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ker》-小丑與香港人

陳銳說電影 於 05/10/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剛好找到時間進場看《Joker》,看完的時候剛好是三點,真是諷刺,香港就完全變天。
電影裡的Joker被世人拋棄、嘲笑、藐視。他的憤怒、思想、人性換來只是虛無的對待,上流概念的打壓,沒有人打算了解他,他的生命一文不值。
因為他一次反社會行為,後選市長Thomas Wayne稱「人民只是小丑」,全民帶上面具上街。小丑與甲甴的比喻,面具與反蒙面法的對比,你說是不是更加諷刺?
這個世界讓人憤怒嗎?有多少人忍著才不至於瘋掉?
我以「上帝已死」來解說今天的香港。瘋子尼采一句:「上帝已死!」,諷刺著世界的規則,每個人不過順從著眼前的一切,像是死人般存活。從而產生「末人」一詞,沒有個性也沒有創造力而追隨大眾觀點的人。而對應著末人的相反,尼采認為世界需要一種新的物種-「超人」,超人就是其生命意志得到最大程度之發揮的人,超人衝破一切障礙,超越善惡,具有絕對的自主性。如此,超人不需要任何真理、善惡的標準,因為他們自己就是真理和善惡的準繩。
不像是藍絲的思想嗎?Thomas稱我們沒有努力生活。不是想我們努力,而是想我們成為末人,他就繼續享受他的「正常生活」。
卡繆也說過「人與混沌世界永遠都處於一個不協調的狀態」,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只有反抗。當世界陷入這種病態,一群無腦的末人以所謂的「世界規則」來判定我們的行徑,虛無主義下的我們只像Joker一樣自我存在,與這個世界盡力對抗。並不是消極的虛無,而是積極的存在。
我們不用再裝成「正常人」,因為已經沒有「正常」。


個人專頁:www.facebook.com/chanyuiwrit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joker  陳銳  電影  影評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