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派武俠足球小說-波事春秋 第五回 玉雲神功

經過石破天「友善」的通知後,場上所有武者都怒氣沖沖地望着氣定神閒的侯白軒走進球場。

陳滿灌注氣功向侯白軒噴吐口水,快如勁箭。

侯白軒頭向左傾避開,口水繼續直飛,打中身後跪在地上動彈不得的雷俊濤。

陳滿目露兇光,沉聲道:「小白臉,老子懶管你的老祖是誰,你很快就要為自己的狂言付出沉重代價。」

侯白軒目光投向球場,大聲道:「你們在等什麼?快到球場的另一邊,兩個守門員共守一個龍門也無妨,侯某沒有時間陪狗兒玩耍。」之後望也不望陳滿,直接走到球場的一面,腳踏皮球。

陳滿立即青筋暴現,緊握雙拳,剛才那種蒸氣般的波動再次出現,纏繞雙臂,他上前猛攻,勢要用雷霆萬鈞之勢攻擊侯白軒。
侯白軒雙手放後,一副輕鬆自在的樣子,身上散發出一股白煙波動,顏色和形態比陳滿的更為清晰可見,那股流動的白色氣團如一件雲造的衣服披在侯
白軒的身上。

石破天點頭讚許,道:「雲仙人教導有方,想不到侯白軒年紀輕輕就練得一身好氣功。修練氣功有五大關,第一「設爐於丹」,第二「引氣入爐」,第三「煉氣成勁」,第四「聚勁會形」及最後的「形散歸元」。老實說很多武者一生最多只能勉強練到「煉氣成勁」的地步,但這小子已修練到「聚勁會形」的開端,可謂前途無限!」

陳滿連發數拳,拳風四起。侯白軒站在原地,雙手放後,輕鬆地擺動身體,陳滿的怒拳在他的身邊擦過,拳風輕輕吹動侯白軒身上因凝聚氣功內勁而生的氣勁。

陳滿越打不中越是着急,再連打十多拳,一是打不中,二是打中也只覺毫無受力之感,開始慌起來。

侯白軒笑道:「遊戲時間要開始了。」

一記挑球把皮球跨過陳滿,他倒算機警,知道這記挑球在於分散他的注意力,於是不去望那皮球,專注前方,待侯白軒從左路或右路推進時賞他一記推山手。

但意想不到的是侯白軒竟迎面衝向陳滿,陳滿立即向前打出一記推山手,掌擊像打入雲煙薄霧,更可怕是侯白軒變得像毫無實體的白色鬼魂,直接穿過陳滿。

陳滿如見鬼一樣,面青唇白的呆站原地。
侯白軒接過皮球,疾奔向前面的十九個武者。他們剛見過侯白軒鬼魅般的武功,心神一時被懾,不知所措。

戴安大聲道:「不要慌!除了兩個守門員把守龍門,我們有十七個人,分為三組,第一,二組分別五人,分前後兩波截擊!小德,你帶領第一組去阻擋他,快!」

本來一盤散沙的十七人,馬上變得像訓練有素的軍隊,一聲命令之下自動走到自己的崗位,前中後場三重防線如三道城牆阻擋着侯白軒。

第一重防線迎向侯白軒,戴德叫其中兩人從左右兩邊飛鏟,侯白軒輕鬆帶球跳起避過。此時另外兩人見候白軒人在半空,橫身出腳從左右勁踢,不能踢中皮球也要把侯白軒一擊重傷。

哪知侯白軒竟能腳面控球,凌空踏步,再跳上幾尺。

戴德道:「我就不信你可以在空中三度躍起!」他一個後手翻,雙手觸地時立刻發勁,頭下腳上的把自己勁射出去,此乃是流山派的招式——「流山逆天升」。

侯白軒右腳腳面控球,左腳腳尖輕踏戴德的腳掌,如蜻蜓點水,借力向前跳,瀟灑落地,帶球沖向第二防線。

戴安指揮道:「不要輕易出腳攔截!你們排成一條直線,每個人相隔兩,三個身位,待他向左右其一個方向過人時,就看準時機進行攔截。」

眾人立即排成一字長矛直指侯白軒。侯白軒右腳一挑,皮球飛到半空,雲煙纏身的他躍起,踏着排成一直線的武者的肩上,如仙人踏石過溪,輕盈飄渺,之後落地控球,進攻最後防線。


石破天鼓掌讚許道:「這小子也真行,學到了雲仙人五、六成的「雲流玉衣」。接下來就要看他如何完成射門了。」

戴安見侯白軒厲害如此,都不知如何去阻截他那鬼魅般的武功,心急如焚。 石破天叫道:「喂!後衛們!你們在幹什麼!一旦被他入球,你們全部都要兜着走!」

戴安靈機一觸,誰說一定要攔截到侯白軒才算成功,只要他射不入球便成了,於是向身旁的人道:「我們一起站在龍門前,肩貼肩成一道銅牆鐵壁,看他如何取得入球!」 眾人紛紛行動,打橫排開,剛好遮了大部分的龍門。

侯白軒見狀,不禁失笑。他踢高皮球到前方三、四尺,凌空踏前,如空中踏著階梯,身上的雲煙一下子集中到全力拉弓的雙腳上,猶如把雲造玉弓拉至滿月,下一秒皮球如勁箭疾去。

戴安望着皮球高速射來,咬緊牙關準備硬接,哪知皮球飛到一半時消失得無影無蹤。戴安心知不妙,但如今除了緊守崗位外,根本沒有什麼可做。

龍門框傳來輕微震動,人牆劃一地向後望,見皮球已經越過龍門白界,好像有人無聲無色地把皮球輕放龍門線後。

在場觀眾紛紛起身拍手歡呼。

石破天走到侯白軒的身旁道:「看來雲仙人後繼有人,不過你的「雲流玉衣」和「玉弓神箭」還大有改進空間,以後就等大師兄好好關照你。哈哈。你到後面的房間休息一下,之後一起回霹靂門總壇拜見師父。」

戴安和戴德一臉頹喪走到雷俊濤的身邊,戴安打通他心口的幾個穴位,雷俊濤終於可以站起來,趕緊抺掉額頭上的口水。

石破天走到他們身邊,雷俊濤以為他要奚落他們一樣,他道:「你叫戴安嗎?你合格了,歡迎你拜入霹靂武神。」

雷俊濤等人聽得又驚又喜,戴安道:「真的嗎?但...但你不是說侯白軒一旦入球,我們全都被取消資格嗎?」


石破天道:「對,我曾這樣說過,但在場所有人只有你面對侯白軒來犯時可以臨危不亂,能夠在瞬間判斷形勢指揮防線,實是後衛的好材料。」

戴安興奮得和戴德相擁,之後道:「那我弟弟呢?」 石破天搖頭道:「不好意思,他未能選上。」

戴安斬釘截鐵地道:「要是不能帶上我弟弟,請恕我不能接受你的好意。我兩兄弟自小相依為命,我絕不會棄他不顧!」

石破天若有所思,道:「唔....好吧。你倆一起跟我回總壇再算。」

安德兄弟再次相擁,簡直興奮得要哭出來,但見到站在一旁的雷俊濤,戴安再問道:「那雷兄呢?」

石破天失笑道:「他?完全不行。一點武功都不會,連一個剛入門的門生都比他好。不如早點腳踏實地,找份工作,平平淡淡過一生吧。」

戴安為人為到底,想上前跟石破天游說,但雷俊濤抓着他的手臂,道:「肥安,夠了。多謝你為我著想,但我更不想你因爲我而失去這個難得的機會。不用擔心,我會照顧自己。你快點跟他走吧!」

戴安一時間不知說什麼是好,眼中神色夾雜着興奮,擔憂和不捨,探手緊抓着雷俊濤的肩,真誠道:「雷兄,珍重!」

此時球場人去樓空,剩下雷俊濤一人獨留場中。

待續

第一回 進入異鄉
第二回 初到貴境
第三回 鞠鬥選拔
第四回 當眾受辱

想緊貼故事發展?讚好雷匡專頁繼續追看啦!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足球  武俠  小說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