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セカンズ》 ─ 殘疾,是一種心境

KC電影美劇分享 於 07/03/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37秒,在你的一生中意味著什麼?

或許在我們漫長的一生中,這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瞬間;但是,有的人,就被這短短的37秒,改變了一生。

大家都知道日本電影常常花樣百出,題材獵奇。而最近的這部Netflix 最新上線《缺氧 37 秒》,電影的主角是社會中的邊緣群體——殘疾人。內容包括成人漫畫,應召男妓等各種獵奇內容情節。但是,這些聽起來獵奇的看點,遠遠無法囊括這部電影的價值。

37秒,這是女主角貴田夢馬出生時窒息的時間,如今23歲的夢馬,因為出生時缺氧窒息,成為了一名腦癱患者;加上身體上的發育缺陷,她只能依靠輪椅行動,和母親相依為命。

跟印度聚焦腦癱患者性生活的電影《Peranbu》(愛妳無邊際)一樣,這也是一部關注殘疾人的電影。那些我們看似輕鬆的日常,比如吃飯、穿衣,洗澡對於夢馬來說都不輕鬆;因此,媽媽承擔了她的全部生活,事無巨細的照顧著她,留什麼髮型,讀什麼書,甚至連出門穿什麼衣服都要媽媽說的算。


夢馬出門想穿裙子,但是媽媽告訴她不可以,外面的變態太多了;但在被媽媽的母愛全面保護下的夢馬,早已不是個什麼都不能做的小孩子。夢馬有著十分厲害的繪畫天賦,依靠自己手中的畫筆,她為自己的人生打開了一扇五彩斑斕的窗口。


夢馬和一個長相可愛的網紅彩香長期合作漫畫,並取得了非常好的反響,但是在漫畫走紅的簽售會上,彩香面對媒體和粉絲把所有功勞都佔為己有;夢馬自己一個人遠道而來,彩香更是對她視而不見,夢馬本想著獨立發佈自己的作品,卻被編輯拒絕。理由是和彩香的風格太像,並告訴她不該抄襲彩香的風格。


夢馬什麼都沒有做,因為她也清楚,讀者心理期待的漫畫作者,是那個台上可愛漂亮的女孩子──而不是一個殘疾人。母親的保護,社會的眼光,合作者的偏見,讓夢馬無法發聲。但是,意想不到的是,一接到一個「色情電話」,改變了這一切。

語音中滿是虎狼之詞,光是聽聽就已經心跳加速,面紅耳赤;話音過後,她接到了一份面試通知,而發出邀請的雜誌社,主營成人漫畫。面試當天,夢馬走進這家雜誌社,就彷彿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牆上掛著漫畫裸體,整間辦公室充斥著各式各樣急促的喘息聲‧‧‧‧‧‧


面試的時候,主編姐姐肯定了她的畫工和天賦,但是開口的第一個問題便讓夢馬直接石化
:「你做過嗎?」主編進步一解釋道,夢馬漫畫的創意和人物都很棒,但是唯獨性愛場面不夠逼真。並誠懇的給予了建議:「你破了處,再帶些作品來找我吧」。

於是,夢馬開始了自己的下一步挑戰:瞭解性。起初,是躲在房間看網頁彈出來的小黃片,小心翼翼,擔驚受怕─像不像青春期躲在房裡衝浪害怕被撞破的你們?後來她發現這樣不行,於是開始去軟件上找網友見面,打算從網上找人認認真真談個戀愛試試看。


姑且不說對面都來了些什麼牛鬼蛇神,殘疾人的網戀基本都是見光死。於是,夢馬只得繼續下一步計劃,找不到乾脆去紅燈區買。色情酒店,應召男打開自己的計時器,按小時收費。雖然應召男看懂殘疾的夢馬也是有些區別對待,但是總體來說服務態度已經算是盡他所能了。但是,因為夢馬畢竟是第一次,太緊張導致了失禁,應召男當即拿錢離開了。

夢馬策劃的「第一次」並不順利,但是她很幸運的遇到了一個人——阿舞。阿舞姐是一家風俗店的老闆娘;她很善良,同時因為她為殘疾人提供特殊服務,所以經驗豐富。於是兩個人就這樣成為了朋友。

阿舞姐會和她講述自己的人生經歷,會帶她去成人用品店,帶她去參加派對,與阿舞姐的相處讓夢馬頭一次感覺自己像個正常人,她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因為阿舞姐自始至終沒有可憐,沒有保護,只是把她當成普通人來相處。


然而,劇情急轉直下,夢馬的媽媽開始察覺到不對,去女兒房間翻看,發現了那些成人漫畫和情趣玩具。母親險些崩潰,覺得女兒變得淫蕩,變成了個壞女孩。母女兩人長久以來累計的衝突一起爆發,夢馬對母親大喊:「別再把我當小孩一樣對待!你表現的好像是為了我而犧牲你自己,但實際上你只是害怕獨處」。

無疑,母親是愛她的,無微不至的保護和照顧只怕她受到一點傷害因為在母親眼中,夢馬是不一樣的,是脆弱的。而夢馬想要證明的無非就是「我和別人是一樣的」;於是夢馬離家出走,開啓一場新的旅行。


在這場旅行中,她知道了那個自己此生從未見過的父親是一直愛著自己的,她發現了自己還有一個雙胞胎姐姐在泰國當老師。而這37秒正是自己比姐姐晚出生的時間。

遺憾嗎?如果自己是先出生的那一個。可惜嗎?哪怕早一秒出來呼吸到了新鮮的空氣。也不是沒有想過,但是最終夢馬還是悄悄的跟陪她過來的小俊說:見到姐姐我很高興,高興我才是那個承受苦難的人。


這條尋親道路上,找到了父親的愛,也找到了自己雙胞胎姐姐,但是這趟旅行最大的收穫還是夢馬找到了自己。她終於不在被困在輪椅裡、束縛在家中,她找到了屬於自己更大的空間,她終於完成了與自己的和解。

這個故事最後的結局很溫暖,夢馬找到了自己,實現了自己的漫畫夢想。故事中的夢馬基本上遇到的人都是善良且溫暖的。從偶遇的阿舞姐到一路陪她的阿俊,從漫畫社主編姐姐的平等對待,到公交車乘務員的細心對待,無疑夢馬是不幸中的幸運兒。


不得不承認,日本在公眾設施人性化上面已經做得很好了,很多小細節都可以看出這個社會對殘障人的包容程度。但是即便如此對於這樣的弱勢群體,要在給予保護的同時給予尊重,而這條路上要做的努力還有很多。

反觀中國,2018年的統計,殘障人口就已經達到了8500萬人,約佔全國人口的6.21%。但是如果你仔細思索,你就會發現,你很難在公眾場合看到這樣的群體,除了醫院裡,你似乎都很難在其他的場合中看到坐輪椅的人。

就單說這群坐輪椅的群體,他們沒有辦法乘坐公共巴士,因為沒有專門針對這樣群體的特殊設施,他們沒有辦法看電影,因為電影院裡沒有設這群人的位置,即使買了票也不知道該坐哪裡。因為不方便,所以就不出現。躲藏,變成了唯一的出路。很多時候,只有看見,才能帶來改變。


《人生第一次》的一集就是將視角對準了中國的殘疾人群體,用最真實的視角為大家講述這一個個讓人心碎的故事,他們的經歷讓人心疼,但是他們的人生從不該被定義的可悲。他們也可以用自己的雙手和勞動來充實自己的人生;只要我們不認為他們的殘疾會阻礙他們的人生,他們就是和我們一樣的普通人,或許只是有點不同而已。


很贊同一句話:「殘疾,是一種心境。」

當我們可以大大方方的談起,勇敢的和他們一起面對的時候,這件事就不在變得只有辛酸和可悲。「性」也一樣,殘障人的性生活,還有類似的韓國電影《酒神小姐》(神女觀音)中提到的老年人的性生活,這些沒有什麼不同,也沒有什麼特別。

無論是殘疾人、老年人、男人、女人,他們都首先是個人。這是個大前提,也是最重要的前提。



**圖片及影片採自於網絡**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37 seconds  37 秒  37セカンズ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