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Thinking of Ending Things》─ 我想結束這一切

KC電影美劇分享 於 08/10/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前段時間話題最熱的電影,非《TENET》莫屬。影迷朋友間打招呼的方式都由"《XX》你看了嗎?"變成了"《TENET》你看懂了嗎?"

逆熵、時間鉗形、是誰殺了我、而我又殺了誰‧‧‧可萬萬沒想到,最近一部劇情片,竟然又讓筆者體會到了智商受到侮辱的"快感"。

是的,繼《TENET》之後,又一部備受期待的燒腦大作——
《I'm Thinking of Ending Things》(我想結束這一切)IMDb 6.7分,爛蕃茄新鮮度82%

說它是大作,不是說它製作經費爆炸,而是它的來頭確實不小。編劇兼導演Charlie Kaufman,一個被稱為天才的男人,其最為大眾所熟知的作品是其執筆編劇的《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王牌冤家、無痛失戀),拿下了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獎。


自編自導的《Synecdoche, New York》(紐約浮世繪),提名了康城金棕櫚,他的作品並不算多,但幾乎每部都有口皆碑。


所以當這部《我想結束這一切》官宣定檔之後,很多人期待並擔心著,因為他的電影和諾蘭的一樣,都不怎麼好懂,不同的是,諾蘭喜歡玩時間,這哥們喜歡玩意識,閒話少說,咱們先來看看本片的表面故事。

先記住一個很重要的前提——
Lucy (girl friend) 想和剛剛交往了7周的男友Jake分手,片名所說的"我想結束這一切"的第一層含義,也就是這麼個意思,她想要結束這段戀愛關係。

往Jake父母家的路上
而就在這時候,Jake偏偏邀請了Lucy去他父母家做客,礙於情面,Lucy沒有拒絕,於是和Jake一起驅車前往他父母家,這就是影片前20分鐘的內容,幾乎全是Lucy和Jake在車上的對話。


聊詩歌,聊生物學,聊音樂劇,等等之類的話題,看上去很無聊,但這裡面其實隱含著一些很怪異的細節。

從內容上來看,每當Lucy開始琢磨著她想要分手這件事的時候,Jake總是會突然插話進來。就好像Jake能聽到她腦子里的想法似的,就好像他在故意打斷她的思路。


從形式上來看,對話鏡頭絕大部分都是被封閉起來的單人鏡頭,不是被車本身的線條框住了,就是被鏡頭的畫框框住了,而且在車內拍的鏡頭很少,更不用提整部電影都是以4:3的畫幅。

這其實本應該算是一部公路片類型的電影,而公路片往往代表著美好的景色,舒展的心情。但這部電影中,似乎只有壓抑與膈膜,外加一個大雪紛飛,你的視角被刻意限定在了這輛車,這輛車裡的人。


Jake父母家
有關這一段就暫且先提示到這裡,我們繼續往下說。
緊接著Lucy和Jake到達了目的地,大體的內容是兩人同Jake父母共進晚餐,順便閒話家常,但更奇怪的事情開始發生了。Lucy的職業,在Jake和其父母口中總是在變。一會兒說她是畫家,一會兒說她是物理學家,一會兒又說她是服務員,就連對她的稱呼也變了好幾個:Lucy, Louisa, Lucia, Ames‧‧‧


另外,Jake的父母不僅言談舉止表現得十分怪異——父親的目光全程都不在Jake身上;跟父親見面握手這個操作也很詭異,母親總是試圖融入對話卻又因為總說錯話,顯得異常尷尬,而且他們還時而年輕,時而年老地出現在了房子中。


此外,這座房子裡的物品也十分奇怪,客廳牆上掛著的明明是Jake小時候的照片,Lucy卻怎麼看怎麼像自己;


地下室中,Lucy發現了自己的畫,上面還有其他人的署名,可這明明是剛才吃飯的時候她拿出來給Jake父母看的;


在Jake的房間裡,Lucy發現了一本詩集,上面寫的是她之前在車上念給Jake聽的詩,是她原創的。而最奇怪的是,Jake及其父母好像對此完全不在意,就好像這是正常的一樣,Lucy倒是會有些疑惑,但也總是像被Jake他們帶著在走一樣,總是很快就接受了新的設定。


回程的路上
晚飯過後,Lucy和Jake踏上了回家的路,又是一段長達30分鐘的車內對話戲,詭異更甚。Jake就好像已經忘了剛剛在父母家中發生了什麼似的,明明沒喝酒,卻說喝了酒;明明吃過了甜點,卻說沒吃過,要去路邊的甜品店買;明明晚餐吃得很尷尬,卻說吃得很開心‧‧‧


高中
最後,他們順路來到了Jake曾經就讀的高中,兩人正在車內纏綿的時候,Jake卻突然說看到教學樓裡有人在偷看,他不管不顧,一路衝進了學校教學樓,說是要找那個偷窺的人,卻過了很久都沒有回來。


Lucy一個人在車裡凍得要死(Jake走的時候拔了鑰匙),只好也進了教學樓去找他,但她沒找到Jake,只是碰見了一個清潔工,而這個清潔工,不僅表現得像是已經認識她很久很久了,還拿出了和之前在Jake父母家,Jake準備給她穿的一雙一模一樣的藍色拖鞋‧‧‧


清潔工的支線
以上是主要發生的故事,但還有一條支線。有關那個學校清潔工的日常,這位姓名不詳的老人的生活片段,被有意穿插進了Lucy和Jake的故事之中。

當主線和支線融匯在學校之後,你會突然發現——支線裡的清潔工才是不折不扣的主角,主線,只是清潔工在腦海中幻想出來的,不論是故事還是人物,片名中"我想結束這一切"的第二層含義,就是指清潔工想結束他的幻想。


第三層含義,則是清潔工想結束他的現實,即是,他準備自殺。在影片的最後,清潔工坐在冬夜的車裡故意拔下車鑰匙,凍了一整晚,次日,大雪覆蓋了清潔工的車。

要先說明的是,其實結局是不確定的,並沒有明確拍到清潔工死亡,但筆者更傾向於相信清潔工自殺成功的結局,以下也以此為前提進行討論。


有了這個前提之後,然後再來看這個故事,很多對話、劇情、小細節就很有意思了。順向來看,這是一個帶媳婦去見公婆的故事;逆向來看,這是一個清潔工在彌留之際,走馬燈似地幻想回顧了自己的一生,只不過這個一生,被濃縮在了短短的歸鄉之旅中。


事實上,清潔工從來就沒有離開過家鄉,電影開頭不久,就有他吃完早餐,準備去學校上班的鏡頭,而從畫面中的吊燈、牆紙就可以看出來,這就是後來出現的房子。

Jake代表的是他更好版本的,年輕時候的自己,學識淵博,風趣幽默,積極上進。


Lucy則代表了他夢想中的伴侶,她有個原型,在吃晚餐的時候曾提到過。很多年前,Jake在酒吧看見過她,動過心,但很可能也就僅此而已了。他很可能根本就沒有鼓起勇氣上去和Lucy打招呼,因為片中並未出現他以某個女友的性格做底子來塑造Lucy的劇情。


Lucy的大部分行為、對白,都可以從清潔工自身的經歷中找到出處,最為明顯的就是Lucy的變化,又是畫家又是物理學家又是服務員的,其實都只是來源於清潔工看過的書和電影而已。

Lucy的穿著也是,基本都是隨著清潔工的思維變化而在變化,甚至在後面有一場戲,Lucy直接就換臉了。

而在此之前電影已有交代,這個女人是清潔工曾經在吃飯時看過的電影的女主角。換句話來說——Jake、Lucy、清潔工,其實只是一人三面。


片中有不少鏡頭都早已強烈暗示了這一點,比如上一個鏡頭是Jake伸手去擰鑰匙,下一個鏡頭卻是一雙布滿皺紋的手和明顯不同的汽車內飾(清潔工的手和車)。

還有Lucy在吃完飯時,說道感覺自己已經認識Jake很久很久很久了,配上的卻是一個奇怪的單人畫面(她的兩邊其實是有人的)。還有諸如Jake回家時先說了一句"我回來了",然後才改口"我們回來了",這種細節幾乎遍布在整部電影裡。所有的一切都在暗示著,這個故事中,從始至終都只有一個人。


隱藏的故事
現在,我們可以來講述一下真正的故事了。清潔工是一個從小就比較自卑、內向孩子,父親幾乎缺席了他的整個童年(晚飯時父親幾乎沒正眼看過他),母親雖然關心他,但是屬於那種強行關心,效果卻適得其反的類型,她搞不懂兒子的世界,也沒有能力去搞懂。


當然,兒子也同樣不願意讓她去走進自己的世界,清潔工的興趣很多,書房裡擺滿了各種專業書籍,物理、生物、電影‧‧‧他什麼都懂一點,但什麼都沒能做精通。比如Lucy在地下室看到的那些畫,他幻想著Lucy畫出了那些風景畫,但其實那是現實中畫家XXXX的作品,擺在那些畫下面的,才是Jake自己的作品,只是拙劣的模仿之作而已。


他從小到大都沒什麼朋友,最終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成了鄉下高中的一名清潔工,或許已經做了幾十年了,可能也是因為性格孤僻,他還常常被學生們偷偷嘲笑。後來,他的父親得了阿爾茨海默症,母親也患病在床,悉心照顧了很久之後,他的父母相繼離世。


他可能也覺得遺憾過,所以在幻想中讓父親和Lucy擁抱告別,但他終究是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幻想,夠絕望了吧。

但這還不是最讓人絕望的,因為哪怕是在他的幻想中,他也不能如願以償,他在用幻想抵抗現實,但是已經快撐不住了,現實開始侵入幻想,開始時時刻刻提醒著他是個廢物,他不配得到這樣的人生,他這一生就這樣了,所以Lucy全程都在思考著,我要結束這一切。

所以Jake看到玄關處櫃子上的保溫杯,忙不迭把它塞到了櫃子裡,因為這是前面出現過的,清潔工的杯子;所以Jake不想讓Lucy去地下室,而她最終還是去了。


還在洗衣機裡面發現了清潔工的的衣服;年老的、年輕的父母交替出現。因為在他找不到一個合適的時間點,去把女友帶回家。或者說,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時間點。因為他和父母的關係從來就沒有好過。他想過去改善,但前面也說了,一個無話可說,一個話不投機,隔閡日積月累,已成頑疾,好不了。


所以Jake和Lucy也可以看成是清潔工的內心互搏,既不願承認,瘋狂隱瞞,又忍不住渴望著結束這段幻想;其實,整部電影雖然很難懂,但劃分出來的幾場戲層次很分明;起承轉合,一步一步把故事推向了高潮。

往父母家的路上,Jake屢次打斷Lucy的想法,努力維持著美好情侶的假象,但幻想開始破裂的趨勢已經初顯。

在父母家,幻想破裂之勢更進一步,因為這裡是清潔工人格形成的地方,是幻想的構建來源。

回程路上,經過了晚餐的各種衝突之後,想裝成社會進步青年的Jake終於繃不住了,他開始嗟嘆時光不再,也開始接受自己的平庸。

學校裡,發現幻想不敵現實後,清潔工終於決定不再逃避,所以他讓Lucy和自己見了面,兩人相擁而泣。最後,他讓Jake和Lucy分別幻化成兩名舞蹈演員,在一場像徵性的舞蹈中,相識相戀並步入婚姻,然後,他親手捅死了這個美好版本的自己。


電影中,Lucy經常接到一個陌生人的電話,接起來時,顯示的卻全是自己的名字,總是有一個男人的聲音在說同樣一段話(其實就是清潔工自己):
只有一個問題需要解決。我很害怕,我覺得自己有點兒不理智,我還沒瘋。那些假設是對的,我能感到自己的恐懼與日俱增,現在是時候要求回答了


只有一個問題,只有一個問題需要回答,這個唯一的問題,其實便可以看做是整部電影的內容。它是什麼?電影中沒有明說,不過原著小說上有寫。

寫的是Lucy在學校找Jake的時候,無意間瞥見牆上掛著舞會的宣傳橫幅;上面寫著:跳一整夜舞,門票10元。你還在等什麼?到最後,在Lucy終於明白了事情真相的那個瞬間,她也終於明白了,其實這個問題她早就在之前就已經給了自己答案。


那句話就像蛇一樣突然鑽進了她的腦子,接著血花四濺地爆開:你還在等什麼?

我想結束這一切



**圖片及影片採自於網絡**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