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之子》:相信愛到城市覆亡也不割蓆

十五六歲該是什麼的年紀?應該是好好戀愛,好好揮灑青春,好好地感受那些青澀的喜怒哀樂,粉紅色,奔跑在盛夏陽光的時歲,好像新海誠的許多電影一樣。
然而這座城市下了一場太久的雨,鐵路停駛,街道冷清晦暗,躁動與不安,本來的盛夏現在剩下幽冷與雨水。少年於是出走,嘗試以自身的渺小力量改變世界。


然後呢?然後上天給予了少年機緣,果真擁有了一剎那動搖世界的力量,那怕是片刻夏夢幻象。

他與她,自顧自地走遍社區,舉起黃傘,深深祈願短暫到來的陽光,為不安冷酷的大氣候帶來一絲溫暖。


你會怪責他,為了齊上齊落,為了再見她一面,為了一個上一代不接受的答案襲擊警察,與黑社會不自量力地毆鬥,拒捕、搭上義載電單車,戴上頭盔,推翻雜物阻路,冒死狂奔嗎?你又會怪責她,為了百萬人的幸福,為了城市值得有一個更好的未來,自我犧牲,觸動每顆老幼心靈,眾志成城一同義無反顧抗命嗎?

而且,她還炸毀了一架貨車,為了讓他有機會逃出警察追捕。

如此勇武衝撞為了什麼?難以理解是吧,為了一個若有若無的信念,甘願帶給許多旁人喧囂麻煩甚至自身危險,只因為,他與她,不願意為了城市實然與自己無關的的璀燦繁盛,與自己深愛的信念割蓆。


所謂的城市覆滅,陸沈無光,也不過是還原繁華夢幻的歷史舊貌,回到一個到頭場空的幻夢而已。當我們本身沒有東西可以輸,怕什麼?借來的城市,別人的繁盛威權,為什麼在邊緣中還要再被壓迫的少年少女要犧牲自身擔當活祭,替你維護一個以殺子文化維持的腐化都市?

大人或者難以理解,關乎生命的危險魔法,怎麼收錢收得如此便宜?哪可能沒有外力資助?怎可能純粹為了幫助其他人,為了區區的陽光與笑臉?


有些人經已隨俗,經已浸入名利權勢的崇拜太深,無法再相信世上有一往無前、捨己螂臂擋車的天真衝動。所以,他們不會再相信天上的天氣裏頭有神明;所以,他們再也碰觸不到新海誠世界的美麗與哀愁。

你在想什麼?在這個四大地產商都跪低,明星導演都要政治效忠自保的時代,我怎會支持暴徒呢?我說的是《天氣之子》。我沒想到世界會演變成這樣,我是說,新海誠的世界裡頭都終於有槍械有罪惡。

我在哭?沒有啊,大概只是雨水而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