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stworld:Season 3》─ Free will is not free

KC電影美劇分享 於 17/03/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那個關於存在、自由、選擇、轉變、永生、永恆和一切的西部世界,又回來了。

Jonathan Nolan在第三季加入了大量宗教元素,跳出AI和人類的局限,通過人類與他自己所創造的、爾後又甘被臣服的神之間的關系來重新審視AI和人類的關系。


從第一季“The Maze”AI自我意識的覺醒,到第二季“The Door”對新世界的追求,創造者和被創造者之間的復雜關系和感情牽制是《西部世界》自開劇以來就在不斷探討和挖掘的主題。

與此同時,第三季對科技的探討重點也不再僅僅放在人類創造了一個他們不可戰勝的新物種這個方向,而是將觸角延伸到在科技發展中普通公民過度讓渡權利、隱私等無意識行為所帶來的惡果,這正正是新季標語Free Will is Not Free所包含的兩重意思:

1.自由意志並不免費;
2.自由意志並不自由。


西部世界園區AI暴亂時間:2058年
如果有認真跟HBO之前釋出的宣傳片的話,對第一集中出現的三個標示著地理坐標和地點的信號圖應該不會感覺陌生。這正是Rehoboam探測系統的界面,它的前身就是宣傳片中最後推出的Soloman系統,創立時間:2039年4月17日。


這個宣傳片畫面最後停留在一個未知、並被標志為Critial Event的畫面,這個關鍵事件說就是第二季Dolores(和Bernard)發動的西部世界抵抗運動,時間為2058年2月27日。

而第三季主時間線則在Dolores離開西部世界的三個月後。故事正式開啟,舊主題繼續深度探討,新主題非常尖銳。
創造者與被創造者

新出場的人工智能系統:Rehoboam
第三季最重要的設定不得不提Incite公司的Rehoboam系統,是新角色Liam的父親所設計的第一代AI系統Soloman系統的二次迭代。


Incite的logo和Rehoboam系統硬件設計和第一季裡老福特經常提及的迷宮圖形神似。Incite和Rehoboam AI系統的功能和對主線劇情的重要性,從前期HBO的推廣資料就可以看出來,分別針對兩者各發布了一條1分鐘左右的宣傳片,下一節會有更加詳細介紹。


這裡先來說說Soloman和Rehoboam這兩個從舊約聖經中直接利用的名字,背後究竟蘊含著什麼樣的意義?

據記載,以色列聯合王國第三任國王Soloman以其智慧聞名於世,被以色列人稱之為智慧之神,在任期間為王國創造的巨大財富,但後期晚年揮霍無度,無故大興土木,搞得民不聊生。更重要的是他後來並沒有專事信仰耶和華一神,因此被惹怒的耶和華差派先預言者亞希雅在耶路撒冷城外將他的新衣撕成12塊,一分為二,意思是Soloman去世之後,聯合王國將會被撕裂。

而事實上,在Soloman死後,兒子Rehoboam繼承王位後聯合王國就分裂成南北兩國,成為猶大國首位君主。承接十片新衣碎片的尼百之子耶羅波安,繼承了分裂王國的十個支派,建立新的以色列王國,建都撒瑪利亞。

聖經中神與人之間的關系,很容易和人與AI之間或父子關系對應起來,是一種關於創造者與被創造者、父與子關系的影射,這和《異形》系列及其衍生系列《普羅米修斯》《契約》的主題是一樣的。

正如Dolores在這一集最後所說的,The real gods are coming. (真正的眾神要來了):你們想要以創世者自居,但現在真正有資格的成為創造者,正是那些你們一手創造出來的生命(或東西?)。創造者與被創造者之間的身份互換了,父與子之間的關系也不再有。


片頭寓意
第三季片頭中成鏡像的兩手指相接的畫面,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米開朗基羅的《創造亞當》:上帝的右臂舒張開,生命之火從他的指頭中傳遞給亞當,而後者則以同樣的方式舒展左臂,含蓄地指出人類是按照上帝的模樣來創造的。

在第一季中,老福特調教Dolores的房間裡就有一副《創造亞當》的仿畫,並強調米開朗基羅的這幅畫隱藏了人類大腦的秘密。

第一集主題:Parce Domine 求主垂憐
第三季的宗教元素還體現在第一集的標題上,Parce Domine是古羅馬天主教的一首贊美頌詩,原文大概意思是:
Parce Domine, parce populo tuo, ne in acternum irascaris nobis
上主,請寬恕你的子民,勿怨恨我們直到永遠。


這又和先知約拿拒絕上帝旨意,不想去向亞述人傳道並警告他們天譴即將到來的故事相關,背後仍然是關於神的憤怒和世界毀滅主題。整個《西部世界》(包括正在播放的第三季)系列中,無論是人還是AI,他們都曾經將自己自許為神,創造了AI的人類以神自居,能力更強且獲得了自由意志的AI更是覺得人類終將被自己怒火所消滅,最終成為地球上的最高地位的神。


科技困境
人類歷史:為求安穩不斷讓渡自由的過程
We are the authors of our stories now. 我們正式成為自己故事線的執筆人。
這是Dolores在第三季的第一句台詞,這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比喻,而是和上面提及的Rehoboam/Soloman系統,共同傳達了整個第三季的主題:Free will is not free。
這還要結合HBO之前專門針對Soloman系統(Rehoboam系統前身)釋出的一個59秒的宣傳片。

人類歷史總是充斥著大量的暴亂、悲劇、死亡、政治混亂,隨著科技的發展更是導致各種自然生態的崩潰,為了避免人類走向自我滅亡,一個名為“Soloman系統”在2039年4月27日誕生,並稱:For the first time, history has an author. 第一次,人類歷史出現了一個執筆者。


這個系統具體是做什麼的?上面這句話所說的“歷史執筆者”暗示了這個系統將會左右甚至提前規劃好整個人類的歷史走向(以避免自我毀滅)。這在第一集中Dolores和Liam(Soloman系統創造人之子、Rehoboam系統制造人)的對話提供了進一步的信息:

憑什麼這個系統能夠做到為所有人規劃好路線,唯一的辦法就是通過監控。它是怎麼做到成功監控所有人的個人信息的?通過暴力?

不是,早前HBO放出的另外一個關於Incite介紹的宣傳片中我們可以看到,是消費者自願授權的。


他們宣稱可以為消費者提供最為明智的職業選擇,從而走向更好(最好?)的人生,鼓勵並引導他們授權Incite接入他們的個人信息,廣告語更是“你可以改變你的未來,而我們了解你的一切“。

通過換取一個“更好的未來”,人類放棄了自己的隱私權,而隱私權沒有了,自由又從何說起?另一方面,由AI系統為我們做出的未來選擇,一個人還能不能被稱之為是按自由意志行事?這時候的所謂“自由意志”,不僅需要付費,還不能稱之為自由,即是付了錢買個告訴自己該干嘛干嘛的主人。


而在第一集中,我們也確實看到這種讓渡自由和隱私的基本公民生活是怎麼樣的,無論你走到哪裡,都被無處不在的記錄器和攝像頭記錄在案。生活的一切都由算法所決定,科技帶來的美好生活。

新角色:Caleb
在《西部世界》中,每一個角色的名字都帶著雙重意思。

比如Dolores就代表著“悲傷”和“痛苦”,而由Aaron Paul(《絕命毒師》)扮演的新角色Caleb則希伯來文中的“狗”的意思。


Caleb是真實世界中沒有資格進入西部世界主題公園的那一類人,即一窮二白的社會底層,比富人家的狗都不如。這是一種Dolores從來不曾接觸過的人類,因為從她有意識開始,她所接觸的人類都是有錢有權的人,這種人擁有特權,不曾為了生存而掙扎過。

但Caleb卻每天都要為了生存下去而不斷努力著,他沒有特權,也被人唾棄,被人踐踏自尊,沒有辦法拯救臥病在床的母親,這個美好的未來世界,對他來說,一點兒都不沒有,這是一個不屬於他的世界。


他和Dolores一樣,都是被這個社會狠狠踩在腳下的那一類人,他為了生存日復一日地做著同樣的事情,和西部世界裡的AI又有什麼區別?但是,Caleb不僅僅是人類版的Dolores,第一集最後他抱著Dolores的畫面,和第一季William抱著她的畫面,何其相似。

William被摧毀的人性和良心,很大程度上可以在Caleb身上得到延續,當AI化的好友建議他是否需要重新激活可以平復情緒的植入器時,Caleb拒絕了,說“這些情緒波動是唯一能夠讓他感覺到活著的東西了”,而類似的話,Dolores、Bernard也說過。


Dolores:失去他們帶來的痛苦,是他們留給我的唯一東西。
Bernard:痛苦是他留給我唯一的紀念。

Dolores帶走的5個控制單元中,已知有Bernard,假Hale以及Incite一名高管,還剩下2個是誰就成了最大謎題?因為有一個暗紅色的控制單元,應該是人類的,因為之前福特的控制單元就是暗紅色。那麼有可能是誰呢?


同時在虛擬國度應該也會展開一定的故事,也許三分之一的接待員最後會發現所謂可以徹底自由的地方終將被證明並不是天堂,大膽猜測,在虛擬國度依然會有血腥和暴力。或者可能是人類想要掌握那裡而引起了紛爭。

從表面上來看第三季的時間線非常簡單,劇情都發生在血祭之夜的3個月後,但是隨著劇情發展,應該不止這一條時間線。第二季結尾William所在的遠未來時間估計也會出現在劇中,讓我們拭目以待。


**圖片及影片採自於網絡**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Westworld  Season 3  西部世界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