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紀福音戰士》後篇 - 人物、情節以及哲學

KC電影美劇分享 於 06/07/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在前篇中(《新世紀福音戰士》前篇):分享了《新世紀福音戰士》的一些故事背景、SEELE、NERV、神學基礎及技術背景等等,在後篇我們來看看《EVA》的人物、情節以及哲學。


【EVA人物解析】

綾波 麗(Ayanami Rei)
日文原名綾波レイ,是操作EVA零號機的第一適格者(FIRST CHILDREN)。作為碇司令懷念亡妻–碇唯而造的人造人,長著一頭漂亮的藍發和一對血紅的眼睛,但很少開口說話亦缺乏各種表情,性格上也非常的冷漠。但她對碇氏父子,卻抱有特別的感情。 執著的走向生命盡頭的冷漠少女 綾波麗——提到這個名字大家的第一印象就是冷漠的表情,深邃的眼神。然後就是那句“命令麽?”的經典台詞,可以說這句台詞凝結了麗的思想。遵守命令、實行命令、完成自己的使命——不惜一切代價。生命的意義就在於完成命令而已。那麽是什麽讓她形成了這樣的思想的呢?一方面,是她對生命的意義的疑問“生存的意義是什麽?”再就是“生活快樂麽?”然而,實際上,她並沒有真正找到這兩個問題的答案。另一方面,由於麗本身是個人造人。她被造出來就是為了進行人類補完計劃的,麗本人也說過:“如果我死了他(指碇源堂)是不會放過我的。我死了還會有一個我被造出來……”所以,深深的宿命論思想刻在了她年幼的心上。完成碇源堂的命令就是麗這個人造人生命的唯一意義。


對於這個世界,對她來說無所謂,對於她自己的生命,對她來說無所謂,甚至她自己的靈魂,對她來說也是無所謂的。正因為如此,綾波麗才有了如此的冷漠,她的冷漠正是對這個無意義的世界的冷漠,她的深邃的眼神正是那看穿世界全為虛無的深邃。


惣流‧明日香‧蘭格雷 (Shikinami Asuka Langley)
日文原名(惣流 アスカ ラングレ-),通常簡稱為明日香,天鷹中譯為飛鳥。作為第二適格者(SECOND CHILDREN)駕駛EVA二號機。是擁有四分之一日本血統的德國混血兒,在德國已大學畢業的天才少女。她的性格自信與高傲同真嗣、麗他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是那種可愛但無法接近的女孩。由於過去某段不愉快的回憶使她在故事結尾部分因作戰失利遭受到使徒的精神攻擊致使精神崩潰,沿續至劇場版中才得以恢覆。她最著名的台詞是“白癡呀?” 積極追求自我實現的活潑少女。

對於明日香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她自己吧。對於她所做的一切的意義都被她歸結為實現自我這一目的。無論是何時都堅持自己是最優秀的,尤其是駕駛EVA,認為自己是被選為最優秀的適應者來駕駛保護人類的EVA的駕駛員。人們都會羨慕她,這樣她也就滿足了自己的心理欲望,也就能夠繼續保持優秀繼續存在下去。直到被那個自己看不起的真嗣“擊敗”的那天,當她發現自己並不能做什麽,發現自己居然敗給了別人,逐漸的這種心理逐漸的發展,直到第15使徒的心理攻擊讓她的心理防線真正崩潰,才發現自己和真嗣以及那個洋娃娃(麗)一樣,除了EVA以外什麽也不擁有。而且,他現在的心理也不能再駕駛Eva。失去保持自己心理狀態的明日香只能選擇逃避——她總看不起,現在卻又不得不做的事情。由此我們可以看出,明日香並不是想她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那麽簡單,她的內心思想是很覆雜的。她所表現出性格奔放的一面不過是來深深的隱藏她內心的苦痛罷了。


我們的苦痛並不會消失,只不過我們把它深深的隱瞞起來,希望時間能夠將它消釋,然而,明日香告訴我們——不可能,它們是不會放過你的。同樣,明日香的高傲不過是她為自己架設的心理屏障而已——她其實也是躲藏在自己深厚的“絕對領域——心之壁”當中。


碇 真嗣(Ikari Shinji)
日文原名碇シンジ操縱EVA初號機的第三適格者(THIRD CHILDREN)。NERV司令碇元渡和碇唯所生的獨子,作為駕駛員,他與EVA初號機的同步值最高,在每次殲滅使徒的任務中之作用最為突出。但由於其親眼目睹了母親的死亡(在實驗中被“消滅”) ,再加上父親的冷漠和無情,造成了本人性格內向、處事態度消極、遇事總是用”對不起”來逃避現實,並且總是想把過去的記憶封閉,造成自己內心世界中還有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人格,這可能也是初號機時常暴走的主要原因吧。試圖逃避一切的自我封閉的少年 作為本片的男主角,真嗣可以說真的是在日本漫畫中開了個先例(其實Eva本身就在日本漫畫界被認為是裏程碑式的作品)。一個不愛說話,自我封閉,消極的內向的,不善於表達的男主角。給那些看慣了帥哥主角的漫畫迷以一種極為奇特的感覺,然而,這種感覺馬上就上升為一種認同。這也就是真嗣這個人物刻畫的真正成功之處,以及其意義所在。


新世紀福音戰士在1995年正式在日本放映,真嗣的那種性格正是反映了當時日本少年普遍處於的那種狀態。所以很快就得到了一種認同感。的確,不僅僅是日本,在全世界在世紀末這個時間段裏生活的少年都有著一種迷茫,有人把“頹廢的一代”也算於這類,有人稱其為“無父的一代”,所謂無父,就是自我認知的不完全。具體表現就如真嗣一樣,從小就被父親拋棄,承受著孤獨,也就不願意與周圍的人交流,認為與他人交流只會造成對雙方的傷害。與其這樣,不如將自己封閉起來獨自承受孤獨。同時,對於外界的介入有強烈的反感,強大的心之壁阻攔了心與心的交融。由於這種性格,也就導致從逃避他人到逃避世界這條路。


真嗣這一形象,代表的是一個群體。很多人認為真嗣很象自己,真嗣所代表的也正是這一人群。這些人性格內向,不善言辭和與人交往,在和別人的交往中常常處於被動地位,很在意別人的看法;遇事喜歡逃避,處事易於消極,容易否定自己,箭豬的比喻也說明人與人之間真正的溝通和理解是很困難的,正因為這樣才需要進行人類補完計劃。

渚薰 渚カヲル
最終的使徒渚薰以第十七使徒和第五適應者(駕駛員)的雙重身份出現,他的背景相當的覆雜。簡單的說他是被SEELE利用而送到NERV去的,其目的就是要達成SEELE除掉已經背叛他們的碇元渡的計劃。當被蒙在鼓裏的渚薰以第五適應者的身份到達NERV並且準備發動第三次衝擊時,才發現其實所有的使徒都被NERV和SEELE的圈套所蒙騙了。這一段渚薰可以說是真正以神的使者的身份對人的行為進行著批判。這裏的主題音樂是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樂——歡樂頌。這時薰所背負的天使的意義和貝多芬在此曲中所灌註的精神狀態配合的相當融洽。其中,渚薰的許多台詞可以算得上是EVA中的經典: 走吧!過來吧!亞當的分身,李林的仆人。 EVA是由亞當所生,對人類而言其存在實在使人憎惡。人類利用EVA生存至今的這種行為我實在是無法理解。 其中的“李林”就是指的人類,也就是猶太教中所說的:“人類Lilin是Lilith的後代,是罪惡的後代。” 亞當的分身自然是指EVA機體,人類利用自己科學的力量覆制了神的行為,將EVA作為自己的仆人,並依靠著EVA而與使徒作戰並存在著。也就是在批判人類不惜利用一切的邪惡本性。


當他到達最終教條(天堂之門)的時候,發現在那裏的竟是Lilith的本體而非亞當,他發現其實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使徒強大的生命必然要敗在人類智慧之下,或者說是敗在了人類的欺騙之下。由此,渚薰 感嘆著:這是莉莉斯(Lilith)!是嗎?原來是這樣啊?李林 使徒一直認為NERV地下深藏的就是亞當,而且,SEELE也是這樣告訴渚薰。然而當最終的使徒真正看出真相之後,他便選擇了自己的死亡——生存下去是我的命運,即使人類會因而毀滅,我也得生存下去,不過我也可以選擇死亡,對我來說生存和死亡對是一樣的,死亡對我而言是唯一的自由。


【EVA情節解讀】

綾波的微笑
第六話 決戰、第三新東京市Rei II以及STAGE19黑暗中之月這一段可以說是被廣大ayanamist(綾波麗的忠實信徒、喜歡綾波麗的)最為稱道的Eva中的鏡頭,認為是綾波最美的樣子。然而這背後也的確有其深刻的意味吧。在這一部分中主要描述的就是真嗣和麗之間關系的發展。主要用來反映兩個人的內心世界,表現兩個人的性格,以及為對方帶來的改變。 在之前真嗣就問過綾波她為什麽駕駛Eva,而綾波的回答是因為“羈絆”。


我,跟本不會其他的事,我仿佛是為了駕駛EVA才來到這個世上。如果我不做EVA的駕駛員的話,或許我就會變的一無所有。那不就跟死沒兩樣麽……

麗的這一段話不僅是她對自己生命的無奈,同時也在一方面道出了真嗣的心理。正是有這先文的鋪墊,才有後來這微笑的深刻。當時,由於為了掩護真嗣,綾波受了重傷,真嗣不惜一切的從EVA零號機中救出麗,也得到了綾波的微笑。這裏有真嗣的一句“經典”:
下次分離的時候不要再說“再見”這種悲傷的話了,雖然我們現在除了駕駛Eva之外一無所有,不過,只要活著的話,總有一天,一定會覺得,能夠活著是一件不錯的事。雖然距離這一天或許還很遙遠,不過在那一天來臨之前,我們還是活下去吧。(後面一段已經不象是真嗣說的話了,不過卻很有意義,是來自漫畫版的)
這裏,兩個自我封閉的人走到了一起,互相敞開自己的心,真正生命的意義在一瞬間閃現。在漆黑、空無一物的路上,如果二人同行,或許可以發現什麽吧?就想掛在天空上的月亮一樣。


第九話 瞬間、心、重合Both of You, Dance Like You Want to Win!
在紀伊半島海灣出現了持有分離合體功能的第七使徒,配合不協調的明日香與真嗣,立即遭到戲劇般的攻擊。經分析,只有同時擊中分離的兩個使徒核(S2機關)才能消滅第七使徒。於是,美里將明日香亦領回家來與真嗣同住,並進行協調統一的特訓。數日後在戰場上,需要在62秒的音樂結束之前擊潰使徒,兩人配合完璧的“舞蹈”堅持至最後數秒時崩潰,但使徒已被消滅。


這一集集中描述了明日香和真嗣在一起進行訓練的情形。尤其以漫畫版為優。描述了兩個本身處於一定矛盾狀態下的兩個人相互了解,並且達到了短時間內協調的狀態。也就表示了即使是在心之壁的作用之下,人和人之間並不是完全的不能相互了解,其實人和人之間還是可以配合的很好的。同時,真嗣和明日香也明白了相互和諧的重要性。

第三新東京市停電日
第十一話 在靜止的黑暗中The Day Tokyo-3 Stood Still
在一次實驗中,NERV本部的電力供應忽然中斷,僅有的後備電力被用於維持MAGI系統。正當NERV處於一片混亂時,第九使徒由海岸登陸。與第三新東京市內的真嗣、麗與明日香,聽到國聯的警報後,努力尋找可到NERV的通道。同時,源堂他們用自己的手為EVA 的發進作好了準備。


三機發進後,聯合作戰成功地擊毀使徒。這次劇本所主要描寫的,是在人類沒有了自己創造的方便能源的電力之後,被稱為自動化都市的第三新東京市也陷入了一片恐慌,連保護人類的Eva都要靠電力運轉,更不必說日常生活中對電的需要,暗示人類社會是建立在脆弱的基礎之上。同時也是一種對科學的嘲笑。

最後,有綾波麗的一點評價作為總結:人類因為畏懼黑暗,所以用火消除黑暗以求生存。

進化的終點就是死亡
第十三話 使徒、侵入LILLIPUTIAN HITCHER
NERV本部在進行模擬體測試實驗時,於蛋白壁上發現異常,經MAGI判明為細菌規格的第十一使徒。該使徒能夠急速分裂、增殖,控制模擬體後開始侵蝕MAGI系統,並提議NERV自爆。對此,律子進入MAGI尚未被侵蝕的CASPER3,依靠她母親的殘存記憶為使徒寫入了自滅促進程序,之後,使徒殲滅。

這裏主要描寫的是利用人工進化的程序,使得入侵的第十一使徒進化到自我毀滅的階段。其中最重要的台詞就是赤木律子所說的:“進化的終點就是死亡”其意義自然不是間簡單單的說明如何初掉了使徒,而是意在說明這種觀點,暗示這人類的命運。也體現了作者的哲學觀點。


在本集中還提及了MAGI——三賢人系統,就是基督教傳說中耶穌誕生時前來祝福的東方三賢人之名。關鍵是她的工作原理,由一個人的三個不同的性格進行不同的邏輯分析,進行投票式的決議。其中這三個性格就是律子的母親直子的。MELCHIOR-1代表科學家的她BALTHASAR-2代表作為母親的她 CASPER-3代表作為女人的她。這裏一方面表現人內心心理和性格的矛盾,也可以看出作者對人的心理劃分的確有他自己獨到的見解。

第二十二話 至少要象個人 Don’t Be
明日香的同步值不斷下降,她擔心自己被強迫調離EVA駕駛崗位的日子也會隨即而來。於是,第十五使徒出現時,她便不顧命令主動出去迎擊使徒。但在受到使徒的精神攻擊後,她的精神幾欲崩潰,無法作戰。最後,由麗駕駛零號機使用朗基努斯之槍將位於衛星軌道上的使徒擊潰。


這裏值得一提的是著一段的背景音樂主題:《彌塞亞第二部第42章,讚美主,合唱曲》以讚美主的神曲突破明日香的最後的精神防線,宣告了明日香那種無視一切的自大的思想的完結,明日香去尋找一種更加正確的思想。


另外的關鍵是朗基努斯之槍(Spear of Longinus)的出現,朗基努斯是聖經中將耶穌刺死的那個士兵的名字。這柄朗基努斯之槍具有刺穿A.T. Field的能力,刺死了耶穌,正是刺穿絕對不可侵犯的領域。擁有這樣一柄槍的NERV所做的工作不正是朗基努斯的工作麽?他們的科學進化人工成神計劃的核心——朗基努斯之槍這個名字很不錯。

人類的新世界——人類補完計劃
人類補完計劃是新世紀福音戰士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可以說整個故事都是圍繞著人類補完計劃進行的。然而,人類補完計劃也確實是本片中隱藏比較深不太容易理解的概念之一。因為新世紀福音戰士一共有所謂的“兩個結局”其一是動畫TV版的第25、26話,以意識流式的心理分析中結束。另一個就是在電影版《The end of Evangelion》中描述的第三次衝擊的發生為結局。關於這兩中結局,討論相當激烈,個人各持己見,並沒有一個確切的結果。那筆者就把自己的見解寫下,希望能夠引起一定的思考。


首先是TV版第25、26話的心理分析課,可以說,EVA的前面全部24集都是為了這最終的人類補完計劃來做的鋪墊。在這裏,所謂的人類補完就是人內心的進化,其實就是心理進化、解決病態的心理問題。片中以生存的意義、存在的目的為核心話題,以人的孤獨為對象,進行了長篇的心理描述,意在使觀眾(也就是和Eva中人物有相同心理的觀眾)在了解了片中人物的心理解決過程中也解決了自己的心理問題。(這裏我就不詳細敘述其中的分析)最終,碇真嗣也走出了自己陰晦的心理,完成了自己內心的補完,這時,所有的人都恭喜他走完了自己相當重要的心理歷程。然後,在片的最末尾,寫下了“然後祝福世界上所有的孩子…”就這樣,EVA就在這樣的話語中結束了。


及後,推出了電影版《The end of Evangelion》,以描寫故事的形式完結了新世紀福音戰士。然而,所謂的描寫故事不過就是在以故事為基礎進行心理分析而已,其實整個新世紀福音戰士故事中都是為了進行心理上的補完而設置的。

衝破自己——走向新世紀
Rei II—走向死亡體會生命
Rei II是出現在EVA的TV版中較長時間的綾波麗,TV版也就是描述了她與碇真嗣之間的逐漸溝通,逐漸了解,也逐漸的補充對方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麗逐漸的了解到人之間感情的意義,從一個不知感情為何物的“機器娃娃”到逐漸的與真嗣產生感情,最終為了真嗣而犧牲了自己。零號機的自爆與Rei II的消失宣告了Rei II任務的完成,這應該不是碇源堂給她的任務,而是庵野秀明給她加上的悲情任務,之所以說是任務,是說她只是衝破了自己自我封閉的性格,擁有了人的感情。然而,她還是沒有走出自己受人指示,被人利用的命運,那個工作就留給“浴火重生”的Rei III吧。就讓我們的Rei II永恒的安息。


明日香——飛翔在天際的飛鳥
明日香在經歷了長期的畸形心理狀態時期之後,終於,在EVA二號機中由於與母親的靈魂交流終於走出了過去的自己。完成了與EVA二號機的同步,其同步率達到了400%,終於找到了媽媽的明日香也真正找到了自己。她說“絕對領域保護著我…”一切與其他外人沒有什麽關係,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絕對領域並不是隔斷心之間的墻壁,而是用來保護自己的。飛翔在天際的EVA二號機正是自由翺翔在自己意識中的明日香。


Rei III——讓我去選擇
選擇是痛苦的,然而不能選擇就連痛苦都沒有…
很簡單的,在電影版《The end of Evangelion》中綾波麗終於衝破了自己的宿命,作出了自己的選擇,離開了碇源堂,不再作他的玩偶,而堅決的作出了自己的選擇。這時的綾波麗已經完成了自己內心的補完,是完美的神一樣的存在,引導了第三次衝擊。


碇真嗣——或許這樣也好
碇真嗣在整部 EVA中都是生活在嚴重的心理壓力之下;這也正是他作為男主角的宿命。當綾波麗把一切都交給他時他的內心還是充滿了矛盾。怕傷害別人而自我封閉的意識還是深深的埋在他的內心深處。最終,還是由於他的這種思想引發了第三次衝擊。而在LCL生命之海中,他看到了自己本來所希望的世界——人們混合成了一個整體,然而依然是混亂的世界,依然是矛盾沖突不斷。這時碇真嗣真正明白了無論在什麽狀態,自己內心不改變的話世界是不會有任何改觀的。最終,他選擇了回到原來的世界,決定改變自己,決定接受一切。


經過了這樣一段辛苦了歷程,Evangelion的少年們終於走出了自己的心理怪圈,走出了自己的心理陰影,可以說Evangelion給他們的心靈進行了補完。同時也就給全世界的少年帶來了福音。

莉莉斯和夏娃有什麽分別?

在各個宗教傳說中,夏娃是上帝從亞當身上抽出一條肋骨做成的女人,所以夏娃基本是無條件的從屬於亞當。EVA取於EVE(夏娃)的諧音,也有人說是暗示,EVE實際上是克隆亞當而開發的。
莉莉斯在眾多傳說中,都是魔鬼的代表。猶太教裏說莉莉絲是亞當的第一任妻子(夏娃是第二任),但是莉莉斯想反抗上帝,於是離開了亞當,來到紅海之濱,與魔鬼結合,變成了完完全全的魔鬼。她長著7只眼睛(EVA裏SEELE的標志),分別看到過去與未來,有鷹的翅膀…EVA裏沒有夏娃的出現,只有亞當和莉莉斯作為人類的祖先。


劇場版最後“亞當”為什麽掐住“夏娃”的脖子?

由於最後剩下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真嗣,他拒絕了與別人的補完,選擇寧可心靈上有缺陷,有孤獨和痛苦,卻仍然保持獨立個體。另一個是明日香,她在2號機裏感受到了母親的靈魂,懂得A.T. Field的意義,也保住了自己靈魂的獨立。

兩個人離開EVA回到現實世界時,其他人都已經被補完(失去肉體,靈魂結合在一起)。其實這與真嗣本來的想法是不符合的,他所希望的是回到原來生活的環境,有朋友、有同學,還有一個不怎麽愛他,但是他仍然很看重的老爸,一個他不怎麽喜歡,但是可以慢慢習慣和改變的世界。現在的世界卻一無所有,只有那個一直罵他“バカ”的明日香,所以他感到很絕望。

明日香在重新找回自我之後,已經能肯定自己的存在,她不再需要依靠別人的肯定來補完自己,所以她變得冷漠,對真嗣只剩下憐憫。
真嗣比以前更討厭這個世界,也討厭代表了未來的明日香(因為她可以毫不在乎的活下去),真嗣掐住明日香的脖子表達的正是他對外界和他人的仇恨。這是真治一直以來的想法,“others are hell”,他覺得別人不喜歡他,所以他也討厭其他人。他好像到最後都沒有改變。真嗣已經有一次覺得無法忍受明日香對他的批評,說出了他的內心感受,因此想殺死她,現在面對更無情的明日香,又想殺她也很正常。


真嗣被作為補完對象,與EVA、朗基奴斯之槍形成了生命之樹,意識極度形而下化(意識形而下化,可以簡單地理解為,想什麽既是做什麽),於是他便開始想象,更準確地說應該是做夢,夢見自己和明日香在美裏家中的客廳裏,急切地向明日香求助,明日香卻拒絕了真嗣,指責他逃避與他人間的的交往,把將真嗣推倒在地上。真嗣慢慢地爬起,歇斯底里地叫喊著:“誰能救我,不要留下我一人!不要殺我!”掀掉桌子,沈默片刻之後,舉起雙手,緊緊掐住明日香的脖子將她舉離地面,久久地不鬆手(這個動作似曾相識,但第一次見到時,乃初號機所為)。


此時畫面凝固,出現的是真嗣混亂的意識和與麗的對話,然後是無言。於是,人類的融合開始了。關於這段畫面,很多人不解其為什麽要掐住明日香,其實這種舉動,只不過是真嗣反人類、反社會傾向的一種體現。明日香在這裏也不再是明日香,而成為真嗣心中THE OTHER的代表。傷害他人,會比傷害自己更知道自己心中的痛,明日香雖然表面上一直罵真嗣,但實為真嗣最親近的人。真嗣由於對自己的痛恨,拒絕一切外界對他的關愛;於是就通過卡明日香來達到傷害自己內心,發泄對人類的仇恨的目的。

筆者認為,真嗣掐住明日香的鏡頭,是整部EVA中最經典的鏡頭之一,是具“分水嶺”意義的“壯舉”。從那時起,真嗣便下定決心“全滅”人類。他自我厭惡,痛恨人類的情緒達到了極致, 爆發了出來,但是在最後,真嗣放棄了,開始試著接受別人的愛,不知你是否注意過,影片最後,真嗣掐住明日香時,明日香反而去撫摸真治的臉,真嗣便鬆開了雙手。這點,他和他父親是一樣的。對他們來說,“愛是一種傷害”(劇場版的副標題)。


The Final: Philosophy behind the Evangelion
從哲學學派上來說,EVA不屬於任何一個學派。它是一個由諸多思想雜合的作品。筆者在EVA裏看見了尼采、看見了馬克思、看見了黑格爾、看見了海德格爾、看見了弗洛伊德……EVA作為一部超現實主義的作品來說,已經運用到了絕大多數的現代派手法。它所做的一切,目的只有一個:讓我們認識這個世界。


二元論:LCL與精神。在EVA中,認為一切生命都是由LCL構成的,也就有了LCL生命之海的概念。然而,精神卻是獨立於物質的。即使化為初始的LCL人類的靈魂還會繼續存在下去,而且,如果肉體會帶來不便的話,不如將它拋棄。

性惡論:人類是罪惡的後代,人是攜帶著不可饒恕的原罪來到這世界上。


真的是這樣麽?人類擁有生存的希望,人類的希望使人們不得不利用自己科學的力量。生存的希望有什麽不對的麽?

無道德:在EVA中無所謂道德,如果按照“傳統”來說,人類的所作所為就是不道德的。依靠複製的對手(EVA和使徒一樣是亞當的衍生)、欺騙對手而茍且偷生。這種行徑怎算道德?人類的那種利用一切來為自己的行為是道德?道德是什麽?善惡是什麽善與惡是本身根本就不存在的東西,只不過是人類為了給自己的行為編造理由的理由罷了。


在尼采高呼“上帝已死”之後,我們是否能夠得到新世紀的新希望呢?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