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影評】《侏羅紀世界》非本真建構下的復刻與續集

文/-SanjiNoir-黑侍樂讀-

在John Urry的著作《觀光客的凝視 The Tourist Gaze》中,曾提到觀光景點可用三種二分法來歸納:浪漫的或集體的觀光凝視對象;歷史的或現代的;以及本真的和非本真的建構。

這些分類並非嚴格地切割出每座觀光場景所屬的類型,反時而重疊、時而同持,譬如德國帝國國會大廈大會場(Plenarbereich Reichstagsgebäude),1933年時拱頂因祝融而遭到損毀,然修復時卻故意不以傳統建材,而使用鋼骨結構及玻璃重塑拱頂,使其建築宛如歷史與現代並列,成為兩者兼具的構造;或者舉迪士尼樂園為例,其中所打造的諸多設施看似中古世紀的城堡,但其實是現代化的遊樂設施,帶著歷史的影子卻實實在在地身處於新穎科技之中,不僅成為小倆口在偌大園區裡宛如唯有彼此的浪漫存在,也同時是所有遊客集體玩樂的非本真建構-一種為了大眾觀光娛樂所打造的夢幻世界,隔壁家炙手可熱的環球影城哈利波特魔法世界亦是如此。

那......這跟電影《侏羅紀世界 Jurassic World》有啥關係!?

關係可大了==+

(圖1. 摘自www.z90.com

自第1集《侏羅紀公園 Jurassic Park》後睽違22年、中間爛尾兩集再次大顯神威的科幻作品《侏羅紀世界》,無疑擺脫了先前重開機時的外界批評。在票房履創佳績確定走出陰霾後,開啟新的三部曲系列電影可謂是箭在弦上,也值得期待。

畢竟給恐龍追著跑就想海撈一筆的劇情早已不能滿足重口味的觀眾,《侏羅紀世界》在撰寫劇本和開拍時也很聰明地避開了這一點,呈現的反倒是那種看似觸手可及、卻又化為雲霧的科幻和渴望,以更具體、更控制的方式來加以呈現,如同中生代史前巨獸生存的場景得以回歸、卻又在現代設施下劃出一道安全界線,儘管所有觀眾都知道一定會出包;除此之外,以本真的基因培育、打造非本真的恐龍,不論是基因混合的「帝王暴龍(Indominus Rex)」,亦或是其他透過基因修補而出場的恐龍,就算和真實的古生物考古學有背道而馳之處,但能滿足大眾的期待才是王道。

(圖2. 摘自jurassicworld.org
至於整座樂園-如果跑給恐龍追可以稱作樂園,遊客觀賞滄龍吃鯊魚算是集體的觀光凝視對象,那麼相信由尼克·羅賓森(Nick Robinson)飾演的女主角外甥1號的柴克,自己出門前和女友難分難捨,到侏羅紀世界中卻又到處看妹發電眼,相信也是試圖在其中尋找一絲的浪漫。

(圖3. 摘自jurassicworld.org
由此觀之,《侏羅紀世界》的成功並非只是製造出一部電影,而是更真實地、更確切地滿足「我們想要古生物動物園」的期望和想像,極可能遭到恐龍追殺根本不重要也不想知道,反正入園時女性遊客都配上一雙女主角布萊絲·達拉斯·霍華(Bryce Dallas Howard)飾演克萊兒時所穿的高跟鞋應該就能跑得掉(不對!)所以從續集觀點來看,《侏羅紀世界》承襲第1集《侏羅紀公園》的要點還真的是完成劇中人物約翰·哈蒙德(John Hammond)的美夢,畢竟說穿了這不僅是哈蒙德個人的夢,也是許多人對化石的期待......但其實又怕受傷害QQ

所以相對於《侏羅紀公園》的漏洞,《侏羅紀世界》代表的自然是更完美、更優質的保全及維護,尤其兩片相差22年,也將科技的距離隨之拉開,但就劇情來說這並不能保證些什麼,一切的存在也不過是過往雲煙,恐龍的意義對前半段的女主角來說也不過是數字而已。這不僅大大地諷刺了企業奉行的量化管理機制,也代表著對人類來說人工製造、培育的產物其意義比真實的冷血動物還冰冷,就算明明是活生生的生命,那也不過是技術堆疊下的成果,出錯了不是因為其他原因,而是在市場價值和能否控制之間來決定採取扼殺行動,但其實也不意外,我們不就是這樣對待肉雞、和牛、黑毛豬嗎?

(圖4. 摘自www.youtube.com
那麼從這觀點來看,本片主張出場的恐龍是在破損的基因鏈中,透過其他物種的基因來加以修補,才能復育完成的說法也因此合情合理,尤其這本來就是人類有在執行的事,否則哪這麼多基改作物的紛爭,何況像躺在家中睡覺的折耳貓、或是玩耍的小紅貴賓,豈不皆是刻意育種下的動物?自然打造帝王暴龍這種混合基因的物種,在人類的狂妄自大下也同樣是箭在弦上、不發可惜了,即使按照劇情這項計畫中間隱含著軍用目的,但就算撇除這項肇因,搞這麼大也不過是剛好而已,諸如動物園刻意去養出上獅下虎的獅虎一般,家常便飯罷了。

(圖5. 摘自jurassicworld.org
因此,回頭看到男主角克里斯·普瑞特(Chris Pratt)飾演的歐文,雖然勉勉強強地訓化了明明從體型到長相都比較像恐爪龍(Deinonychus)、在片中卻總要稱作是迅猛龍(Velociraptor)的4隻傢伙,同樣也可以說是出自於人類的征服渴望,即使其角色置入了敬畏大自然、尊重生命的元素,但就緊張刺激的科幻動作片來說,這方面的描述必然略顯不夠,角色之間的感情互動亦然,甚至柴克和沒有50道陰影卻有恐龍陰影的格雷(好吧......前者是Grey、後者是Gray)這對小兄弟的情誼也顯得有些兄強弟弱,但綜觀來看這些感情敘述雖然可以稍加著墨,但就片長和主題限制來說也可稍微忽略。
(圖6. 摘自gizmodo.com
此外,片中多番呈現的《侏羅紀公園》時期的場景,亦大大加強了劇情的傳承和關連,過往的孩子、至今的成人不僅回味其中,也在致敬之中堆疊出層次,入園的大門、標誌的設計,乃至暴龍(Tyrannosaurus)都是同一隻等新舊片段間場景如是重疊,就續集電影來說確實是難能可貴的,舊瓶新裝卻又韻底十足。

讓這想像中的古生物動物園,不僅是經典復刻、越發精緻,也在綿延續集血脈的同時,一部電影滿足6個願望,在觀光的場域間重新回味、不住凝視。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