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ather》─ 在肉體消失前,人已經不存在

KC電影美劇分享 於 16/04/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2020年1月,由Anthony Hopkins主演的電影《The Father(困在時間裡的父親)(爸爸可否不要老)》在美國聖丹斯電影節首映,一時間口碑大爆,獲獎無數;IMDb8.3分,爛蕃茄新鮮度98%,斬獲奧斯卡6項最受關注提名。


Anthony Hopkins感人至深的表演,讓他成為奧斯卡歷史以來最年長提名者,新晉影后Olivia Colman也同樣貢獻了爐火純青的演技。
電影成功拿下奧斯卡金像獎「最佳電影」、「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改編劇本」、「最佳剪輯」、「最佳藝術指導」等6項最受關注的重磅獎項提名,位居本屆奧斯卡提名數第二。
這部電影到底有什麼樣的魔力呢。讓我們一起來看一看。


電影《The Father》是根據法國劇作家的戲劇作品「Le Père(The Father)」改編而成。電影版也延續了戲劇的構思理念,把舞台交還給演員,讓老戲骨Anthony Hopkins和Olivia Colman用細膩的情感征服了所有人。

電影第一幕:
英國倫敦,女主角Anne大步流星地走著,來到父親的公寓,急匆匆地找到父親,質問父親為什麼要趕走照顧他的護工。
父親告訴Anne,自己不需要任何人的照顧,Anne追著父親來到客廳,想說服父親。


但是父親固執地認為自己能夠獨自生活,還告訴Anne護工偷了自己的手錶,其實是父親自己把手錶藏在浴室櫥櫃裡但忘記了,這已經是父親氣走的第三個護工,女兒著急又無奈。


Anne告訴父親,她有了新的男友,需要搬去巴黎生活,父親卻反問「你要拋棄我?」,「我可怎麼辦呢」。顯然父親對Anne要離開這件事感到吃驚並且難以接受。一瞬間沒有了剛才強勁的氣場,變得有點手足無措。

電影第二幕:
父親Anthony在客廳看見一個陌生男子,詢問男子是誰。男子告訴Anthony,他叫Paul,是Anne的丈夫,兩人結婚已經十多年了。

Anthony向Paul詢問Anne要搬去巴黎的事情,Paul表示自己對此事並不知情,接著Anthony便一直向Paul抱怨Anne請護工照顧自己的事情,越說越激動,最後幾乎用吼的音量說著「我不會離開我的公寓」。
但是Paul卻告訴他這是在自己和Anne的家裡,Anthony現在只是在這裡暫住,為了等新護工。


正當Anthony對此事感到疑惑的時候,Anne回來了,Anthony轉身走向女兒,卻看到了一張陌生的面孔。她自稱是Anne。

這實在是太詭異了,但更詭異的是,當Anthony提到剛才那個陌生男子時,這個自稱是Anne的女人卻告訴他「這裡沒有別人」,這讓Anthony更加困惑。


Anthony回到房間,一遍遍說著「這事不對勁」。「剛才那個自稱是自己女婿的陌生男子到底是誰?」「他為什麼說這裡不是自己的公寓」

從這時的場景來看,確實已經不是第一幕裡出現的臥室了,看起來,Anthony就像陷入了一個個無序的夢境,掙扎著出不來,劇情似乎走向了一個懸疑段落。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我們接著往下看。

電影第三幕,又回到Anthony的公寓裡:
Anne請了新護工來照顧父親,年輕的護工讓Anthony想起了自己的小女兒,Anthony表現得很熱情,甚至還謊稱自己的曾經是個舞者,逗得護工哈哈大笑。


下一秒Anthony就開始發脾氣,聲稱女兒Anne為了霸佔自己的公寓,妄圖把自己變成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人,甚至說出要活得比女兒更久,繼承女兒的遺產這種氣話,讓Anne十分難過。

自己盡心盡力照顧父親,在父親眼裡,自己居然是一個覬覦父親財產的惡毒女兒,這太扎心了;言者無心,聽者有意;面對至親的詆毀,任誰再堅強,也無法不寒心。


Anne強忍著眼淚對保姆說抱歉,一轉身,還是在無人的角落裡委屈地哭出聲來。

電影第四幕:
此時是在Anne和丈夫Paul的家裡。
Anthony告訴Anne自己找不到手錶,當看到Paul手上帶著手錶時,竟然懷疑是Paul偷了自己的手錶。

Anne在櫥櫃裡找到手錶,才意識到父親的狀態有些不對勁,於是帶著父親去看了醫生。


原來,Anthony患了阿茲海默症,之前出現的每一段迷霧層層的故事,都是Anthony腦海裡錯亂的記憶和時間線,患者會智力減退,記憶混亂,認知失調;最恐怖的,是遺忘。


導演正是用一個阿茲海默症患者的第一視角,向我們展示了病人每天經歷的一切;電影將每個場景風格設計得極為相似,不停地在其中轉換,讓觀眾跟著父親一起迷惑:「這是到了哪裡?」
隨著病情愈發嚴重,Anthony不僅出現記憶障礙,還時而記不清Anne的長相,甚至忘記小女兒Lucy已經離世。


這是每個阿茲海默症患者都在經歷著的困惑、無助、和恐慌,像一場無窮盡的夢魘,時刻籠罩在他們身上。


第五幕,Paul提出送Anthony去養老院,被Anne拒絕。

Paul趁著Anne不在,對Anthony進行了語言暴力,「我們本來計劃去旅行,但是為了照顧你,不得不取消假期」,這一切都是你的錯。

等到Anthony離開餐桌,Paul再次勸說Anne,接受Anthony生病這個現實,但Anne怎麼忍心呢,自己是父親唯一的親人了,如果連自己也離開,父親該怎麼辦呢,此時Anne的內心是無比糾結的,一邊是難以割捨的親情,一邊是自己無能為力的現實,進退兩難。


阿茲海默症,是一道隱性的牆,將病人和他們的家人隔絕在兩個世界,受折磨的不僅是病人,還有他們的家人。Paul和Anne的對話被Anthony無意間聽見,Anthony對自己患病這件事感到震驚,但一覺醒來,就全數遺忘。

第六幕,新的護工如約來到Anne的家裡照顧Anthony。

Anthony向護工詢問客廳的陳設發生了變化,他此刻完全忘記這裡不是在自己的公寓,而是在Anne的家裡,下一秒,Anthony又產生了被陌生男子欺負的幻覺,晚上還夢見離世的小女兒,此時Anthony的病情已經更加嚴重。

第七幕,時間再次回到了護工正式來上班的那天,然而出現在眼前的人,並不是Anthony記憶中那個長得像自己小女兒的人,而是曾經謊稱自己是Anne的陌生女子。

Anthony一時難以接受眼前的局面,逃回了房間。


當Anne追著父親來到房間,此時的時間線和地點又發生了變化,前面的謎團在這裡終於揭開,Anne最終下定決心,將父親送進了養老院。

自稱是Anne的陌生女子,是養老院裡的護工,而前面對自己滿懷惡意的假女婿,是這裡的醫生。

Anne告訴父親自己要去巴黎了,父親突然變得像個小孩子一樣局促,反問Anne,「但是你說過,你會留下來陪我」。

Anne承諾會在週末抽空回來看望他,但是父親依舊不依,無助地問Anne:「那我呢」,「就我一個人呆在這裡嗎?」

此時的父親,已經變成了一個不能獨自生活的小朋友,自己唯一的親人也要離開了。而自己將永遠困在時而清醒時而迷糊的時空。


又過了一段時間,Anthony一覺醒來,完全忘記了前面發生過事情,走出房間想尋找Anne,卻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地方;護士進來提醒Anthony吃藥,並且告訴Anthony他已經在這裡住了幾周的時間,Anthony感到恐慌至極。


當問到Anne的去向,護士告訴他Anne已經去了巴黎幾個星期,有時會在週末回來看望他,他們一起出去散步聊天;當然Anthony並不記得這些。

無數困惑一時間全部向Anthony襲來:
「你是誰?」、「Anne在哪裡?」、「這裡是哪裡?」、「我為什麼在這裡?」、「我到底是誰?」

Anthony一下子奔潰,大哭起來:「我要媽媽,我想回家」「我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我感覺我的葉子掉光了」


這是電影的最後一幕,Anthony回到了幼兒時期,就像剛剛上幼兒園的小朋友,哭著鬧著找媽媽,那麼弱小無助;看到這裡,筆者也忍不住淚崩,心都要碎了。


不得不誇一下Anthony Hopkins的演技,這個84歲的老人;曾經塑造的瘋狂又鬼魅的Dr. Hannibal一角還深深地留在筆者的心裡;而在這部電影中,他將一個可憐的老人的孤獨、孱弱、無助表演得淋灕盡致,讓人聲淚俱下。

電影的主人公叫Anthony,主人公的真實名字也叫Anthony,戲內的Anthony老了,戲外的Anthony也垂垂老矣。
Anthony貢獻出了貼合本人的偉大表演,是電影成功的關鍵,正是這種強烈的真實感,讓我們能感同身受電影中父親的絕望,電影也因此被網友盛贊為「教科書級別的電影」。


電影裡的父親,是現實生活中,你的爺爺、我的外公、我們的父母、是你、也是我,我們每個人都會變老,每個老人都是小孩;我們也都將孤獨地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而愛和陪伴,是唯一的救贖。



**圖片及影片採自於網絡**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