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死不渝,活到最後丨《長相屍手》(Til Death)影評

William電影空間 於 07/08/2021 發表 收藏文章
《長相屍手》講述婚姻生活不如意的Emma,私下和丈夫Mark的下屬出軌。結婚十週年將至,馬克為愛瑪準備了到郊外湖邊小屋共渡浪漫一夜的驚喜。可是愛瑪醒來時卻發現手和丈夫緊銬一起,在她迷惑之際,Mark吞鎗自盡。

Emma明白到這是Mark報復她出軌而設下的局。其後不速之客又來臨,Emma只好獨力與敵人和環境搏鬥,力求全身而退。

在作品立意上,《長相屍手》並非空洞無物。不難看出劇組有意透過一場雪窖冰天中的腥風血雨,探討家庭暴力、情感勒索及恐怖片最常見的「創傷」主題。鎖在女性身上的男性軀殼,隱喻婚姻的束縛性質。

生前和死後注定捆綁彼此,成了負累還不忘在放棄掙扎後將其中一方趕盡殺絕,又恨又絕。箇中沒有愛,只有一片無望至深淵的冷意,寒如冷鐵。錯誤的婚姻,關係中的背叛,結成了惡果。

然而《長相屍手》卻沒把這概念充分發揮,成品味如嚼蜡,生拉硬扯,勉強湊合。情節脫離不了一種B級片式的俗套與粗糙,可觀之處寥寥無幾。

影片前半段故事推進得尚算精簡有力,中段煩瑣的段落接踵而來。結局強行扭轉形勢,安插預料之內的。以此強調女性覺醒,難免有鑿空立論之嫌。其中攙雜的邏輯硬傷,錯亂的節奏,單寡的對白,都令人難以投入情景,看得提不起勁。

其中一大問題在影片對於Emma老公Mark的控制慾以及行事動機欠充足的交代、塑造,導致影片的設定由原本稍有創意,變成服務劇本公式,給觀感打了折扣。

去年佳作《隱形客》(The Invisible Man)同樣也以家暴、姦淫、情緒操弄的元素,折射感情思裂和極端操縱造成的失控現象。該作之所以成功,一大因素在影片對Adrain過度控制的行徑,有着由淺入深、面面俱到的探戈和形象建立。《長相屍手》僅是輕筆帶過,如蜻蜓點水,霧裏看花。

另外,電影在牽引觀眾和製造驚嚇效果的手法上平淡無奇,鏡頭語言和氛圍營造欠嚴謹的調節,最終把「困獸鬥」拍成了「捉迷藏」。以驚悚類型片而論,水準不算上乘,甚至略顯兒戲。同類型新作像《滅我者》(Those Who Wish Me Dead)、《屠出殺樂園》(Willy's Wonderland)縱使表現不如預期般精彩絕倫,但趣味和力道已遠勝《長相屍手》。

唯一可看是女主角飾演者美瑾霍絲(Megan Fox)樣貌不俗,即使血班濺花了面容,染紅了衣裳。她的身影依舊輕盈艷麗,落寞中自有強悍風骨,拚死逃亡也不失女性氣概。相比她年輕時的豐神綽約,現在她又多了份成熟、沉穩、倔強的美態,令人神往。

因此說美瑾霍絲乃本片一大「功臣」,救助了影片單調無趣的靈魂也不為過。但這也改變不了導演是「冗官」的事實。《長相屍手》的Emma至死不渝,憑急智活到最後,但電影本身難以在電影史或觀眾記憶「活到最後」。

(感謝片商邀請筆者參與優先場)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長相屍手  驚悚片  恐怖片  影評  電影  愛情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