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派武俠足球小說-波事春秋 第四回 當眾受辱

跟皮球接觸的一刻,一種熟悉的感覺觸電般傳遍雷俊濤整個身體。就算正處身於一個陌生國度,踢足球帶給他的感覺仍然是那麼充實。

雷俊濤盤球高速前進,一時左推右扭,一時變速加快,輕鬆避過數名球員,瀟灑至極。在場其他球員都只是跟他保持一定距離,不敢輕易出腳攔截,全神貫注地留意他的動作。

他心想這群武者在自己優秀的腳法下連碰到球皮的機會也沒有,虧戴安還再三提醒他鞠鬥有多麼危險,根本沒有這回事,這班所謂武林高手全都是浪得虛名。

此時雷俊濤又再推個一個球員,觀眾們歡呼拍掌。

每次成功盤球過人,為自己爭取到球場上的一片空間,都令雷俊濤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舒暢感,因為這證明了自己比對方強,強者就有權利去盡情享受這種優越感。

突然湧現不祥預感,雖說雷俊濤對自己的個人技巧有極大信心,對方要成功攔截也不易,但為什麼到此刻仍然無人前來阻擋或攔截?

雷俊濤引球推至禁區前面,對方的防守球員終於有所動作,一個滿身肌肉的大漢凶悍地衝向他。

雷俊濤心念電閃,一個身材那麼高大的人理應轉身速度較慢,再加上這大漢正全速前進,勢必無法瞬間改變跑動方向。他使出一招施丹轉身,向大漢左邊突破,尋找空間作出施射。

突然胸口傳來一陣劇痛,一股強大的力量打得雷俊濤向後彈飛。一種未曾體驗過的恐懼瞬間席捲全身。一秒,兩秒,怎麼還沒有停下來,雷俊濤連一點驚呼聲也叫不出,因為他二十二年來都未曾見過甚至聽過有人可以一掌可以把人打飛,根本超出了他的常識範圍。雷俊濤可以做的只能閉起雙眼,靜待背脊撞上東西為止。

「雷兄!」戴安跑到雷俊濤往後飛的路線,紮馬站穩,雙掌打出,打在雷俊濤的背上,減速同時卸勁,戴安掌推雷俊濤,退後五六步,地上留下兩道長痕,終於停住了雷俊濤。

雷俊濤面色蒼白,以為自己今次九死一生,但隨即憤怒蓋過了驚慌,指着那大漢破口大駡,道:「你娘親!你到底打人還是踢球!你剛才是在謀殺!是謀殺呀!球證!球證在哪裏!給他紅牌吧!」

那大漢聽完哈哈大笑,道:「被人打了就哭,快快回家找娘親吧。怎麼啦?我陳滿的「推山手」厲害吧。以為你一身奇裝異服,是來自那個最近名聲大噪的神秘門派,暗藏一身本領,想不到原來是個傻子,竟然連丁點武功都不懂就來參加鞠鬥選拔,這真令人可笑!」

石破天道:「喂!鞠鬥還在進行呀!你們是觀眾嗎?繼續踢!」

戴安扶起雷俊濤,道:「雷兄,都說過你不懂武功會很危險。要不是我剛才幫你卸去了大部分勁力,你早就內傷而死。你現在什麼都不要做,留得青山在,練過武功再來也不遲,不要逞強了。」

此時對方發動反擊,陳滿一記長傳,把球傳到戴安前方十步的球員,戴安立即上前迎擊。 球員見戴安前來,兩話不說一記旋身起腳踢向戴安的頭,戴安舉起右手擋格,順勢手腕一轉,抓著對方的腳,把他扔向一邊。

那對手被扔到半空,隨之一記筋斗落地,仿佛剛才一切都渾若無事。 戴安奪回皮球後傳給戴德,戴德控球後盤球前進,陳滿已經來到戴德身邊,再次施展「推山手」務求阻止戴德前進。戴德不甘示弱,回敬一掌。

雷俊濤見戴德和陳滿出招時,他們的手臂至手掌有一股像蒸氣般的東西纏繞著,就像海市蜃樓般的空氣波動一樣。難道雷俊濤被剛才的一擊打到頭暈眼花?

「啪」!兩掌交擊。

戴德抵不住「推山手」的威力,倒退兩步,失掉了控球權,陳滿再次把球傳向前場。

雙方陷入中場爭奪,拳來腳往,拳拳到肉。

雷俊濤記得以前學足球的時候,教練說接球後要用身位保護皮球或是第一時間轉向,盡量不要原地不動,因爲這樣太容易被防守和攔截,但這些自小學會的足球技巧面對這個國度所謂的武功簡直是雕蟲小技。

雷俊濤跑向石破天道:「你還在等什麼呀!快點叫停這種不知所謂的比賽,這根本不是足球比賽,唉,不是蹴鞠比賽,他們只是集體毆鬥!」

石破天有點不快道:「敗家之犬我見過不少,但像你輸到語無倫次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見。我從來沒有聽過什麼叫足球比賽,我也不知你出身如何,但既然你參加了鞠鬥,就應該尊重這個神聖的比賽。你知道鞠鬥對於我們武林中人代表什麼?是有血有肉的光榮和驕傲!你可以不尊重自己,但你怎可以侮辱場上的武者們!你竟然說他們的鞠鬥不知所謂,是集體毆鬥!你奶奶,你給我滾!」

此時一名身穿白色武士服,面容清秀,頗為英俊,散發出一種貴氣的年青男子走到雷俊濤的身邊,手搭著他的肩,微笑道:「兄台,你說得所言甚是,他們真的是打得不知所謂,毫無美感可言。鞠鬥仍是一種藝術表現,而不是在互相毆鬥。如果說場上的球員是二三線的武者,那兄台你就是⋯⋯」
那英俊青年忽然施力,雷俊濤立即跪下。他沉聲道:「是廢物。我跟你們是屬於不同的層次。」之後一掌摑在雷俊濤的面上。

突然被這個不知名的小白臉羞辱,雷俊濤勃然大怒,想要起身還手時,發覺自己如何發力也站不起來。這個小白臉那裏來的力氣,竟然可以用一手令自己動彈不得。雷俊濤想至少要動嘴怒駡他一番,但這少年一指點在他左胸上,感覺被電擊了一下,被點的地方好像有什麼東西塞住,一時間連說一句粗言穢語也不能。

那英俊青年道:「你就不要說話了,用天與地去比較也不足以顯出我和你實力上的差距,你就乖乖地看着甚麼是真正的武功。」

他轉向石破天道:「石前輩,在下侯白軒有個不情之請。侯某想獨自一人對抗場上所有的武者,由球場的左邊進攻到右邊完成攻門。如果不能在一分鐘內射入一球,侯某就拜場上所有的武者為大哥,自願做契弟。」

石破天點點頭,道:「想不到人稱『雲仙人』侯逍遙的兒子竟想加入我們霹靂武神,實是本門的榮幸。但霹靂武神一向只招攬有實力的人,要是因為你是『雲仙人』的兒子就收錄你,那豈不是破壞了霹靂武神『強者就是一切』的宗旨?不如這樣吧,我可以答應你剛才的提議,但先要讓我通知其他參加選拔的武者。」

石破天接着對場上打得火熱的武者們大聲道:「這位英俊小生說你們打得狗屁不通,全是不入流的廢物,不如早早回家耕田,不要在這裡獻醜了。但他為你們設想,說要獨自打敗你所有人,讓選拔提早完結。要是害怕可以站到場邊,但以後就不須再來參加選拔了。」

觀眾紛紛起哄叫好,歡呼聲不絕。

侯白軒哈哈大笑,道:「有意思!有意思!」之後自信十足地踏入球場。再道:「廢物們,就讓你們好好享受『玉雲神功』吧!」

待續

第一回 進入異鄉
第二回 初到貴境
第三回 鞠鬥選拔

想緊貼故事發展?讚好雷匡專頁繼續追看啦!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小說  足球  武俠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