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就好的事》-在尾高、凱特與野中的愛情裡、也許沒有誰比誰高尚


上個星期終於把2020年冬季日劇《不知道就好的事》(又譯:不知道也無妨)全套看完,此成為我《櫻桃魔法》入坑後終於能好好入新坑的一套好劇。本劇出自資深編劇大石靜的手筆、她原來已經接近70歲,但描寫愛情與社會的文筆仍非常具前瞻性、冷靜又細膩,有一種在看野木亞紀子作品的感覺!本劇即便職場部分也很值得談,但今次我想把討論重點放在故事中尾高、凱特與野中的愛情線上。既然大石希望人留意黑與白之間的灰色,那一段虐戀、一個前度渣男,真的這樣界定就夠嗎?中間的灰色地帶、又是什麼?

劇情簡介:真壁凱特(吉高由里子飾)是八卦雜誌「周刊East」工作的記者。某天,隻身扶養她長大的她母親卻突然去世,母親臨終前最後一句告訴她的話,竟是一名無人不知的好萊塢大明星的名字!凱特展開自己的尋父之旅,竟又發覺自己的父親其實應該是殺人犯?...同一時間,尾高(柄本佑飾)是凱特的前男友,在公在私都與凱特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然而此刻的尾高已婚、更有一個孩子...另外,每集也會涉及到不同的社會時事話題,凱特做為記者各種的報導與抉擇...


---劇評嚴重劇透、未看者請先行告退---

尾高與凱特的不倫戀:說野中渣、你們也不好得哪裡去
坦白說我也非常喜歡這對CP,甚至也很想他們有好結局、奈何從哪個角度去看,他們都是無法成熟處理愛情的人。尾高在三年前被凱特拒婚,顯然是心灰意冷又遇上了愛他的人,一下子就結婚生子,當時真的有深思熟慮嗎?婚姻是一輩子的承諾,承諾過就要好好遵守;他明知自己心中還有凱特但仍跑去跟別個結婚,婚姻觀一開始就有點不正吧。

劇中關於尾高妻子的描寫刻意地很少,但試想想從妻子角度出發,丈夫在自己生孩子後一直工作到半夜不回家,原來是與前女友卿卿我我在公在私眉目傳情、更甚就是在工作室打得火熱難捨難離、最後還因此與自己離婚、根本這個人就是渣出新低點。不過他太太竟然可以遺下小孩在家中一走了之,這是渣鬥渣的概念嗎?我覺得沒什麼可能就是了,這是自己的小孩哩!

凱特相比之下好一點,起碼掙扎過一段長時間。但她與尾高的關係定位根本一直模糊至極,自己有事也一路找尾高、乃十阿撤的事又找尾高(當然尾高又毫不避嫌的奉陪),完全當他太太透明,甚至提一下也很少。這種曖昧態度也絕對是在發射「我可以和你發展下去」的信息吧?這樣子又不渣嗎?要是把對方太太當成一回事,根本就不會發射信息就是了。

所以對於編劇大石靜有沒有美化這段不倫戀的問題上,我傾向認為是有。就尾高與凱特的愛情線,大石就如一條普通的感情主線般處理,故此在劇情鋪述、戲份多少、鏡頭運用、甚至身邊人明言與不明言的支持等,都是有修飾不倫戀之嫌。


可憐的野中春樹:其實只是渴望平凡的愛而已
許多評論都說野中超渣,但其實我的感覺是他只是一個可憐人罷了。一開始野中也很愛凱特,但他知道凱特有機會是殺人犯女兒的身世後,翌日他告訴對方他的後悔也是相當真實--而假設他就是很相信DNA的人就是了。在第二集的DNA聯姻探討中,教授提出父母遺傳子女的不僅是樣貌、同時也有習慣與經驗,這正好顯示野中的擔心並非全無理由。畢竟這是一輩子的事情,總不能對自己的猶疑不誠實吧?我認為在這切入點上與尾高作比較,對野中是有點不公平。盡其量只能說他有點渣、但總好過到將來後悔吧?

在DNA這一點上,我覺得還帶點文化差異在。例如在香港人眼中,殺人犯的子女也沒什麼、我也絕不會覺得有DNA遺傳殺人基因這回事;但日本人感覺上好像蠻著重血統(例如日本人就很著重血型與性格的關係...)、而一旦被發現有殺人犯血統者,即便是現今社會也會被扣上歧視的標籤。這樣看來,野中的憂慮甚至可算得上合理有餘。


雖然之後故事發展下去野中的陰暗面放得超大,但不論是嫉妒凱特也好、被告白就交往也好,其實都篤中了野中本來就渴望平凡的愛這一點,讓我氣不下這個人。而他處理分手的方法,包括曾希望調離編輯部、與凱特一直保持距離等,都顯出想好好處理分手問題的成熟感。這樣的男人真的很渣嗎?我覺得他處理分手的方法比尾高與凱特都要好...

我之前並不認識重岡大毅,但他演得真的很好,把野中各種幽微的心理掙扎與暗黑一面都呈現出來。我甚至覺得這個角色能發揮的比起尾高要多,特別是後來演變成恐怖前度實在太精采、那種竭斯底里、泥足深陷的瘋狂讓我非常深刻。


在愛情裡、也許沒有誰比誰高尚。在《不知道就好的事》中,即便我心裡也為尾高與凱特搖旗吶喊,但說穿了、他們二人比起野中的渣也沒差多少...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