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文化繼承、後妻業、安老與父子情:探討〈我家的故事〉背後的社會議題


〈我家的故事〉作為宮藤官九郎身患武漢肺炎愈後力作,沒有讓觀眾失望,雖然整體收視不算標青,但風評甚佳,被譽為2021最佳冬季日劇之一。宮九在社會筆觸的探討、家人情結的刻劃、與無厘頭搞笑梗仍有絕佳的平衡,本文抽出劇中四個主要題目,包括傳統文化繼承、後妻業、護老與生死和父子情,嘗試思考更多宮九希望與觀眾討論的議題。

傳統文化繼承,需要的不單是一代的努力
劇中觀山壽三郎(西田敏行 飾)是日本能樂藝術家,有著「人間國寶」稱號(有關何謂日本能樂,可至維基百科搜尋)。但及至父親能力衰退,大家才發覺學習能劇的學生已越來越少、相比起通俗文化例如流行演唱等,能樂更未能讓觀眾擁有如斯激情和愛戴。另一方面,因為學習能劇的學生減少,高高在上的藝術家身份並未有帶來多少經濟效益,收入長期不穩,觀山家更是陷入財困,要壽一暗地裡外出繼續摔角才能維持生計,甚至壽一自己也在能樂與摔角兩者之間爭扎不已。

劇中有多場與暗示劇情走向的日本能樂表演。

能樂面對的困難,也讓筆者聯想起廣東戲曲與粵劇。曾與朋友討論過,覺得粵劇頂多能堅持多十多廿年;一旦50-60後一代離開、粵劇也將完成其歷史使命。的確,要找到喜歡並投身粵劇界的新一代已經非常難,誠然粵劇現時已是一非主流娛樂文化。雖然據我所知,有一定地位的粵劇界明星賺錢能力也挺強,但說不定再下一代,粵劇會變成只能存於博物館的一種文化也說不定。

在〈我家的故事〉中,壽一的兒子秀生雖有特殊學習障礙,但卻鐘情能樂。這說明了其實「百貨應百客」,總會找到適當的傳承者吧?另一方面,在第六集裡壽三郎在裝飾著俗氣藍燈和羽毛的輪椅上,愉快的唱著流行歌,以及觀山一家在舞台上的發光發熱,都是宮九對於傳統文化繼承的期許:通俗文化有通俗文化的威力、但傳統文化也是有可能融合的。幾人在舞台上,是多麼的有自信、自如、瀟灑,這是一般多上台的人才做得到吧?能做到傳承、需要的不單是一代的努力,而是一個民族的持續努力呢。

後妻業的來由:說到底、我們都寂寞
戶田惠里香所飾的志田櫻,一開始就是打著後妻業身份進入不同長者家中,以繼承其遺產作為目標。乍看之下根本就是騙案,但櫻在第二集中,卻談到她以前工作過的長者中家庭的冷淡,官九希望觀眾試從另一個角度思考問題。她在靈堂門外面對家屬,是這樣說的:「原本他只能活半年、現在卻活了一年才過世,我能做的都做了。你們這些人什麼都沒有做,又有什麼權利來指責我?」


的確在長者眼中,那些他曾經深愛的兒子女兒,都一個一個離他而去。即便我知道身邊的這一位未必是真心,但她陪伴著自己就是的的確確的真實。真真假假,需要太過在乎嗎?作為兒女如果沒有相伴到底的決心與覺悟,哪憑什麼覺得相伴到底的那一位不應該獲得應得的一份?這個嚴厲的詢問大概是對子女的一記當頭棒喝。

護老與生死:死亡不可怕、漫長的死亡才可怕
全劇圍繞著壽三郎的病與死亡出發,刻劃出護老與生死的各個面向。「久病床前無孝子」,記得第一集當壽一問「為何你們可以這樣鎮定談父親的死?」,妹妹小舞與弟弟踴介回答的是:「之前父親中風昏迷了三周、要說的話我們都說了...我只是進入了下一個Phrase而已」;「一周往兩次護老中心、我們扶著顫顫巍巍的父親上輪椅上,你又明白這種感受嗎?」。父母的長照就像成為人生的絆腳石、但同時這種想法又似乎相當不孝,變成極大的糾結矛盾。對於照顧的長路其實他們已經很厭倦、忠於自己的他們甚至懶得在父親面前掩飾,可幸這一切在宮九筆下都變成笑梗。相比之下,現實很多照顧者卻不懂表達個人情感,甚至把這種長照而成的厭倦情緒看成是自己的問題、而產生自我厭惡。


筆者對於劇中護老與生死的討論感受尤深,全因筆者本身就在安老院工作,工作每天都與長者有關。劇中的悲情在宮九溫婉的筆觸下已沖淡不少,例如現實中如壽三郎好轉過來的情況不是沒有、但很少見,如果評估機制中已到依賴程度較高的情況,其實一般都很難扭轉過來,盡其量就只能是延緩衰退速度罷了。死亡變得如此漫長,這才真的是死亡可怕的地方,連壽三郎自己都坦誠說:「其實要面對死亡,我是害怕的。」

人總不想人生留下遺憾,所以壽三郎寫下很多遺願、努力一一完成,正面面對死亡,讓死亡別狂傲、是非常值得敬佩的事,我甚至認為每一位長者都應該向其學習。

***以下段有嚴重劇透、不想被劇透者請小心服用***
相比起漫長的死亡,悴不及防的死亡對逝者而言反倒是美事一椿,但遺憾卻統統由身邊人承受。壽一的死是宮九對觀眾的一記重擊、他提出仿如卡謬般對現實荒誕的控訴:對,死亡就是可以如此突然、明明大家心理上預備好死的是壽三郎,但壽一要死,又有人阻攔得住嗎?

壽三郎與壽一的父子情:及時、就要擁抱
壽三郎與壽一的父子情是宮九刻劃最深刻的親情線。壽一自小希望獲得父親的認同與讚賞,連投入摔角的原因也因為小時父親看摔角的笑顏。壽三郎是典型的嚴父、面對長子他以嚴厲方式管教,連稱讚女兒小兒子也不會讚壽一,久而久之變成習慣,導致二人關係疏離。明明想傳觀山家的管主之位給他、又口硬得很;明明想稱讚他、咀裡說出口的卻是另一句。相反,壽一對父親的愛是直接的,不論由當初生疏的照顧到後來的熟練、抑或為父親完成各個「過世前夢想」,他都身體力行的去做,就像櫻所言,他沒有「自我」、只有「家」。

最後壽一突然逝去,壽三郎也來不及稱讚他,只能面對壽一的靈魂、肯定了他「人間家寶」的身份。及時、就要擁抱,不然就沒有機會,這或許是身中武肺大病能愈的宮九,對觀眾真心的寄語。

來不及稱讚兒子的壽三郎,只能與壽一的靈魂對談的一刻給他讚美。

-----

〈我家的故事〉是一個訴說著各種告別的沉痛故事:告別傳統、告別青春、告別家人、告別生命,但在喜劇的包裝下,一切來得有點笑中有淚。學懂告別是我們人生其中重要一課,從宮九的〈我家的故事〉中娓娓道來的溫柔,也許能成為我們點點的安慰。

引用作者簡介:喜歡貓、如蕃薯般的孤獨文青。正職在安老院任表達藝術治療師,副業包括胡思亂想、寫作和教音樂。興趣在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煲劇等。日劇重度沉溺者。

Facebook專頁:🍀🍀 YanKiHongKong
IG:💟 💟 yankihongkong
MeWe:🦔🦔殷琦
Medium: 🌳🌳 殷琦-yanki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日劇  劇評  我家的故事  長瀨智也  香港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