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成治癒三成致鬱:連《鬆弛熊》都變社會問題片?

社會沉淪人心不古,窮忙半生都買不起樓,想不到連《鬆弛熊》都變成社會問題片,但這部可愛中有殘酷、喜感中帶感傷的動畫短劇,很適合每日生活浮沉的你我一看。Netflix推出《輕鬆小熊與小薰》(都係下稱《鬆弛熊》ok?),真的別小看它看似是女性向可愛動畫,箇中的深度貼地猶勝同期不少美劇。

說是治癒系它不盡然,故事的情節經歷非常現實,公司剋扣花紅,同事愛晒命上司又不公,女主角又會因一時衝動大量網購健身產品負債累累。與原著OL家中無故住入兩熊一雞的故事比,稍多了兩分抑壓與人性化。另一主角男孩,竟是被家人疏忽照顧,要透過綁架來attention seeking的孤獨兒童,雖沒《小偷家族》如是悲劇,也難想像十幾年前會有此人物設定。


整套系列的氣氛雖說還算歡快,但冷不防就殺出一陣恐怖(女鬼一集的戲中戲,夜晚看到真是嚇一跳),還有梅雨斯濕,晦暗得生菇的鬱悶下午。到故事後段迫遷的不捨無奈,真的會問:這真是所謂治癒系動畫嗎?

回想同是Netflix出品,Sanrio之前的《烈子》已是Hello Kitty式的畫風,述說年輕OL的辛酸,下班之後要唱死亡金屬大爆發,可想而知這些「可愛系」動畫的受眾,已經進入社會之餘更面臨時不與我的血淋淋現實,離開童話村不得不走入生存叢林。

相較之下,《鬆弛熊》就以「七成治癒」「三成致鬱」的比例,不會一面倒傾銷逃避現實的治癒可愛,反而是在生活實感的微微奇幻中,找尋鬆弛熊式的活在當下哲學。


香港樓價高、青年上流問題惡劣,日本更是早在十多年前,已經預視到M型社會的貧富差距、窮忙族、中產消失的危機。成長在泡沫經濟的風光,或者香港九十年代餘輝的年輕一代,由Hello Kitty 的夢幻美好童話世界,終也要接受自己不會一輩子是Kitty,而是烈子,最多只是小薰,在日忙夜忙生活迫人中,起碼有兩隻傻熊一隻雞。

每集附帶的心靈小語,就給這個人心散漫時代的Young adult們聊以安慰,慵慵懶懶在家中睡夠就醒,無甚追求活在當下的鬆弛熊,這也是「低欲望世代」的寫照:當與名成利就、甚至中產幻夢命定無緣,唯有愈活愈像希臘先賢謂的「狗智」(Cynicism),寧可降低物質渴求但求平穩自足,有如犬兒曬陽度日的「慢生活」,今時今日或者這叫「熊智」(Kumacism?)也不定?

(本作是以實物動畫拍攝,每日只能製作十秒畫面,所以有此慢工精良。)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