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o新曲召喚八九十年代:《情感的廢墟》的劉華學友王傑殘影


八九十年代的廣東歌有多強大?膾灸人口還不足形容,百花齊放不特止,曾經的四大天王更掌管了一兩代人的愛情質感。當廣東歌已經褪色衰敗,以前衛形象支撐香港樂壇創作半壁江山的Juno,就推出《情感的廢墟》,聽得叫經歷過這年代的人們懷緬中帶淚,或者是記掛某度感情,更是掛念一個時代。


8、90年代式的懷舊,不是香港的專利,大玩日系懷舊的90後台灣女歌手的9m88,就是被葉倩文《瀟灑走一回》啟蒙,以及歐美的vaporwave風潮,都述說著這一代人對八九十年代情感質感的留戀。


由旋律到編曲,簡直凝住九十年代的音樂博物館:一開播就罩起張國榮式的曲風,旋律更是《離開以後》的移魂重生,重拍與淒怨都形神俱在。編曲手法更是old school得很,老套得極親切:伴奏的電子琴聲、適時出現的女聲和唱,副歌鼓聲逐拍加強節拍,到尾段升key再重推副歌。聽一次勾起十首八首的似曾相識?這是正常的。

歌詞字眼帶著的,很多是今時今日仿佛只餘在MK車音響裡方能尋回的愛情文化遺產:
引用「快車 快車 」
「冷風 冷風」

對應1987年劉德華原MV中不斷強調的「街中飄雨車蓬半開」的景象。(羨慕那些年的MV,雖然都是亂走走搖頭晃腦,但都不惜工本到歐美取景。)


引用「踏快車雨中追 但願停車跟妳聚」

重覆重覆的疊加威力,很可能來自《故事的角色》等王傑拿手深情:

引用「往昔戀愛戀愛像套戲 為何突然突然遇上你
我的理智理智全失去 願意扮演痴心的漢子」

而Juno的原曲,黃偉文填下的詞中,當然留有Wyman式文字迷宮的線索:


引用「我的 臂彎
曾抱緊着你過日子
若你離開
會剩低痴心的漢子」

大家不會陌生的「痴心的漢子」,這90年代必備的概念。王傑的《故事的角色》中固然有這句,與Juno今作中的概念相連絕不是巧合。至於「痴心漢子」的概念,正路的會聯想起林珊珊的《痴心漢子》,《相逢何必曾相識》,但其實在黎明的《愛情影畫戲》中也道出過這等呼嘆。


另一個隱含的記憶點,勾起的是「如何面對 曾一起走過的日子」,劉華尚是至尊無上的年代,拍了一部其實不特別好看的《至尊無上II之永霸天下》,但《一起走過的日子》就成了華仔天地朋友腦中不時會集體奏起的唏噓之歌。

那年代所以有這些唏噓感傷,一來是97逐漸接近,「有型」的符號,圍繞的就是與「移民」千絲萬扣的「離開」與「飛車」,充滿流動性的年代裡,愛情史無前例地流動飄搖。《情感的廢墟》如此看又是來得合時。


由Juno的創意品味企劃,王雙駿誠意編曲,黃偉文精雕填詞……這幾句很廣告,很像DJ為他們plug歌時用的宣傳詞吧?但實在是極有誠意的8、90年代集大成,將一個黃金時代的最美光華攝進短短四分鐘裡,香港樂壇沒有官僚預下的大紫荊,有幸還有Juno的大致敬。

如果要挑點毛病,確實Juno的唱腔略嫌平板,比起原唱倒像cover,演繹的厚度婉然始終差了一點,奏響的這陣曲風,如果張國榮尚在,你說多好。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