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遠不知道,最後一次睇《返校》的機會是何時

《返校》是這十年最恐怖的電影,筆者敢斷言,除了氣氛營造出色、電影技巧嫻熟,更因為那份恐怖,在戲終人散大家踏出影院後,宛如不會夢醒的惡夢繼續無限延伸。

恐怖片的恐怖指數,從來是同「有可能發生指數」成正比。所以恐怖片會令人入住老舊酒店會份外吊膽,拾到神秘影帶不會隨便試播,獨走夜路不會輕易回頭……


但《午夜凶鈴》再迫真,你也不會完全置信自己的電話裡有貞子守候;但我們距離《返校》的戒嚴世界,實在差不是太多步:
1,幾近軍政府的戒嚴政權,正在形成。

2,威權的觸手進入校園、滲入各種業界。

3,視師生為不信任對象的國民教育又再蠢蠢欲動。

4,老師被視為「造反份子」,由教育局長放話要肅清。



5,鼓勵告密的風氣,更有由前特首牽頭的基金高調利誘。

6,更多的「敏感」作品漸難進入校園,包括本作,《返校》,就連院線都自我審查。

7,被失蹤、執法機關施以酷刑虐待少年少女的事件指控數之不盡,竟然已成為我們快要無感的新日常……

可以說,《返校》已經是比《十年》更徹底、更埋身,更血淋淋的預言片。


在歷史中向來慘情非常的捷克人有一個說法,就是「你最後一次做愛時,不知道這是你最後一次做愛。」世上沒有時光機沒有後悔藥,你永遠不會知道,哪一次是你最後一次有機會投票選舉,自由與民主的空間從來都是靠反覆警醒與抗爭維持空間,由一張選票到一張戲票,從來不是老奉必然

台灣韓國瑜出選,一個大刺刺入中聯辦哈腰示好的土包子「準台灣特首」令到台灣人有「亡國感」,《返校》的大紅大熱,就來得及時,用同一片土地上的血腥記憶喚起新一代的警醒。

你永遠唔知道你最後一次可以睇《返校》係幾時,這套甚至只是紀錄台灣歷史的娛樂恐怖片尚且如此,今日,已經很多院線不敢上演,或者過幾年,上映會是犯法,再過幾年,硬碟裡找到你BT過《返校》的soft copy已是足以關押在新屋嶺、新彊嶺十年八載的罪行。

這不是危言聳聽,在《返校》的時代這是事實,甚至在三四十年前的台灣也是常事;今時今日,在深圳河以北,唔通你又敢搏?你以為這條小小兒戲的楚河漢界,真的是金鐘罩保你一生平安自由自在?

話說回來,《返校》原班新作《還願》因為隱藏了一個小彩蛋:用篆體寫的「小熊維尼習近平」,就被嚴打封殺喊打喊殺,起碼台灣海峽比深圳河可靠就那一點點。


一個會因為讀詩集搞到老師同學被失蹤、判死刑的年代,一個會有「教官(軍警)」派駐監視的校園,一個「篤一篤灰」就會闖出人命大禍的年代,時間上地理上真的不遠。

恐怖片的恐怖指數,從來是同「有可能發生指數」成正比,所以這套《返校》恐怖指數,我俾99分。

請珍惜還可以睇《返校》的機會。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返校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