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派武俠足球小說-波事春秋 第二回 初到貴境

一隻小麻雀盤旋於躺着的雷俊濤之上,吱吱喳喳地唱着,見雷俊濤聽到繞梁三日的歌聲竟不為所動,決定要這他後悔。它降落在雷俊濤的面上,大力地啄下去!

「呀!」

劇痛把雷俊濤從昏睡中換醒過來,小麻雀則得意忘形地飛走了。雷俊濤輕撫自己的面,想起剛才被吸到書中,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那個少女又是什麼人?更重要的是究竟現在身在何方?

他環顧四周後發覺自己處身於一個樹森,一棵一棵高大的楓樹像粗壯的石柱支撐著用紅葉造成的紅色天花板,猛烈的陽光間中偷偷地在紅葉隙中閃過。雷俊濤摸摸自己的褲袋,發現手機還在,立刻拿出來Google一下。

四個白色小字「沒有網絡」顯示在畫面的左上方。

他心情沈了一下,道:「頂!早知就換過另一間網絡供應商。」

小麻雀降在他的肩上,雷俊濤想一手把小麻雀大力拍掉,但它聞風飛開,而且更飛到他的面前耀武揚威一番,雷俊濤心想怎麼這隻小麻雀竟會像頑童一樣。

待小麻雀一飛到頭頂附近,雷俊濤雙腳發力,使出一招倒掛金鉤。可借小麻雀輕巧靈動,避過雷俊濤的一擊,更讓他的背部狠狠地摔在地上。

小麻雀用翼尖拍拍小屁股去嘲弄雷俊濤,簡直胡鬧得像一個人似的。他那忍得住,一於加快腳步,勢要追上這衰雀,將它毒打一頓之後做燒和花雀。

雷俊濤追小麻雀到了一條小路,發現前方遠處出現了兩個人影。他加快速度追上他們。當跑到跟他們相差大概十米時,發現他們非常古怪。

那兩個男子身上的衣服怎麼看也不屬於現代的服裝,絕對是只會出現於中國古裝劇的打扮。素色布衫,寬闊衣領,腰間以布帶繫著,寬鬆長褲,一對黑色長靴。

最格格不入的是其中一個青年拿著一個足球,正確一點來說是一個類似六十年代的舊啡色足球。

兩個身穿古裝的青年再加上一舊足球,奇怪至極!不過,見到人至少可以打聽一下身在何處。

雷俊濤追上他們,道:「先生,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

兩名青年見雷俊濤打扮奇怪,上下打量他一身黑色運動套裝,道:「兄台,你這身打扮很少見,請問你鄉下在哪裡?還有你來自什麼門派?我從來沒有見過你胸口上的三間門派標誌。」

雷俊濤心想如果這兩個青年是臨時演員,那他們也演得太逼真,一於跟他們玩玩,道:「在下來自香港,投身於門派-阿迪達斯之下。你們沒有聽過不是你們無知或見識少,而是阿迪達斯這個門派實是籍籍無名的。不打緊。」

比較瘦的青年道:「兄台,你過謙了。對,你也是來楓紅鎮參加「霹靂武神」的選拔嗎?」

雷俊濤聽得一頭霧水,隨口道:「什麼「霹靂武神」?什麼選拔?」

比較肥的青年驚訝道:「什麼?你連「霹靂武神」都不知道?「霹靂武神」是長期位於武超聯的十大門派之一。每年多不勝數的武林人士都想加入「霹靂武神」這個豪門正派。此路正是出往楓紅鎮的必經之路,因此我猜兄台也是來此參加選拔,對不對?」

望著他們手上的足球,雷俊濤估計武超聯應該是像英超西甲的頂級足球聯賽,而「霹靂武神」則是頂級球隊如拜仁慕尼黑,巴塞隆那和皇家馬德里等。

反正一時三刻都弄不清楚現在的狀況,倒不如到人多的地方打德一下,順便到那個叫「霹靂武神」的門派見識見識。雖然不知道鞠鬥的是什麼,但相信應該跟足球有關。

雷俊濤拿起足球,挑起球來,不時加插一兩下花式,道:「對。我當然是來參加選拔,不過一時之間迷了路。還有兩位兄台,可否告訴我多點有關選拔的事情?」

肥青年道:「其實我都不大清楚。只聽說「霹靂武神」的選拔異常艱辛,我聽別人說上年有人因參加選拔而受了重傷。可惜我們門派上年沒有人參加選拔,如果有的話,至少可以打聽一下。」

瘦青年道:「不過那些都只是流言,不是親眼見過,我是不會相信的。兄台,相請不如偶遇,既然大家同路,不如結伴同行一起到楓紅鎮吧。」

雷俊濤看這對肥瘦青年生得好眉好貌,應該是好人吧。而且人生路不熟,沿途有人相伴,至少有個照應,也可以打聽多一點資訊,於是便答應了他們。

一路前往楓紅鎮的路上,雷俊濤跟這兩位青年打聽一番。
肥青年道:「我叫戴安,十七歲,大伙兒都叫我肥安。他是我的弟弟,小我一年,叫戴德。叫他小德就好了。通常門派內師兄弟都叫我們安德兄弟。我們來自流山派。你怎樣稱呼,兄台?」

雷俊濤笑道:「我叫雷俊濤,今年二十二歲,叫我雷仔就可以了。」

戴德道:「雷兄,你年紀大過我們,怎能這麼尊卑不分叫你雷仔。」

雷俊濤道:「看不出你年紀輕輕就那麼老成。你們喜歡吧,我沒有所謂。有一些重要事想問你們。這裏是什麼地方,現在又是什麼時代?」

安德兄弟眉頭一皺,戴安道:「怎麼了?雷兄,你在耍我們嗎?你自己都說要來參加選拔,有什麼可能此時此地你也不知道。」

雷俊濤想難道要跟你們說自己是被妙齡少女誘拐到書中嗎?講了也沒有人相信吧。那只好找個最老套的借口蒙混過去。

雷俊濤嘆了口氣,道:「實不相暪,在下來時被人打刧,身上的錢全被洗劫,之後更被賊人重擊後腦,現在失憶了。肥安,老實說,我只記得些少有關自己的事。唉,你說我可不可憐。」

雷俊濤說完這番話都覺有點假,懷疑安德兄弟會否相信這個爛借口。

戴德道:「雷兄。想不到你那麼慘。不打緊,我們安德兄弟一定會照顧你。」

雷俊濤想這樣爛的借口竟可以過關,真不知道安德兄弟是真純真還是真愚笨,不過雷俊濤想這個世界多一個好人總好過多一個壞人。

戴安道:「對,雷兄你不用擔心。所謂四海之內皆兄弟,就讓我們暫時照顧你。讓我來解答你剛才問的問題,或許聽後會幫助你恢復記憶。」

或許香港人真的太忙,生活節奏太快,有多少人會停下他們的腳步去幫助身邊的陌生人呢?這令雷俊濤多少對安德兄弟產生了好感。

戴安繼續道:「我們現在正身處天朝大陸,現正是天朝一百二十年...」

雷俊濤打斷了肥安的說話,道:「什麼天朝?有唐朝,宋朝,清朝,我就要沒有聽過天朝。」

戴德用憐憫的眼神望著雷俊濤,道:「雷兄,你的失憶症真的非常嚴重,竟然連現今天下是天氏一家都不知道?現任皇帝是天一龍,是為天烈帝。你真的忘記了嗎?」

雷俊濤聽得一頭霧水,怎麼會有一個未曾聽過的朝代?難道.....這根本就不是自己原本認識的世界?

正當雷俊濤驚訝之際,終於到達目的地。

一座宏偉的城門聳立於他的面前,深紅色的厚實石牆向左右無限伸展,一塊巨大的楓葉圖案印在黑色大門上,大門上方的石塊刻了「楓紅鎮東門」五個大字。

戴德道:「雷兄,終於來到楓紅鎮了!準備好了沒有?」

待續

第一回 進入異鄉

想緊貼故事發展?讚好雷匡專頁繼續追看啦!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足球  武俠  小說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