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灌籃高手(Slam Dunk)》陪伴的青春

有意思吧 於 26/0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我經常刪掉存在電腦裏沒用的資料,容不得半點無用信息佔用空間。但存在電腦裏有好幾年沒動過,佔有11.7G的《灌籃高手(Slam Dunk/男兒當入樽)》總捨不得刪,因為它承載了我整個青春記憶。

電視記憶

那年夏天,沒有微信,沒有微博,是流行BB機的年代。我上初中,家裏唯一的電器是一台金星牌的黑白電視機。通常只能收到四個台,還不是全天有,只有下午才有節目。信號不好,屏幕經常看不清:伴有“雪花”;想要畫面清晰點,得有人跑到屋外去搖天線杆。若是碰上晚上颳風,電視機就變成收音機,畫面可以忽略不計。

儘管如此,每天下午準時五點半,總有一大幫人守護在電視機旁,等候《灌籃高手》的開始。從片頭曲到片尾曲結束,中間不會有人離席,也很少有議論,整個現場只有隨着劇情而動的呼吸聲。

在那年,班上女生瘋狂購買各種有關流川楓的貼紙,好像誰買的最多,誰就有機會成為流川楓的女友;男生們乾脆將櫻木花道的頭像貼在座位上,一上課就睡在上面,櫻木成為他們美夢的守護神;年級籃球隊把原本籃球術語“蓋帽”改成劇中台詞“蓋火鍋”。

在這麼一個背景下,我喜歡上籃球,時常一個人躲在家裏練球,把房間用板凳隔成幾個區域,一次一次地帶球繞過,幻想擺脱一個個對手。雖然沒有招來鄰居投訴,但運球所帶來的灰塵沒少讓我捱揍。最終並沒有堅持,我最後一次碰籃球是在大學體育考試考“三步跨籃”,結果很遺憾,並沒有通過。

紙媒記憶

高中離家很遠,只能選擇寄宿。班級與初中不同:每個班級的講台前都放着一台電視機,在午休及晚餐時段才能打開,有十多個頻道,有時碰巧打開的頻道剛好在播《灌籃高手》,往往停留幾秒針,便會立刻換另一個頻道。好像現在再看,會顯得很幼稚,那個時候,我們都渴望早點長大,早點擺脱父母的約束。取而代之的則是對NBA的日益關注,時常掛在同學嘴邊的是:喬丹復出的傳聞,大鯊魚奧尼爾的暴走,新星科比的崛起。

那時,大家獲取外界信息主要靠報紙週刊,第二節做完早操後,學校商店擠滿人羣,有關賽事的報紙往往已被銷售一空。教學樓與宿舍樓中間隔着足球場,一有比賽住在七樓的我們可一覽無遺。每當這時,我就會想,要是櫻木當年參加足球隊又會怎樣?

電腦記憶

大一學校規定不允許帶電腦,也不許裝網。但禁令之下,總有勇夫。Q把自家的電腦帶到宿舍,不能上網的電腦,唯一的作用是用來看動漫。Q把一整套的《灌籃高手》從圖書館下回來,前後花了一星期,為此他總是誇讚圖書館驚人的下載速度(能達到2M每秒)。

隨後我們用兩星期時間,將101集的TV版《灌籃高手》從頭至尾看一遍,每天準時四人守一台電腦。以前看國語配音,現在看日語中字。受其影響:宿舍四人接打電話用“莫西”“莫西”;看那邊用“哦啦”“哦啦”;稱呼劇中人物名字用他們的日語發音。誰發音更接近劇中配音,誰就能獲得更多的羨慕目光。我們用這樣的方式來懷念,彼此所共有的《灌籃高手》情結。

學校食堂每次一有NBA比賽直播,靠電視機旁的座位早已坐滿觀眾,大家緊盯電視,唯有進入廣告時段,才迅速吞下嘴裏的飯菜,生怕因吞嚥錯過精彩球賽。那些躲在宿舍的,也會在同時段通過電腦收看直播。由於網速有快有慢,你在猜測球進沒進時,隔壁的歡呼聲已提前泄露答案。球賽時段,整個男生宿舍樓都隨着球賽的節奏進行有規律的歡呼與歎息。

Q是湖人的死忠,同宿舍的Z是火箭的粉,一旦這兩隊交火,兩人總有一人坐在前面,另一人則站在後面,比賽開始就相互諷刺打擊:稱科比“強姦犯”的Z,得到的是稱姚明“姚大傻”Q的回擊,這樣你來我往,直到結束。隨後這種緊張氣氛也會消失得了無蹤影,代之的則是“我們吃飯去”、“要不一起叫外賣吧?”奇怪的是Q從不打籃球,足球踢得比籃球好;Z不玩足球,打籃球可以虐Q,可他們都湊不到一個球場,偶然只能在乒乓球場點到為止,消消看球賽所積累的火氣。

後來,大家紛紛從Q那裏將整套《灌籃高手》全集拷到自己電腦裏,時不時翻看一兩集,有時只要有一人在看,隨即另外幾個會圍過來,跟着劇中人物,大笑激動,像第一次看《灌籃高手》,依舊熱情不減。有次Z不知從哪下到《灌籃高手》全國大賽漫畫最終卷,四個人四台電腦幾乎在同一時段看完漫畫,那天晚上大家的話題離不開湘北、山王工業、流川楓……

2004年井上雄彥在一所廢棄的學校,用黑板繪出《十日後》,有關《灌籃高手》的故事也隨之落下帷幕。我始終記得漫畫最後一幕櫻木花道那句“因為我是天才”,表情驕傲而灑脱。我想每個人的青春都應如此:熱血、無所畏懼。


歡迎關注有意思吧文字音樂版
微信公眾號“後園”(gardenback)


→ 微信公眾號:有意思吧,可通過意念關注 ←


資料來源:有意思吧(u148)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