四處亂竄的小白鼠的同時,也讓觀者高度緊張,坐立不安。

影片中大部分對話都是互相重疊的,多位角色經常同時開始說話,爭吵蓋過爭吵,吼叫一聲大過一聲,觀眾持續性地陷在一種不知所措的境地,不知道該專註去聽誰。而這些對話又大多是極為快速的,像是在該場景下的即興,更逼迫觀眾崩起每根神經,一步步陷入Howard經歷的同種嘈雜之中。


但《Uncut Gems》最令人感到不安的卻並不是這些反常規到略微引起不適的視聽設計,而是Howard這個角色本身所呈現的瘋狂的興奮與自毀。Howard這樣的人物站在傳統劇作模式的對立面,完全不討喜,也不會去討喜,一次次將觀眾對他做出理智行為的善意期待變成一個又一個不合理的錯誤決定。他提供了一個完整的賭徒人設與行為方式模板,短暫抽離後是長久迷戀,像是井底受困的囚徒,卻對一次次拋下來搭救的繩索視而不見。

正是Howard的雜亂與瘋狂,讓《Uncut Gems》成為一個飽滿而鋒利的,關於上癮與執念的現實文本。《Uncut Gems》可以說是一個關於痴迷的故事 ── Kevin Garnett對原鑽本身的執著,看向原鑽內部後變成了忠實而迷信的信徒,Howard的情人Julia對虛妄的情愛執著,用幼稚的紋身和堅決的付出宣示對Howard的佔有。


而主角Howard自身,他有太多執著的東西。他對辦公室裏的魚很上心、熱愛籃球、癡迷賭博,但他最為執著的,或許是這種執著本身,以及它所能帶來的無盡快感、錯誤和毀滅。如果多巴胺的理論正確的話,Howard在意的不是贏,而是對於勝利的期待和未來翻盤的無窮可能性。所以他不可能停下。

那塊未切割的寶石,在影片中成為了故事中心的MacGuffin。有意思的是,這塊石頭並不是《瘋狂的石頭》那種眾人所爭奪的對象,反而經歷了意料之中的不小貶值,更顯示出個人對物件價值判斷的主觀性。然而,雖然在拍賣行眼中並不價值連城,原鑽仍然成為左右多位主角命運的關鍵道具,背負起更深層次也更有諷刺意味的象征意義。

影片最後,當鏡頭從Howard的面部進入體內,又重回鑽石內部的斑斕,與片頭相對照的回歸聯通了身體與鑽石。中文片名《Uncut Gems》中的“原”字實在很妙,鑽石作為來自地球內部的造物,映照的正是人內心深處無法抵抗的最原始欲念。

或許《Uncut Gems》這部電影本身,對於編導Safdie兄弟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痴迷。《Uncut Gems》故事的雛形來自於兄弟從在紐約鑽石區工作的父親那裏聽來的隻言片語,而整部電影的開發與籌備也花費了約十年時間。在最終的拍攝過程中,兄弟二人都越發感受到對這個項目無法抽離的投入與日益增長的狂熱。對於他們來說,或許拍電影和一場橫跨十數年的豪賭之間並無什麽分別。


在采訪中,兩位導演都提到Robert Altman的賭場電影《California Split》對本片的影響,而《Uncut Gems》的故事也確實像是脫胎於一個混沌刺激的70年代犯罪故事。Martin Scorsese作為本片的制片之一想必也為本片的70年代既視感做出一定貢獻,但拋開設定與故事外殼的相似性,Safdie兄弟選擇去講一個與現實有更多關照的現代故事,用賽場轉播和夜店群戲將《Uncut Gems》完美移植進一個更為具體和真實的時空。

Safdie兄弟之前的影片中似乎都充滿著不討喜,有自毀傾向的非傳統主角,但Howard無疑是目前為止他們最花心血的一位人物。上圖中這個怪裏怪氣的鑽石Furby就是兄弟倆為Howard精心設計的背景細節。將90年代流行的Furby公仔改造成鑽石商品的行動不僅讓Howard成為一個有歷史有過去的真實人物,鋪墊起他從90年代到當代的經營歷程,更顯示出他奇思妙想的商業頭腦。《Uncut Gems》是Safdie兄弟探索自己猶太裔身份的一次嘗試,而Howard這個crazy ass Jew無疑寄托了他們相當程度的思考。


如果Howard不是由Adam Sandler演繹,這個錯著頻出混亂瘋狂的角色不可能像現在這樣能牽動觀眾的擔心和共情。但這個Adam Sandler實在太好了,他的喜劇感和嚴肅雜糅出的Howard可笑卻完全不可恨,真實卻又帶一點卡通角色的脫線和天真。在《Uncut Gems》之後,或許人們再也不會覺得Adam Sandler是那個總演蠢笨角色的喜劇演員,而是一位真正令人尊敬的嚴肅演技派。


在這樣一個擁擠的故事中,《Uncut Gems》令人驚喜地做到了每一位配角和演員都近乎完美。兩位女性角色都異常出色,很難相信飾演Howard情婦Julia的Julia Fox是第一次演戲,她所呈現的Julia帶著異常生動的口音,將愚蠢嬌憨和性感融為一身。而Idina Menzel在冷酷和尖刻中遊走,貢獻了一段非常出彩的對話戲,將隱在背景中的妻子角色變成一股不容輕視的力量。客串的“狼王” Kevin Garnett飾演本人,絲毫不忌諱展現盛名下的脆弱和迷信,演技非常穩健,而另一位飾演自己的The Weeknd也做到了不令人出戲。


《Uncut Gems》絕不是一部所有人都會喜歡的電影,但喜歡的人絕對會認為它是一部傑作,將感官刺激做到極限的同時仍高效而完整地完成了人物塑造,並不失風格地講好了一個覆雜混亂的故事。在整個觀影的過程中,觀眾能感受到到耳膜的震動、頭腦的混亂,急切地坐在椅子的邊緣為Howard提心吊膽。

或許觀眾也中了那塊Uncut Gems的詛咒,被困在一場高度興奮而緊張的追逐中,對一個不算正確的對象,產生一段長達兩個小時的上癮。當銀幕上的那些傾註了觀眾註意力和情感的人物走入困境,觀眾仍在熱切地期待奇跡,心存僥幸期待下一秒的翻盤。在《Uncut Gems》的世界裏,角色和觀眾都最終都成為賭徒,即使滿盤皆輸的結局早已註定。



**圖片及影片採自於網絡**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