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shit happened at school:《美國高中破壞公物事件》】


由足球強旅band3中學包庇欺凌,紅磚大學封殺抗議學生,到慈善小學校長欺凌老師至自殺……香港大中小學宛如上水街頭全面淪陷、社崩樂壞,如果問學校發生咩事,最簡單答案是「極權」。

等於維園阿伯最愛開口埋口「美國都有社會問題」,沒錯,當極權發生在一家學校,無論那是香港還是美國,shit happend時就是會shit happened。極權的必然後果是shit happened,而極權的天敵就是真相,就差在由誰去查找真相、還有沒有人要求真相而已。可惜這部《美國高中破壞公物事件》(下稱《美》)剛剛從Netflix下架,否則王賢誌及一眾教育精英最好每人罰睇三次。

《美》的兩季大同小異,都是圍繞學校出現連串稱不上無傷大雅的惡作劇,第一季是陽具塗鴉滿天飛,全校尋凶大風暴,第二季就是名乎其實「shit happened」:「大便怪客」挑戰學校,於球賽、課堂玩爆屎,甚至在午飯時於飯堂佈下瀉藥,全校痾到爛屎遍地。


無論美國還是香港,都總有管理主義的「教畜」為求就手,會捉一個似是最有嫌疑又最沒話語權的學生「祭旗」:第一季是整古專家壞學生,第二季就推在搞怪宅男身上。停學當然是easy way out,報警拉人當然冇眼屎乾淨盲,紅磚大學都係咁睇。

《美》的精彩之處,就是偽紀錄片的形式本身,兩名少年製片人,甘冒天下之不諱拎住攝錄機明查暗訪,同學間的爾虞我詐,老師的不公傲慢,在臨場感100%的鏡頭面前就如照妖鏡。例如揭破學校包庇校隊明星的欺凌行為,好熟面口?那家姓董的band 3中學看罷,應該就如片中老師般咬牙切齒「嘭門」以對。

有如剝洋蔥般逐步逐步揭開真相,永遠會發現所有的「shit happened」都是1%人的爆發,還有99%人的共業,就如馬德鐘的cap圖名句「沒有一個是無辜的」。在一個不公制度裡,為份糧不願挺身而出,為方便蠢得致電校長問「個投訴人平時工作點」,可惜現實裡只有死了人才蒲頭的王賢誌,沒有好管閒事不畏虎的兩個少年製片。

同樣的校報小團隊,如果在香港,應該早早被拉人封艇記大過,劇中美國如此,香港的極權大中小學你唔係覺得會好啲嘛?


只能說,在一個社交網絡遍佈附身(embodied)的時代裡,一堆蠢材依然以為閂咗校門我話事真相就唔會有人知。回想《學校風雲》劉松仁在課室反殺惡徒張耀揚,「課室入面我話事!」可惜在現實裡,這一句是對無權學生所說,是校長辱罵老師時所說。

想報復學校,在香港用不著玩屎,因為眼下的香港教育制度,已經是一鍋粥上撈了兩鍋屎。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