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ET》─ 逆轉時空

KC電影美劇分享 於 09/09/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如果你還沒看過《TENET》,希望你先收藏,看過後再回來,《TENET》解析第2階,不光止是暴雷劇透,而是帶你潛入海底,看到整座冰山全貌。

未來背景&逆轉門&演算機
我們首先要清楚這部《TENET》在講什麼,一句話概括,就是阻止未來人類要滅絕掉現在人類的故事。在未來幾世紀後的人類生存環境,沸騰的海平面上升,食物短缺,人類處在滅絕邊緣。這個設定讓筆者想到了1995年的《未來水世界》;《未來水世界》背景也是冰川融化,地球幾乎全被海水覆蓋。


不過,《TENET》人類的未來科技,科學家利用改變“熵”的方向性,研究並製造出了逆轉機器,也就是影片中看到的逆轉門。

熵是物理學中的一個詞匯,簡單來說(筆者知道不太正確但只能簡單說)就是讓物品從無序狀態回到有序狀態,影片中的子彈射出打入牆體是無序,回到彈夾變回子彈狀態是有序。這裡不需要大家太理解,筆者們目前要清楚的是,未來人類利用熵增和熵減的原理,可以讓某物體時空逆轉。

比如筆者只要是進入逆轉門,筆者的熵量就會顛倒,從而變成了一個逆轉的人,從筆者的視角來看,筆者的時間感和意識依然是向前的,只是筆者所處的環境和時間在倒退。也就是說,筆者可以利用這個方法,回到過去。


那麼影片中的逆轉門是如何運行的呢,根據片中主角進入逆轉門,除了外面的金屬門會旋轉,裡面的大圓盤也是會旋轉的,在金屬門旋轉封閉的過程中,人會進行一個熵變,然後從另一個門出來,從而實現了逆轉。

逆轉門這樣的設計構造,還有紅藍顏色的選擇,其實也是從物理中的CPT對稱獲得靈感。CPT對稱是物理定律中一種對稱性質,有此性質的物理量在電荷(C,Charge),宇稱(P,Parity)和時間(T,time)一起被反向變換(即正負變號)後不變。

同樣CPT對稱理論知識非常龐雜沒法簡單說,大家只要明白CPT對稱,可以引申得到筆者們宇宙的一個“鏡像”,而通常科學中觀測量子時,還有知名的馬克士威妖(Maxwell's demon)理論,這些動畫造型和顏色,就是影片中的逆轉門的造型或紅藍顏色。

關於逆轉門的紅藍,最明顯是出現在塔林追車戲港口的逆轉門,紅藍是諾蘭為了讓大家更好區分正反時間用的,包括帶氧氣罩,除了更符合逆轉原理,很重要一個因素也是讓觀眾更好區分正反時間里的角色在什麼狀態。雖然影片沒有明說,在強調一遍,影片沒有明說。


但根據角色們使用逆轉門,我們又能進一步瞭解逆轉門的使用方法,如果你要從正時間逆轉到反時間,那麼你就要從紅門進入,轉到藍門出來。當你要從反時間回到逆時間,你就要從藍門進入,轉回到紅門出來。

在機場倉庫戲那一段,逆轉主角為了回到正常時間,就是先進入藍線門,然後從紅線門出來,變為正向時間。港口逆轉門,正向時間的主角也是從紅門進入,從藍門逆轉出來。在影片中,一共提到了4個逆轉門,分別是在奧斯陸機場,主角第一次碰到逆轉人那個。


塔林港口,主角在紅藍房間被審問那個。
特隆赫姆外海,TENET藍隊逆轉的地方。
還有史托斯克12市,也就是Neil偷偷進行逆轉的門。

影片中時空逆轉的原理,和時間穿越本質的區別是,時間穿越是瞬間進行,而影片則是真實時間的逆轉。
比如筆者想買彩票發財,彩票一周後開號碼,於是筆者就記下剛開的頭獎彩票號碼,進入逆轉門,然後帶著氧氣罩在整個逆向時間過一周,之後把彩票號碼給一周前的自己,然後筆者再通過一周前的逆轉門,轉回正向時間,再過一周,就回到了正常的生活。


所以在這一周裡,會出現3個筆者,分別為正常的筆者A,逆行送彩票號碼的筆者B,還有送完彩票的筆者C。所以C的筆者想要回到一周後繼續正常生活,其實自己已經過了3周。因此比如筆者想回到20年前告訴自己,記得有錢就拿來買房,付出的代價是很慘的,因為你這樣折返就需要花掉40年,而且20年還是逆向時間。

那麼該逆轉門只能人進入造成時間逆轉嗎,並不是,只要是物質進入逆轉門,從該物質的視角來看,世界就已經開始時間逆轉了,只不過說人是有意識能感知時空在逆轉。影片中未來的時間膠囊,就是通過逆轉門後,然後被埋起來,之後隨著時間的逆行,被片中反派Andrei Sator挖了出來。

讓我們回到未來故事線,在未來某一段時間,有一位科學家Laura,她研究出了一套演演算法,這套演演算法比逆轉門厲害,演演算法可以讓整個世界直接熵變逆轉,從而會導致世界湮滅。看到這大家應該也分清了,逆轉門和演演算法,是兩個不同的東西,雖然它們都有“熵”變的概念。

影片中似乎沒有具體提到是先有逆轉門,還是先有演演算法,筆者個人理解,未來人先研發出了逆轉門,之後還是那群科學家中的一位Laura,在逆轉門熵變研究基礎上,研發出了可以直接逆轉整個世界的演算法。


注意,這個時候還是演算法。於是當演算法發明出來後,當權者就認為可以把這套演算法實體化製造出來,然後送回到過去,在過去某個時間點啟動演算機,讓過去的世界湮滅,從而使得環境不受污染,這樣未來的人就不用受苦了。因為未來人認為是過去的人類不愛惜地球,才讓未來的人類遭受地獄般的生存環境,這裡諾蘭玩了一個環保議題的主張。

未來人要毀掉過去的世界,就涉及到了著名的祖父悖論,那就是如果你回到過去殺了你祖父,怎麼還會有你,如果沒有你,你又怎麼殺掉你的祖父呢,這是一個悖論,所有沒有答案。


但未來人類有很大一部分人認為平行宇宙假說,可以放手一搏,或許這樣可以改變未來環境或創造新世界,再不行最多就一起死,也沒差,反正未來人已經對活著不抱希望了。於是說幹就幹,當權者要求Laura他們把演演算法實體化,製造出了演算機,也就是片中的由9個部件組成的,像骨肉相連的金屬串。只要9個部件連接在一起然後啟動,就能讓全世界逆轉,從而導致世界時空正反對碰,世界湮滅不復存在。

關於這個設定,筆者在《TENET》預告解析中,有解釋過正物質和反物質接觸的後果,比核彈還要猛,在這就不展開了。於是在未來,當演算機製造出來之後,Laura後悔了,並成了反抗者,因為她認為如果過去世界被湮滅,未來也會不復存在,而且更重要的是,為何讓過去的人類歷史,來承擔這項罪名。


在影片中,Priya就把未來的那位科學家Laura,比喻成當年原子彈曼哈頓計劃的領導者Robert Oppenheimer,奧本海默也被譽為是“原子彈之父”。當時原子彈研製出來並轟炸廣島與長崎時,奧本海默曾經感嘆道:“我現在成了死神,世界的毀滅者。”

同樣的在未來,那位Laura也認為自己成為了死神,打開了毀滅全世界的潘多拉盒。於是Laura把演算機拆分成了9個部分,她認為最好藏匿這9個部件的辦法,就是利用逆轉門把演算機逆轉後,分別藏到擁有核武的9個國家的核彈安全房,因為這些地方是受到最嚴密保護的。這九個核武國家分別是中國、美國、俄羅斯、英國、法國、印度、巴基斯坦、朝鮮、以色列。藏好9個演算機部件後,Laura就自殺了。

那麼問題來了,既然Laura後悔製造了演算機,那麼她直接當場銷毀不就好了嗎,還費事去逆轉然後送回過去,這不是給敵人製造機會嗎?Well‧‧‧其實這樣的邏輯動機,有一部分原因,當然是為了劇情需要。


但如果仔細想的話,或許這也是Laura最好的選擇了,影片其實用了極少的篇幅講述未來,基本都是靠少量台詞,來讓觀眾自行腦補。所以筆者的腦補推理是,當時在未來Laura研製出演算機後,演算機自然不會一直在Laura手裡,就像二戰時期如果奧本海默研製出原子彈後悔,他也沒權拆除原子彈。

說不定Laura還被軟禁之類的,逼她製造更多的實體化演算機,所以Laura不想服從才自殺的,影片中Priya也有提到,Laura之所以自殺,這樣她就不會被迫再打造一台。總之Laura沒法當場銷毀演算機,所以Laura能想到最好的辦法,就是把演算機分成9部分送回過去。

當然這一切行動不是Laura一人完成的,在未來,一定也會有站在Laura立場的人或組織,協助Laura把演算機9個部分秘密逆轉到現今的9個核武國的核倉庫。那在未來站在Laura那邊的組織,很可能就是TENET組織的迭代後人。

於是未來的當權者,為了找回演算機,他們開始回顧歷史,想找一位過去的人和他們進行溝通,然後讓那人找到演算機並重新組裝,未來人發現了在上世紀冷戰蘇聯政局動蕩時期,是最好時段,用Priya的話說,蘇聯解體前那些年,是核武史上最不安全的時刻。


接著未來人就做了一個時間膠囊,放了一些金條和一封寫給薩托的信,埋在了Sator出生的地方,史托斯克12市,讓Sator成為幫助未來人找回演算機並激活的人。當然,從未來人的角度,他們其實不用找薩托這個人,因為按照影片的定律,發生的事已經發生,所以當未來人發現需要找一個過去人聯系時,一查歷史就能查到Sator這個人和需要放置時間膠囊的地址。

而Sator也從那時候開始,和未來人進行了溝通,在幾十年時間裡,Sator找到了8個演算機部件,還差一個。《TENET》的激勵事件,就是Sator為搶最後一個演算機部件鈈241展開的,也就是我們看到的第一場歌劇院的槍戰戲。


細節解說
整部電影的視角,其實也還算清晰,那就是觀眾和主角一起,經歷了如何從一名普通特工,變身成TENET組織的創始人的故事。
對了主角從頭到尾沒有名字,不知道大家是否發現,諾蘭這麼做也呼應了結尾最後那段話,那句話大概是沒人知道這個世界差點毀滅,大家生活如常;主角沒有名字,或許就是為了表達救世英雄的默默無聞。
我們先來看第一場歌劇院的戲,這里需要清楚歌劇院事件時間點,是和結尾越南游艇,還有史托斯克12市熱戰發生在同一天;如果看過第一階的小夥伴,應該還記得筆者說的影片第一場歌劇院的槍戰戲,是沒有開頭的;我們現在就來補完開頭內容。


在歌劇院槍戰之前,美國中情局CIA的一名卧底,正坐歌劇院包間,他已經拿到了演算機的一部分,具體美CIA知道TENET組織多少秘密,影片沒有做太多解釋。但從後面主角被救後,CIA小領導說主角通過測試,側面說明CIA和TENET組織是有協助和合作的。

整個歌劇院的槍戰戲,筆者認為(推測)其實一共有四波人,外加一個神秘人,每個組織都各懷鬼胎,各自為營,但目的都是拿到演算機部件(除了神秘人)。這四波人分別是恐怖分子,烏克蘭的軍隊,主角和其他三名CIA特工,還有Sator的俄羅斯雇傭兵,也就是搭載主角的那兩名司機,當然或許那些恐怖分子中,也有Sator的人。

一開始,恐怖分子襲擊歌劇院,隨即烏克蘭軍隊趕到,在歌劇院外等候多時的主角和其他三名特工被喚醒。這裡筆者一直很好奇,主角他們為何是被喚醒的,難道是之前被打了麻藥,還是他們在睡覺?或者是諾蘭想致敬一下自己的《盜夢空間》?這個問題我們先留著。

之後主角的司機根據烏克蘭派過來的特種兵的隊徽,給了他們預備好的一種,筆者這裡查了一下,他們預備的四個烏克蘭的徽標,在現實中都是不存在的,可能這也是不想引起糾紛吧,因為在影片中烏克蘭軍方挺壞的,無視表演廳觀眾的生命。CIA主角他們參與行動的一共有四人,他們跟著烏克蘭軍隊混進去,目的是解救CIA的卧底。


在這裡諾蘭玩了一個細節控,如果大家想要區分主角他們和軍隊,其實主角他們用的防毒氣面罩,內圈是黃色的,而烏克蘭軍隊的面罩內圈,是沒有顏色的。之後烏克蘭軍隊釋放了麻醉毒氣,把劇院內的所有人麻醉,其實這場戲影射和諷刺了2002年10月23日,40多名車臣分離主義者,闖入莫斯科的文化宮劇院,劫持了850名觀眾,當局當時也一樣釋放了麻醉氣體,麻醉表演廳所有人,之後強行攻入,擊斃39名歹徒。但也造成129人因吸入過量麻醉氣體死亡。

讓我們回到電影裡,影片中軍隊釋放麻醉氣體後,醉倒眾人,部分恐怖分子也醉倒,但還有部分已經備好防毒氣面罩。這時候軍隊強行攻入表演廳,主角和隊友則趁機上到vip包廂,去找到卧底隊友。主角見到卧底後,說了一句暗語:“We're living in a twilight world”,對接暗語下一句是:“and there are no friends at dusk.”。這兩句暗語致敬了Robert Pattinson的《暮光之城》,這句話也是出自Walt Whitman的詩《草葉集》。


對好暗號後,主角在衣帽間拿到了鈈241,也就是演算機的部件,並一起在茶水間集合。接著卧底和其中的CIA特工換了衣服,這時候本應該主角他們的任務都已經完成了,順著下水道離開就好。但主角在救卧底過程中,看到了烏克蘭軍方想用定時炸彈炸毀整個表演廳,這樣就不會留下任何證據,包括受爭議的用麻醉氣體,到時烏克蘭軍方也可以說是恐怖分子所為。所以主角在完成解救卧底任務後,又和另一名已經換裝的特工,折返回到表演廳拆除炸彈。

在拆除過程中,被留守的一名烏克蘭士兵看到,並警告主角離開不要多管閑事(說的是英文)。這句話可以側面說明,CIA其實和烏克蘭軍方私下可能互通過這次任務,但中途烏克蘭軍方反水,滅掉了CIA的特工和卧底,拿到了演算機部件鈈241。正當主角要被斃掉時,神秘人出現,用逆子彈幹掉烏克蘭士兵。

這裡也不賣關子了,神秘人就是Neil,不過此時Neil並沒有逆轉,他的動作是正常的正向,只是手裡的槍或子彈是逆武器。有人會覺得,這里其實Neil完全可以用正常手槍救主角,但影片為了開頭有個驚喜嘛,所以用了逆武器,但更重要的,可能是Neil不想在現場留下證據,用逆武器就是最好的選擇。


之後主角成功把炸彈扔到包廂層,解救了表演廳的觀眾,主角在和隊友回到車內,那兩名司機反水,他們認為主角帶著演算機部件,但其實沒有,而且卧底也已經換裝成特工。於是就有了後面在火車軌道酷刑逼供的戲份,目的就是要主角說出卧底和演算機部件的下落,以及CIA接下來的計劃。

這裡需要大家註意的是,主角這時只是CIA的普通探員,他並不知道什麼演算機,也不知道時間逆轉,主角當時的只是執行任務,解救卧底而已。於是主角在情急之下,吃下了前面那位特工偷偷露出的自殺藥丸,影片出標題,之後主角正式加入TENET組織。

TENET的標題,在預告片已經聊過了,是出自Pompeii(龐貝)的一塊來迴文石碑,影片中Kat的兒子也有提到過,去龐貝古跡游玩。眾所周知,石碑上的五個來迴文單詞,分別對應影片中的幾個關鍵角色和元素。

TENET代表了片中的TENET組織的名稱或代號。
SATOR則是反派薩托的名字。
AREPO阿雷波是神秘假畫賣家的名字。
OPERA歌劇院顧名思義指的是歌劇院事件。
ROTAS指的是薩托奧斯陸機場倉庫的路特斯公司。


上面說的相信全網已經有很多人說過了,筆者這裡再多解釋一些,龐貝中的SATOR Square 其實這些字母一開始不應該用英文理解,而是拉丁語,在拉丁語體系,這些詞又蘊含著什麼意思呢。

SATOR指的是祖先、創造者、神,在影片的結尾主角和Sator談話中,主角就說Sator是個瘋子,而Sator則說,或者筆者是一個神。Sator在影片中,正是飾演一位關於人類存亡命運的破壞神。
AREPO阿雷波則是意味著死亡和重生的神。
TENET則是平衡和維持,在影片中TENET組織的存在,其實也是一種平衡的維持。
OPERA拉丁語是意為工作和任務,也就是主角開頭的任務。
ROTAS是輪換的意思,和紅藍逆轉門很貼合了。


諾蘭為何要在這段戲出TENET標題,其實這場火車鐵軌拷問戲,有很多諾蘭的私貨表達在裡面。很明顯就是火車,諾蘭和Sheldon Cooper一樣真的太愛火車了。在《蝙蝠俠》系列,Thomas Wayne就在哥譚建立了輕軌火車系統,《盜夢空間》的火車更是一個關鍵的劇情元素。

在《TENET》中,主角在行駛的火車兩邊被用刑,兩邊的火車其實長得是一樣的,不過是朝著相反的方向在行駛,讓觀眾有了一種來回的錯覺,也暗示了影片的來回因果循壞。雇傭兵把已經奄奄一息的另一名特工推倒,算是致敬了《盜夢空間》的動作。之後雇傭兵調整時間,也側面暗示影片和時間的關系。


這裡或許有人不理解雇傭兵調慢時間是什麼原因,在對話中,雇傭兵有說,等到7點,主角的隊友就能成功逃離,估計就是帶著演算機成功出境之類的,但其實主角隊友已經被烏克蘭軍方拿下了,但主角和雇傭兵都不知道。

於是雇傭兵就想在7點前,對主角拔牙齒用刑,逼著主角說出隊友的下落,主角認為只要忍到7點,雇傭兵自然會殺了他,自己也不用繼續受苦。但時間快到7點時,雇傭兵明知道問不出來,但對用刑意猶未盡,還把主角的自殺藥丸扔掉,還故意回調時間,其實意思就是筆者就要虐你虐到死。


這時主角看到前面隊友伸出一顆自殺藥丸,於是主角撲上去吞了藥丸。這時候標題TENET出現,這部電影劇情雖然是一個來回循環,但一定要劃上一個起點的話,在主角吞下自殺藥丸出標題時,就應該算是整個循環故事的起點了。


下一場戲,主角被救了下來躺在船上,上司告訴他隊友全沒了,在他昏迷過程中,給主角重建了牙齒,演算機部件(鈈241)也沒了,任務失敗。但重要的是,自殺藥丸是假的,主角通過了測試,可以加入TENET組織。
關於這顆自殺藥丸,有很多人認為是真的,因為如果是假的,影片後面Sator那顆CIA自殺藥丸,吃下就不會死了。這裡筆者認為可以分2個假設去討論。

一個假設是主角吃下去的是真的自殺藥丸,但在還沒死而是昏迷時,被TENET組織成員或Neil及時救下,但為了對主角保密,故意告訴主角吃了假的自殺藥丸,這是一個測試。另一個則是主角吃的,確實是假的自殺藥丸,是未來主角調包安排的,因為未來主角知道會有這麼一齣受刑逼供環節,於是事先在把隊友那顆自殺藥丸換成假的,以至於當時主角吞下也不會死掉,但之後把這個說成是測試,以借機讓主角加入TENET組織。
在這裡大家更相信哪一個呢?


我們繼續往下看,主角加入TENET組織後,就帶著觀眾一起瞭解TENET到底是什麼。主角去到Laura那,研究逆向的子彈,並從子彈分析出產自印度,從而找到Priya。之後Laura帶主角參觀來自世界各地的未來戰爭遺骸,有各種復雜物件,從而推斷出未來的大型戰爭。
短短2個場景幾句台詞,卻思細級恐引出了2個大的隱藏劇情線,一個是未來到底是怎麼樣戰爭,另一個逆子彈的來源。

我們先來看未來戰爭,Laura認為這次研究任務,是阻止未來的第三次世界大戰,根據影片的定律,發生的已經發生,所以未來的戰爭必將發生,而且根據戰爭殘骸的逆物件推斷,未來人類使用了類似於核彈的逆武器,從而爆炸後輻射到了很多物件,讓這些物件逆轉。

也就是說,未來的戰爭是一場類似影片結尾的時間正反大戰,但更為慘烈,使用的武器更威力。比如可能有一方拿核彈直接逆轉,然後再引爆,這樣的威力就像逆子彈一樣破壞性增加,或許逆轉過的核彈爆炸,從而造成了核爆周圍的物件被輻射逆轉。


第二個隱藏劇情,就是那逆子彈,主角說和現代武器差不多,這也說明未來戰爭發生在不久將來,而且是持續性的。更重要的是主角研究的逆轉子彈槍支,是Priya賣給Sator的,Sator或許把這些武器按照未來人指示埋好,等未來人挖出來後,通過逆轉使用。不過,筆者還有另外一種推論,就是這逆子彈和槍支,其實和Sator半點關系都沒有。

看過全片筆者們知道,Priya是TENET組織的成員,和Sator是對立的,Priya每次和主角談話,其實是一個引導主角的過程。所以主角在研究逆轉子彈時,或許依然還是未來主角安排的一個局,目的就是讓主角從子彈的出產地,順藤摸瓜找到Priya,讓Priya來引導主角一步步去瞭解TENET真相,順便在印度認識Neil。

筆者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推斷,因為在下一場戲主角闖入Priya家之前,其實後來的主角已經和Priya交流過了,Priya其實從頭到尾都是按照TENET組織指示行動的。所以既然Priya是TENET組織的人,自然也不會賣武器給Sator,當然不排除Priya是一個灰色的軍火中間商。
但筆者更願意相信,那些逆子彈,就是為了引領主角認識Priya用的。


所以讓筆者們來復盤整件事情,可能是未來主角安排Priya逆轉了子彈或槍支,然後放到Laura研究所,Laura研究出逆轉槍支源自Priya,從而讓主角根據這條線索找到Priya。之後主角去了印度,認識了助手Neil,這時Neil是未來人,他逆轉回來有2個目的,一個是引導主角,另一個是和主角一起完成該完成的任務。

影片其實有暗示,在主角和Neil第一次見面時,Neil幫主角點了一杯健怡可樂,因為主角的最愛就是健怡可樂。Neil在一開場,就說了兩句類似於謎語的話,第一句是:“時間不是問題,問題是最後能活著出來。”
這句話其實是暗示了接下來的任務,可以在時間正反來回中反複進行,但必須活著,所以時間不是問題。

接下來Neil第二句是:“你會劫持(威脅)婦女和小孩嗎?”這句話暗示了接下來的任務,會利用到Kat,還有片尾幹掉了Priya。但其實這句話還可以再過度解讀就是關於Neil自己的未來,也就是影片沒有展示出的Neil第一次認識主角的未來。之後主角和Neil潛入Priya家中,當主角用槍逼著Priya丈夫說出逆轉子彈的買家時,Priya說了影片中的第一句話:“泄露客戶信息,會違反筆者信奉為準則的TENET(tenet)”說完後,下一秒Priya就和主角透露了Sator是她的買家。


那麼Priya是不是違反了準則呢,其實恰恰相反,Priya第一句話說的,就已經暗示自己是TENET組織成員,會按照TENET組織的安排做好每一件事,這裡的不透露客戶信息的客戶,其實就是TENET組織的老大(未來主角但Priya還不知道),於是Priya接下來和主角的談話,就是引導主角去如何認識Sator。

要認識Sator,主角必須要有一個新身份,新身份需要資金來源,接著主角去找了Michael Caine飾演的爵士Michael Crosby,Michael Crosby出錢出力出咨詢。

插一句爵士和主角所在的餐館的服務員管家,就是諾蘭第一部電影《Following》的主角。Michael Crosby告訴主角,要想認識Sator,要先從形同陌路的妻子Kat下手,想要認識Kat,從一幅假畫著手。


Kat作為拍賣行的鑒定師,經過她的鑒定,讓一副假畫流入拍賣行,並被Sator買走,而正好Kat和做假畫的Arepo關系親密,這使得Sator很氣憤,並以假畫威脅Kat,如果離開他,就讓Kat坐牢。

然後Michael Crosby給了主角一副也是Arepo仿的假畫,這幅假畫隱約可以看到一隻鷹,這仿造哥雅專輯F的《巢賊》畫作。需要強調的是,影片後面Sator用餐盤裝的一幅女人和小孩的素描,是和主角拿在手上的《巢賊》是不同的,這個筆者已經多次確認過了。


哥雅是西班牙浪漫主義畫派畫家,畫風奇異多變,代表作你們一定看過,有《著衣的馬哈》,《裸體的馬哈》,《1808年5月3日》,《農神吞噬其子》等。影片中的哥雅《巢賊》,創作於1812-1820年間,在現實中2010年在倫敦蘇富比拍賣行以近134萬美元售出。畫中內容是一位狩獵人正準備偷走鷹巢,而此時老鷹正叼著獵物回巢。影片中的主角,或多或少就像畫中狩獵人。

片中沒有說出Kat是否故意讓假畫進入拍賣行,但前後理解,筆者認為是無心之過,從而讓Sator抓住了Kat的小辮子,讓Kat無法離開Sator。而Arepo因為和Kat過於親密和販賣假畫,也被Sator廢了,不能走路不能說話。

之後在餐館裡,主角靠著這張畫,說出自己的目的,如果Kat幫主角引薦認識Sator,主角就幫Kat把畫偷走或毀掉,這樣就能還Kat和孩子自由。但這時Sator手下到場,控制慾很強的Sator,當然不會讓自己妻子和別的男人接觸,但正好在這場打架中,Kat發現主角身手不錯,於是決定讓主角幫助她偷畫(或毀畫)。


接著Kat引出了Sator在奧斯陸機場的秘密富人儲存倉庫,那幅假畫就在那裡。
這裡需要提醒大家的是,主角到目前為止,一直都在利用Kat,主角壓根就沒想過要幫Kat偷畫或毀畫,主角後來和Neil去奧斯陸機場倉庫,也是想知道薩托倉庫背後,是否藏著Sator和未來人溝通的秘密。

於是接下來就是主角和Neil計劃,並決定用挪威的波音747飛機撞向倉庫,從而得到勘察空隙。具體倉庫遇險抽掉氧氣這些就不多復述了,值得注意的是倉庫的服務員,有提到倉庫結構和美國五角大樓一樣的。
說到這大家應該可以知道諾蘭在影射什麼了,影片中一架飛機撞向長得像五角大樓的倉庫,其實就是暗示了現實中911事件,當時美航77號航班,被恐怖分子利用撞向五角大樓。


主角和Neil在倉庫這場戲,主角初次見到逆轉門,以及逆轉人,這裡一起結合影片後半段主角再次回到倉庫一起聊。首先解決大家的迷思,為何我們們在影片中看到的,是逆轉主角同時從兩個方向出來呢?
這就涉及到筆者前面提到的參照物視角,這裡筆者再細化一下。

影片初次展示的倉庫戲份,是以主角和Neil視角去看世界的,所以可以看到主角藍線房間跳出一個逆轉黑衣主角,行動都是逆向的,而Neil另一邊是紅線房間,跳出來的是正向回來的黑衣主角。

但後半段重新回到這場倉庫戲時,是以逆轉主角的視角看世界,筆者們就能看到逆轉主角看到的西裝主角和Neil,都是逆過來的,之後在搏鬥過程中,逆轉主角好不容易進到藍線房間,等待著對面另一個自己出現進入逆轉門的鏡像,他趕緊跳進去進行逆轉。


然後逆轉主角轉回到正向時間後,筆者們跟隨逆轉主角的視角,這時候看到的世界就變回了正常的樣子,這也是為何Neil追他時,他是正向奔跑的。之後主角去找Priya問清楚,Priya順著主角的話,告訴主角演算機部件在烏克蘭軍方手裡,並運送到塔林,Priya要求主角假裝和Sator合作,拿回演算機部件鈈241。

在對話中,主角有提到見到Sator我就直接幹掉他算了,但被Priya阻止,並勸主角徹底查清Sator究竟是什麼人。所以大家也能看到,Priya其實是知道Sator和演算機命運綁定在一起的,但還是要一步步引導主角,完成既定要完成的任務。

接著主角去找Kat,告訴Kat不需要擔心畫的事情了,但其實主角當時還是和Kat撒謊,因為他壓根沒有幫助Kat,而是像急於要Kat做引薦,好讓他認識Sator。於是經過了一番獻殷勤的開船把Kat送回薩托的游艇後,晚餐時間主角終於見到了Sator。

Sator自然是想直接滅了主角,但當聽到主角說起歌劇院的時候,才覺得可以和主角繼續深入交流,因為開頭歌劇院搶演算機部件,Sator就有份,於是Sator邀請主角明早去玩帆船。
到了第二天早上,Sator和Kat準備吃早餐,Kat明顯骨氣硬起來,以為假畫已經沒有了,但這時Sator擺在了Kat面前一幅畫,說在倉庫出事前,已經把畫轉移了。這幅畫是一幅紅筆畫的素描,畫中是一位婦女和孩子,也側面暗示了Kat和兒子。


這裡筆者花了不少時間查了很多資料,依然沒能找到這是哪一幅作品,或許不是哥雅的而是其他畫家的。如果哪位小夥伴能知道這幅畫的出處,還請分享給大家。總之,這幅假畫還在Sator裡,Sator繼續抓著Kat把柄,但筆者相信當時Sator拿出的畫是複製品,不然Kat直接把畫吃了,不也等於銷毀證據了嗎。之後主角和Sator玩帆船,主角提出合作,被Sator拒絕,這時Kat想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幹掉Sator,卻被主角救下。這讓Kat徹底心灰意冷,知道自己被利用,還去到主角房間大鬧,主角基於利用Kat的歉意,給了Kat一把槍防身。

之後主角和Sator進行第二次交談,Sator說出了自己的身世,Sator如何在年輕時和未來人進行第一次接觸。接著主角正好偷窺到Sator的人,把一個逆轉的時間膠囊拿回來,Sator逆向拿起金條,其中一名員工,想偷偷順走一根,被Sator弄死,主角這時也被發現,只能說出自己是CIA特工,並諷刺了一把CIA,說CIA目的是買下歌劇院丟失的鈈241。

主角這麼說了後,反而Sator願意和主角合作,並以一根金條作為預付款。在這場對話中,Sator能說出CIA的暗語,”我們都活在暮光世界城“,這其實也說明Sator黑白兩道通吃,這正迎合了Michael Crosby之前說的,Sator以前是英國情報局的線人,知道很多內幕和情報。

在Sator扔給主角金條時,主角有一個小動作是故意沒接住金條,金條掉到地上,粘上了時間膠囊帶著的土壤。主角趁機把土壤拿給Neil化驗,最後得出時間膠囊分佈在歐洲北部和亞洲等地。


這裡主角有提到Sator和未來人的聯系方式,具體操作就是Sator先埋一個時間膠囊,膠囊裡面放置了一個他下次接收未來人逆轉時間膠囊的坐標,之後薩托再去到他自己設定的坐標,挖出未來人逆轉的時間膠囊,並附帶有指令和金條。
也就是說,Sator和未來人的溝通,不是一次性的,是多次多點進行的。

我們也能看到,當時在船上Sator打開時間膠囊時,裡面同樣有相關指令,筆者推測內容就是主角搶奪演算機部件(鈈241)時的技巧。所以在主角搶奪時,Sator事先在逆轉門那等候。

接下來主角在塔林高速公路搶奪演算機部件的飆車戲,還有進入紅藍房間的審問,可以說是影片最燒腦部分,有些複雜,請大家註意力集中,弄懂這道大題,《TENET》觀影考試基本能拿70分到處吹噓了。


首先我們來看主角視角,當主角搶到演算機部件後,Sator出現,用Kat威脅主角,逼著主角把搶到的演算機扔到他的車上,這時的Kat是正常的Kat,沒有戴氧氣面罩,但Sator是逆轉的,戴著氧氣面罩。
但這裡更為關鍵的,是逆轉主角同樣開著車出現,由翻車變回正常車,就在主角扔給Sator演算機箱子時,卡在兩車中間。
而這時主角不知道中間那車是逆轉的自己,他作為特工出身,依然還是以任務為先,所以這時主角扔給Sator的是空箱子,而把演算機部件直接扔到了逆轉主角的車子裡。之後Sator離開,但發現是空箱子,把空箱子扔到了路邊。

主角救下Kat,但接著兩人馬上被Sator的人綁架,分別帶到紅藍審問室。這時候主角看到藍色房間的Sator是逆轉的,在逼問演算機到底在哪的過程中,逆轉Sator讓Kat中了一顆逆轉子彈,威脅主角說出演算機部件在哪裡,接著主角撒謊,說在BMW。

這裡值得註意的是Sator說的話是逆向的,但Kat的求救吶喊是正常的,也說明Kat是正向時間的人沒有被逆轉。之後另一個正向Sator進入紅房間,繼續逼問,不久救兵趕到,Sator進入紅色旋轉門進行逆轉,回到過去。而主角為了不讓Sator得逞,同時也為了治療Kat逆轉子彈受的傷,然後也實行逆轉,去到逆世界。


逆轉主角之後開車退回到飆車戲現場,之後等逆轉主角追到卡在Sator和主角車之間時,才意識到之前自己把演算機扔進的那輛逆轉車,是自己開的。

而且按照逆轉主角和逆轉Sator互為參照物,他們的時間方向一致,當逆轉Sator發現逆轉主角後,讓逆轉主角翻車,並點燃汽油,結果因為逆轉主角的熱傳導也是逆向的,所以救了逆轉主角一命。

筆者知道說到這大家可能還是不明白,沒關系,我們現在開始切換視角,以Sator視角來看整場戲,大家也可以發揮想象,如果你是Sator,你應該如何利用時間逆轉,去演好整場表演,這也是Sator利用時間鉗形戰術的教學課程。

首先Sator和Kat去到港口後,Sator在兵器房裡和Kat吵了一架,並對Kat家暴了一番,然後Sator戴著耳機,聽著正反世界傳來的信息,躲在紅房間外,觀察情況。Sator一直等到主角進入紅房間,然後審問到主角說出演算機在BMW時,Sator從暗處出來,猛錘主角,並繼續質問。

這時Sator看到藍色房間逆轉的自己開始往逆轉門方向走,他知道他準備要逆轉了,所以他姑且相信了主角說的話,而這時救兵趕到,Sator跳進逆轉門進行逆轉,回到過去。之後逆轉Sator從藍門出來,注意這時Sator沒有戴氧氣罩,因為藍色逆轉房間的空氣,是被逆轉過的,適合逆轉的人呼吸,所以我們能看到Kat在藍色房間,需要帶著氧氣面罩,因為Kat沒有逆轉,是正常人。


接著就是逆轉Sator的表演時間,從逆轉Sator的視角看,對面紅房間的主角是逆向的,於是逆轉Sator要按照剛才自己看到的審問問題,再問一遍,但審問的順序,都是倒過來的,這樣才符合對面主角的時間邏輯。比如主角在審問過程中看到的順序應該是,用槍打中Kat腹部,然後再對準頭部威脅。但在藍房間逆轉Sator要先對準Kat頭部威脅,然後再對Kat開槍。

最明顯的就是主角聽到逆轉Sator念321時,其實逆轉Sator要念的順序是123。這裡筆者認為最難理解的難點是Kat,當逆轉Sator進入藍房間時,Kat已經被他的逆轉子彈打傷了,但其實逆轉Sator還沒開槍。但當逆轉Sator朝Kat開槍後,Kat卻變成沒有中彈,因為Kat是正向世界的正常人,對於逆轉Sator,是逆行的。

這就像紅房間主角先看到了玻璃上的彈孔和彈殼,然後當逆轉Sator把逆轉子彈逆轉回彈夾,Kat才中彈受傷,那這里能不能理解為子彈都沒發射,Kat為何中槍呢?這就是逆轉子彈神奇的地方。

所以如果大家覺得Kat這一段難理解,就試著感受它,或者等會筆者以Kat視角解釋時再消化。之後逆轉Sator帶著在他眼裡看起來逆行的Kat離開,再次強調,這時候是以逆轉Sator為視角,時間倒退的模式。所以當逆轉Sator出到碼頭後,他就讓Kat自行逆行了,也就是Kat被Sator正向時間手下抓到碼頭,然後繼續倒退回到飆車結尾被抓的現場。


而逆轉Sator則自己開著車,去到飆車戲結尾的槍戰現場,親自去翻BMW的車,但發現演算機部件並不在車上。之後逆轉Sator坐上奔馳轎車,追上當時沒人開的Kat所在SUV,然後逆轉Sator和逆轉司機坐上那輛SUV,也就是正向時間主角看到逆轉Sator換車離開,但以逆轉Sator視角,逆轉Sator這時才真正坐上那輛車。

接著逆轉Sator繼續按照主角正向時間邏輯演戲,逆轉Sator先把空盒子扔給主角,但在主角視角,是主角扔給逆轉Sator,如果大家仔細反復看這一段的話,他們之間互相誰先扔盒子都說的通,因為這一段諾蘭要演員都逆著拍,而且扔的動作處理很微妙。

就當逆轉Sator要扔空盒子給主角的時候,逆轉Sator發現了卡在中間的車,是逆轉主角,同時逆轉Sator也看到主角把演算機部件扔到了逆轉主角的轎車裡,當然主角扔的過程都是逆向的,但起碼逆轉Sator知道了演算機部件真正的位置。接著逆轉Sator扔完空盒子給主角後,用SUV撞向逆轉主角的車,導致逆轉主角翻車。


這時候逆轉Sator還不能停車找逆轉主角算賬,因為他還沒把戲演完,接著逆轉Sator繼續反著順序,拿槍對著Kat要主角把演算機扔給他。等逆轉Sator一套表演做完後,逆轉Sator掉頭,回到逆轉主角車禍現場,然後點火引爆逆轉主角車子。

這時候逆轉Sator已經知道演算機部件真正位置,然後通知正向時間的手下,去逆轉主角沒開車之前,拿到了演算機部件,然後手下再通過逆轉,給到逆轉Sator。所以也就是說,當主角逆轉後,其實他開的那輛車,演算機部件就一直躺在後座位。

當逆轉Sator完成一整套表演之後,他把車停在港口,這時候Kat差不多也逆行回到被Sator家暴那個時間點左右。不知道大家是否記得一個細節,當時Kat和Sator剛進港口時,Kat看到對面停著一輛黑色的SUV,裡面的司機戴著氧氣面罩,其實那時候逆轉司機已經完成了任務,說不定後座位還坐著逆轉Sator。

接下來,我們看第三個也就是Kat的視角,在這整場戲她經歷了什麼,首先要強調的,Kat在中逆轉子彈之前,沒有經歷過任何逆轉,Kat一直都是正向時間的人。讓我們把時間放回到Sator和Kat去到港口,Sator對Kat家暴,之後等到主角差不多拿到演算機部件後,Kat被帶上了SUV。


這時候SUV有逆轉司機和逆轉Sator,Kat看到他們倆的動作都是逆向的,接著車輛開動前往事發高速公路,Kat被拿來威脅主角,主角扔空盒子,然後逆轉Sator和逆轉司機離開,主角跳入SUV救下Kat。之後Kat和主角同時被抓住,Kat被重新帶回港口,被戴上氧氣面罩,進入藍色房間,被逆轉Sator的逆轉子彈打傷。然後救兵趕到,逆轉Sator逆行退迴旋轉門,把受傷的Kat留在藍色房間。

聊到這大家估計會有個問題,既然逆轉Sator最後知道演算機部件的確切位置,為何不直接告訴正向時間Sator,讓Sator直接去拿不就好了嗎,費那麼多事情做審問和追車為了什麼。筆者的推論是雖然Sator利用時間鉗形戰術,但逆轉Sator也知道有些信息不能太早說,否則可能會增加更多的不確定性。

所以逆轉Sator最後知道演算機部件在哪,也沒分享給過去的Sator,正所謂天機不可泄露,才是時間鉗形戰術的核心,之後主角他們也是這麼用的,TENET組織的一個教條不就是:“無知是最大的優勢”嗎。這就像當時在奧斯陸機場倉庫,Neil已經看到了那逆轉黑衣人是主角,但他不能說。


以上,就是三個不同視角看到的時間進程和經歷,相信大家更能感受和理解這場關鍵飆車戲,接下來筆者們要解決另一個問題,就是中槍的Kat為何要去逆行世界。

接著我們還有一個問題要解決,為何Kat中了逆轉子彈,要去逆行世界才能救活?我們要先清楚一個邏輯,就是中槍的Kat去逆行世界,並不是讓中槍退回到不中槍,而是為了更好的養傷。


影片給到的結論是,如果你被逆轉子彈擊中,你的傷會比正常子彈擊中要嚴重,片中沒有具體展開原理,但筆者的推論(猜測)是,逆轉子彈是已經逆轉熵變的物質,正常身體遭受熵變的物質傷害,傷口的熵也會變得混亂,所以最好傷口在同樣熵變(逆行)的世界愈合,否則就會越來越嚴重。

所以當Kat中彈後,出於愧疚,這次主角無論怎樣都想要試著救下Kat,於是讓Kat進行逆轉。影片中有說到,要在逆行時間養傷大概一周,傷口基本就能愈合,通過逆行一周的時間,逆轉Kat再通過逆轉門,轉回正常世界,就能正常生活了。


但問題是一周前,港口的逆轉門還在Sator控制下,他們上哪去找逆轉門讓逆轉Kat逆轉回正常世界呢。這時候主角就想到了一周前奧斯陸機場的倉庫事件,那時候那個逆轉門有個空窗期,可以在那裡進行逆轉。

於是便有了逆轉主角,逆轉Neil和逆轉Kat三人,逆行回到奧斯陸機場那場戲。奧斯陸機場那戲份前面已經分析過了,就不重復了,值得註意的是,主角第一次逆行時,有士兵告訴他不要和自己接觸,不然自己就會湮滅。

但在奧斯陸機場,我們看到兩個正反主角在打鬥為何沒事,這裡說的接觸是肌膚接觸,所以逆轉主角才會全副武裝把自己包得很嚴實。這也是演算機終極武器的運行邏輯,如果演算機啟動,會讓整個世界的熵逆轉,所有正反物質互相正反接觸,全世界就會湮滅。


不過其實在機場倉庫那段打鬥戲,以主角正向時間視角看的話,同一時間其實出現了三位主角,所以要主角自己湮滅,是不是要三個主角一起手牽手,才能湮滅呢?讓我們聊回劇情,主角、Neil、Kat,通過逆轉門,回到了一周前的正向時間,這時候他們就在商量,如何找到Sator。

於是主角去找了Priya,因為整個高速路搶奪演算機部件的計劃,都是Priya引導主角去做的。由於時間回到一周前,所以主角找到Priya的時候,是影片前面Priya告訴主角去策劃高速路事件前兩天。

接下來讓筆者們復盤一下Priya和主角的談話,Priya其實什麼都知道,這時候Priya知道主角已經差不多瞭解逆轉門和Sator,於是Priya開始向主角解釋演算機,還有未來發生的事情,以及TENET組織,其實是未來建立的,而不是過去。

而Priya之所以引導主角策劃高速路事件,讓Sator拿到最後一個演算機部件,這樣才能知道其他8個部件在哪裡,然後再把整個演算機搶到手,再分散這些演算機部件進行藏匿,從而完成終極TENET任務,拯救世界。


Priya還告知在歌劇院事件那天,史托斯克12市會有一場熱戰,就是搶奪演算機,有一個藍色逆行小分隊要前往那裡,於是主角他們這時又進入逆轉門進行逆轉,逆行回到歌劇院事件那天。

影片這裡沒有拍出來主角他們再次逆轉,但從主角在黃色破冰船上的外景可以看出,時間在倒流。這時候主角他們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要找到逆轉Sator逆轉到什麼時間,因為Neil調查出Sator的心臟脈搏,和演算機啟動有關。

這裡要說明一下,恕筆者看了這麼多遍,依然沒能理清Sator的死和演算機是什麼邏輯關系,影片只提到Sator的死會激活一封郵件,該郵件是秘密交換地址位置,還能起火。筆者認為有兩種種可能性,一種是演算機埋下後,Sator自殺,坐標發送,之後前人或者後人,通過坐標找到演算機啟動。


另外一種可能,是演算機埋下後,Sator自殺,演算機啟動,但演算機毀滅人類不是瞬間,而是有一個過程讓世界熵變,但由於演算機已經埋下,主角他們就沒法找到演算機去關閉,因此不能讓演算機被埋前Sator死掉。

不管怎麼說,主角他們沒拿到演算機之前,Sator不能死,不然Sator就會拿世界來陪葬。Kat之後分析Sator就算不被人殺,他自己也想要輕生,因為Sator以前長期挖鈈元素遭到輻射,所以已經得到癌症,這讓Kat推斷出逆轉Sator可能會逆回到越南游艇那天,因為那天是他們比較美好的時光。

而正好越南游艇那天,和歌劇院事件,還有史托斯克12市熱戰正好是同一天,影片只給了一個日期,也就是14號(可能就是2月14情人節)。於是各自的任務也就明確了,主角三人逆轉到差不多的時間後,主角逆轉回正常時間,加入紅隊,而Neil不逆轉,加入逆轉藍隊,Kat則多逆轉一天,回到13號,然後飛回到越南游艇上,為何多逆轉一天,諾蘭算上了從歐洲飛越南的時間差,也是很細心了。


在主角和Kat告別時,主角給了Kat一部手機,告訴Kat任務完成後,以後有危險就留言,後人會來救你。之後大決戰就是兩線並行,一條是史托斯克12市熱戰搶奪演算機,一條是Kat回到越南游艇,阻止從未來逆轉回來的薩托提早自殺,給隊伍爭取時間。

這裡大家注意了,片尾Kat和Sator在船上見面,兩人都是來自未來的,只不過未來Sator當時以為未來Kat被自己殺死了,所以未來Sator以為他見到的是過去的Kat。接下來又要好好解釋下史托斯克12市熱戰的邏輯了,這是TENET組織玩的一場時間鉗形戰術。

我們先來瞭解傳統鉗形戰術,口語上就是我方隊伍兵分兩路,然後像鉗子一樣夾攻敵方。而時間鉗形戰術,就是以時間作為鉗子,鉗子一邊是正向時間,也就是紅隊,鉗子一邊是逆行時間,也就是藍隊。為何要這麼做,是因為敵方也是這麼幹的,敵方也有傳統敵人和逆轉敵人。


而其實整部電影,大家復盤一下就知道,主角和Sator一次次較量中,都略輸一籌,就是因為Sator一直都採用著時間鉗形戰術,所以在大決戰中,TENET軍隊也用時間鉗形戰術,這裡大家誤以為是主角學聰明了,其實不是,紅藍隊時間鉗形戰術,是未來主角策劃的,而不是現在的主角,現在主角現在還是未來主角訓練的棋子而已。

理解通透時間鉗形戰術之後,大家就能看到打戰時,為何紅隊剛到現場,藍隊已經逆行撤退了。其中最能解釋時間鉗形戰術典範的,就是炸掉那棟樓,紅隊和藍隊在算好的時間點,一起炸掉那棟樓,最終目的就是不管在正向還是逆向時間,樓就是要塌就對了。

聊完時間鉗形時間戰術,我們再說到這場熱戰的目的,其實紅藍隊的戰鬥目的,不是為了阻止炸彈爆炸,而是聲東擊西,轉移敵方火力,好讓主角和白鬍子男進入洞穴,把Sator準備要埋下去的演算機拿到手,阻止演算機被埋。但Sator敵方其實也利用了時間鉗形戰術,主角和白鬍子男進入前,他們先在洞穴門口放炸彈,其實Sator已經知道主角會在洞穴裡,於是Sator在游艇和主角通話。


就在主角奮不顧身進入洞穴時,逆行的Neil發現敵方在洞穴口安放炸彈,於是進行了一次藍轉紅,回到正常時間,開車去警告主角不要進去,但晚了一步,接著Neil走到頂上,放下繩索,把拿到演算機的主角救上。而在主角搶奪演算機過程中,其實門是被鎖上的,但鐵籠內躺著已經死掉的逆轉Neil,逆轉Neil通過逆行的動作,為主角擋了子彈開了鎖,然後繼續逆行回到他開始逆轉的時間。

在越南游艇那邊,很多人認為Kat幫倒忙,因為Kat過早殺了Sator。但仔細看紅藍隊設置的10分鐘戰鬥時間,和Kat殺掉Sator時間是對上的,因為藍隊是來自未來,TENET軍隊也受到未來指示,所以團隊是知道Sator死亡正確時間的。畢竟,發生的已經發生。

當未來Kat跳下水後,相信大家也應該知道了,過去Kat提到看到一名女子跳下水很羡慕,其實就是未來的自己。而當時的Sator乘著直升飛機離開去了哪裡其實影片沒說,很多人猜測是去了基輔,因為那裡正發生著歌劇院事件。


最後,主角他們拿到了演算機,並再次把它拆分藏匿起來,任務完成了‧‧‧一半。Neil接下來還要逆轉,然後到洞穴為主角開鎖,但這也是Neil死亡的時間。主角通過錢幣掛件認出了Neil,想要挽留,但發生的已經發生,主角已經領悟到不能改變任何事情,而Neil認為他自己能猜到自己的命運,所以說了“讓我走吧”,有一種無畏的赴死精神。

而對於主角來說,他在未來要成立TENET組織,招募Neil,教TENET組織成員時間鉗形戰術,安排任務,並派遣Neil回到過去,先去歌劇院救自己,然後去印度認識過去主角,接著就有了影片的劇情。


最後的最後,主角在未來接收到Kat的求救,並再次回到事發地,幹掉原本要暗殺Kat的Priya。以筆者的理解Priya並不是壞人,而是她太信奉TENET組織的規矩,也就是知道演算機的人必須死。Priya最後知道主角是成立TENET組織的人後,也選擇了犧牲自己赴死。主角任務,完成。

以上就是筆者在影院看了三遍《TENET》後的解說,筆者雖然想力求嚴謹,但或許在某些細節還是會存在另一種解構的空間,甚至筆者可能對一些細節依然產生一些誤解,還請大家多多海涵。

關於《TENET》,筆者還有很多有趣的探討和大家分享,比如現在吵得最多的Neil是不是Kat兒子這種玄學說法,電影中的悖論邏輯,物理知識細說,角色分析,希望留到下一階來跟大家分析。



**圖片及影片採自於網絡**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TENET  信條  天能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