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露的情人(Carol, 2016) Short Letters between Carol and Therese 外傳:卡露與泰麗莎的短箋(擬似二次創作)

光影言志辨 於 15/03/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歡迎到Facebook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minghui.lu1
https://www.facebook.com/carolmoviefans
Dear Carol:
究竟,愛情是什麼?尤其在我倆間!當我在百貨公司玩具店當售貨員的時候,第一眼看見你走來,我就知道什麼是「fall in love at first sight」!問題是我跟你是一大一少的典型約紐女性,當你愛上的是尋常社會所不認可的人,你我的關係也是大多數人所不認同的時候……如何是好?
Your Therese

Dear Therese:
我很明白你所講的尋常社會、大多數人是指什麼。因為我的正分居辦離婚的丈夫,他就是美國中產大男人的典型!他叫哈吉(Harge),他利用我對幾歲女兒Wendy鍾愛的弱點,常常逼迫我一定要跟他復合,否則他利用我對女性的愛慕的弱點,在家事法庭的聽證會上,攻擊我的行為不檢點、心理有問題,要奪去我的共同撫養權之餘,還要禁止我以任何方式去接觸女兒。這,真是何等卑鄙!我嘗試扭曲自己,想當回一個尋常社會、大多數人所要求的尋常家庭的妻子角色,我正在嘗試,所以不能見你……對不起!
Your Carol

Dear Carol:
收到你的短箋,很開心。我知道你為了家庭及女兒的事情而煩惱不已,所以也不能打電話來再給你添麻煩了。在跟你約一個月的旅行中,是我們最開心的光景!我也多謝你送我Canon的照相機,可以讓我把你的倩影留在相片中。你知道我很想當攝影師,但很可惜的是這是一份被男性壟斷的工作。雖然,我的男朋友理查(Richard)有朋友在《時報》工作,但是我不想靠人事關係,尤其是我的男性朋友……
註:我希望那個破壞我們愉快旅行的竊聽者,不會為你添煩亂,為你的家事法庭的聽證會帶來不利……
Your Therese

Dear Therese:
我也懷念我們愉快的旅程!記得嘛,我曾經跟你一起塗香水的經驗?香水塗在手腕的脈門上,是因為藉血液的熱力把香水給揮發,會很香很香的!雖然你沒說,但我知道你會很懊惱我在旅途上的不辭而別。而且,我還叫我的好友艾比(Abby)來給你照應。

艾比跟我只是好朋友及好姐妹的關係。她很體察我在尋常社會、大多數人心目中所要扮演的角色!現在的我只希望在家事法庭的聽證會上,爭取好形象,我只希望哈吉(Harge)他能夠給我有時間見一見我極鍾愛的女兒Wendy就好了,即使在別人的監察之下也是好的。只求偶爾見一見女兒Wendy,我就心滿意足了!對不起!Therese,在這一段期間,我要當做一個被尋常社會、大多數人所要求的正常母親的角色,我努力嘗試中,所以不能聽你來電……
Your Carol

Dear Carol:
Carol,已有一段時間沒收到你來的信箋,很是擔心!關於你的好友艾比(Abby)的事情,我完全明白了,也幸好因為艾比,我對你的過去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所以,即使現在無法跟你會面,反倒對你更是懷念!

Carol,你知道嘛?我也學著你一樣,正在扮演尋常社會、大多數人所要求的正常女性的角色。你送我Canon的照相機,發揮了作用;而有你的倩影的相片也讓我吸引了別人的注意,我終於到了《時報》正作了。雖然,距離被認可的攝影師的地位路程上,還有很遙遠的一條漫漫長路。但在一個被男性壟斷的工作環境中,我會非常努力工作的。我的男朋友理查(Richard)也跟我分手了!我仍想你……
Your Therese
Dear Carol:
關於你在家事法庭的聽證會上的勇敢表現,你好友艾比(Abby)也把事情給我說過一二。我不知道如何說才行、才好!因為你竟然會在你的寶貝女兒Wendy的事情上,向你的前夫作出了如此巨大的讓步!

而今天下午,Carol,你竟親手送來此封要求在見面的短箋,我本來隨手扔掉,並想發急函告知我不來了……可是我寫到這裏也把此信扔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眾裏尋她千百度...
Carol和Therese就這樣被塑造成電影、小說中的傳奇。可她們並不想當傳奇的主角,她們只是尋常百姓,只因為跟尋常社會、大多數人所無意識的理所當然有少許不同,就被大家認定是異類!尤其是那兩個像有躁狂症的男人,不斷狙擊Carol和Therese!
Carol是姬蒂。白蘭芝(Catherine Élise Blanchett,1969)。Therese是魯妮。瑪拉(Patricia Rooney Mara,1985)。兩大影后把Carol和Therese演繹得維肖維妙!有些情節,雙方尤其是不用對白,只用身體語言,以及眼神交流,卻更勝千言萬語。

請緊記!你是否在行屍走肉?你是否只在可憐地扮演尋常社會、大多數人所無意識地要求你要扮演的菜鳥角色。你有否如Carol真實地面對自己,聆聽自己的心聲,不戴假面具呢?Could You make an intimacy with the other?
延伸閱讀:
奧修(OSHO):《親密》(Intimacy: Trusting Oneself and the other),台北,生命潛能,2002。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carol  二次創作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