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戰》精彩,因為英雄們完敗了一次,又沒有在6月9日放棄

為何英雄總在電影中?為何金鐘上空沒有復仇者同行?沒錯你我已不是小學二三年級,知道英雄是拍出來的,但為何你我又會在戲院中同喜同悲,在戲院外為英雄熱血沸騰?
人需要英雄,需要被拯救,坎伯的人類學名著《千面英雄》就述說全世界的英雄神話箇中元素大抵相同,所以東西古今皆有英雄神話,放諸每片土地,只要有人,英雄傳說就在。而過去的英雄故事,就是一條條延伸遙遙後世的線索,在時代渴求英雄時,「名存實亡的象徵符號就會再次展露出永恆的意義」


《復仇者聯盟》儼然成為香港人的英雄系譜,大部份的香港人會在戲院中同喜同哭,會反覆重看生怕自己錯過某個光輝一瞬。在網上,很多人將昨日比喻成「終局之戰」,所以都踏出久違的馬路街頭,恐怕自己在歷史時刻缺席……

可是,是的,失敗了,而且是慘敗了,原來不是吐氣揚眉的《終局之戰》,而是華麗進攻但被無理壓倒的《無限之戰》。


別忘記,《終局之戰》好看,是伸延自《無限之戰》令人泄氣前功盡棄的完敗,在《千面英雄》中也說,英雄總是要第二次拯救才成功。但《終局之戰》反敗為勝的戲碼係人都估到,最動人的,反而是事到至此,為何還要執著反擊的前事鋪陳,尤其那個《無限》以後有如被淘空的哀傷世界與厭戰猶豫。

在找到魁隆砍頭復仇後,大家都空虛頹敗,無他,寶石已矣,除卻泄憤一下已實無意義。當中有頓成肥宅,每日放浪形骸但內心刺痛不堪的雷神,還有務實地重歸生活,「專心搵錢唔好諗咁多」的鐵甲奇俠。

戰鬥下去總是不務實的,明天要返工不了,會俾人拉不了。英雄們也質疑,魁隆都死了,世界是悲哀但都塵埃落定了,為何不move on,為何要捨棄一切有點悲涼但總算安穩的現狀,去背城借一搏一個微乎其微的機會?


1400萬份之1的勝利機會,這句當然是上映時大家就知道是對比「邪不能勝正」大團圓之後悲壯狂喜的修辭,現實裡的勝機,可能是更渺茫,大家心知肚明惡人明日過後大抵依舊笑面如常,只有更多熱血者平白犧牲,誠如那個香港真正擁有過的美國隊長。但如果他們在「商討日」時看著彭氏粒子,說「要湊女,不了。」然後出字幕credit,全劇終,觀眾會嗌回水,美國隊長鐵甲奇俠等午夜夢迴也會自問悔恨枉稱英雄。

人們常說貪圖逸樂,只顧賺錢的港豬,那麼鐵甲奇俠為什麼要放棄安穩挺身而出?搵塊鏡照吓,望望你個銀包,睇睇你個戶口,你我投胎1400萬次都不可能有如此的Package,為什麼在一切塵埃落定後這個最生活無憂的英雄會義無反顧逆轉無限?


因為他為了所愛,覺得一個稍更美好的世界是值得存在,本來他大可以務實精刮,跟現實妥協享受富裕人生;2014年時的那兩個天真大學教授也如此說,英雄史詩的諷刺來了,《無限之戰》中是五年,現實中又時隔五年。問心一句,活在魁隆四播悲傷絕望,顧影自憐的蕭瑟世界,這五年,你快樂了嗎?

那彈指灰飛煙滅的或者是你不認識的人,他日被送中的可能不是你本人,然而這樣的地方,還是你會予你所愛安心隱居,你又過意得去嗎?

移民,避走,電影中的魁隆隻手遮天全宇宙,現實裡你我可逃往的國家,大都難逃中國的威嚇滲透。莫說是選擇逆轉無限與否,眼下是連魁隆的頭也未砍下,現實中的敵人也沒有可愛可敬得會自行銷毀寶石。


在塑造筆者生命的英雄史詩:港產片裡,《神經俠侶》說,我們終生都可能是平凡無聊每日如常的小雜差,但每個人生命裡,總有在街頭狂奔追凶的熱血時刻,很可能一生就僅以一次;《英雄本色》裡,Mark哥那句不朽經典,也是香港人的英雄基因:

引用「我咁做,唔係要話畀人聽我威!而係要話畀人聽,我冇咗嘅嘢可以親手攞返!」

所以陳奕迅,衝;所以發哥頭也不回。

我們也不再是十多歲,在社會的洗禮中深深明白到不是努力就有結果,天道絕不一定酬勤,現實一定不像神話故事順攤,更何況神話故事的流變玩法,多得坎伯寫出了一本幾百頁的巨著出來。而沒有潰敗過,又哪稱得上「復仇」?

《千面英雄》裡面如此說過:「在以為旅行到外界地方時,我們會進入自己中心;以為獨自一人的地方,我們就與整個世界在一起。」

猶幸終局之戰時,整個世界也會陪你在一起。


既然你也「I Love Hong Kong 3000。」

「Hongkonger assemble」就尚未真正開始。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復仇者聯盟  逃犯條例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