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 - 《浴火鍊歷》 (第三回)

極北豪情 於 16/12/2014 發表 收藏文章
傲正是一個十分有耐性的教師:他會每一步細心為我解釋,也將一些心得與我分享。

不過,我更欣賞的是他會因材施教。

他明白我的處境,於是幫我打好基礎功夫。首先,他要我將十一至二十的二次方記熟,然後逐步加上。最後是由一至一百之內的二次方都要記熟。

每一回開始補課時,他會突然問:「二十一的二次方等於多少?」

他要我立刻回答,不可以有半點遲疑。否則,他就說:「你幹甚麼?如果有小學生在,他早就答了!」

除此之外,他特別找獄長幫忙,找來幾本教科書,利用當中的題目製作習作給我做練習。

在他的指導之下,我的微積分成績明顯有進步──我甚至有一回成為班中測驗成績最好的一個。

後來,我們除了這些特別在我工餘時間的補習之外;如果是由我負責押解他去操場「放風」,我們也會利用這些時間去討論某些課題及考試時要注意的地方。

記得大概在他試圖將倩雲趕走的一兩個月之後,我在操場上看守著傲正。當時,我由於中期試臨近,就與他一起一邊散步,一邊討論。

突然之間,獄長進來,快快行到我們那兒。我立刻向他敬禮。

「于胤,我有幾句說話想跟傲正私下說。」

「沒問題。」我退下來,到操場的旁邊的長椅坐下來。

我望著他們,心裡在猜想他們在談論甚麼事情。

說起來,倩雲小姐已經有幾個星期沒有來演奏了。

我相信她有到來與獄長相聚,只是沒有來探望傲正。而即使她到來探望,傲正多數會拒絕接見她。

我看了好一會,發現他們說話不多。接著,傲正問獄長拿記事本。他在記事本上寫一點東西,從那裡撕下一頁遞給獄長。

我看看手錶,「放風」也差不多完結。於是我行出去與他們會合。
「讓我帶他回來。」獄長說道。

我向他敬禮,目送他們離去。

當晚下班之後,我們如常補習。可是,傲正有點心不在焉,我也感到自己不在狀態中。

最後,我首先開腔:「不如大家一休息一下,好不好?」

「好的。」他略帶疲態點點頭。

我拜託當值同事拿兩支大汽水來,將其中一支遞給他:「我暫時用這一個代替補習的費用。」

「謝謝!」他接過汽水:「我許久沒有喝這個。」

我打趣問道:「你逃獄期間沒有喝過?」

「沒有,反而與倩雲小姐在餐廳吃飯時點啤酒喝。」說罷,他仰頭喝汽水。

我也喝了一口汽水,嘗試找話題來聊聊:「對了!我有些同學見我的成績進步了,問我有甚麼竅門...」

「那麼你如何回答?」

「最高秘密。」我回道:「他們不知道我在監獄當獄警的。」

傲正點點頭。

我坐下來,把汽水瓶放在一旁:「我曾經聽說,你未進監獄時,就已經有人懸賞要你的命。」

「嘿!」他輕笑一聲:「你大概知道是甚麼人及甚麼原因罷。」

我故作無知:「我只負責看守死刑號,從來都沒有在監獄其他地方工作過。」

「哦?」我這一句說話似乎引起他的興趣:「原來是這樣嘛...」

「我再讀書,是為了未來而作準備。」

「未來嘛?」他輕描淡寫說:「未來,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是不可以接觸的東西了。」

的確,「未來」對於這一刻的傲正,不是「奢侈」,而是不可能擁有的事。

「于長官,不好意思,今天我們到此為止,可不可以?」

「沒問題,現在你應該要回囚室了。」我說道。

然而,他坐直起來,把一本書拉到他的前面:「我知道你中期試臨近。日間時候我們不是談過一些要訣罷?那些你一定要記牢!」

「明白!」我們的身份迅間對換。

「還有,」他將那本書遞在我的前面:「你盡量把這本書中那幾課的習作都做好,在考試之前給我批改。」

「啊!」我唯唯諾諾。

「另外,我也準備了一些模擬試題。你明天來拿罷!」他說道:「我們明天休息一天罷。」

「沒問題!我也想自修。」

「如果你遇到甚麼問題,立刻找我。」

「我會毫不猶豫來找你。」

他點點頭,我也起來把書收拾好。
這一天,對於我們來說,已經結束了。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小說  愛情  友情  監獄  犧牲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