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訪】《全民造星III》葉巧琳--編奏「水」做女生的連續劇,爆發潛藏另一面

講樂‧過路人 於 12/12/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有見最近因《全民造星3》的播放,其中一位參賽歌手葉巧琳成為話題人物,並入圍最後20強,在此分享這篇早前寫過的音樂訪問文章。〉


去年九月宣傳新歌《一對一》的時候,葉巧琳(Mischa)以「水質女生戀愛連續劇第二集」來形容這首歌。聽Mischa的音樂作品,的確有點在「看」連續劇的感覺。

以為這是「三部曲」的第二回,Mischa說故事其實早於《能見度》就開始。「由當時的分手,到《神把眼淚都留給了人》與《殘渣》被世界遺棄,再從《水舞間》開始是另一段剛萌芽的戀愛,《一對一》就是感情路上的延伸,內心掙扎著會否被男方邀請到他的家,所以MV也會有點Sexy,對我來說是個新挑戰。」



「小黃哥」林寶的歌詞設計

作為在瑞典音樂創作營完成的第一首歌,《一對一》比起Mischa之前的幾首作品,題材來得更加踩界,一方面源自外國開放的創作氛圍,另一方面也是來填詞人林寶的念頭。「林寶有個稱號叫『小黃哥』,整個連續劇系列他亦有份構思(兼填詞),例如《能》代表霧;《神》代表眼淚;《殘》是渣乾了的所有水份;《水》有著雨的滋潤。林寶填這首歌時,說早已將水放進歌裡,《一》裡的那種選擇,就是『心水』(笑)。其實女生也是水做的,所以每首歌正好呈現不同面向的我。」



談及在斯德哥爾摩的創作營,與同公司歌手與當地音樂人共同寫歌的體驗,Mischa覺得四天行程雖然頗為規律,卻比平日的創作更具效率。「每天九至六在山丘上的小屋創作,整個流程很快。其實當初也有點壓力,因為彼此的房間很近,吃飯時又聽到其他人說,已經在寫第二首歌。不過,香港人可能真的要『逼出黎』,一逼就有靈感,整體的創作過程也還OK。」


修練戲劇,爆發潛藏另一面

題材開放,MV自然也演得較大膽,難怪親身上陣的Mischa也說,事前要跟男友備案。「拍攝前我跟他說,我現在要愛另一個男人喇,所以拍攝時他很緊張,不斷的message我(笑)。」自言不太喜歡被人看到情緒的Mischa,這次能夠打開心房演出,全靠將戲劇班領略到的東西學以致用。「若想唱歌更有感覺,更加觸動人心,就要代入角色抒發情緒。老師教我『所有野是being,而非acting』,是相信才去做,所以拍攝時要真的要愛上對方,否則別人看完是感受不到的。」

對於做戲,對於個人思想,Mischa自覺在戲劇班得益不少。現實生活跟男友感情穩定,自己的想像力也非特別好,戲劇卻將Mischa潛藏的另一面釋放出來。「以前我會躲起來喊,但上戲劇班時喊得好勁,愈喊愈攰。其實我並沒甚麼內心小劇場,最觸動我是親情和寵物。只是,除了日常的大癲大肺外,我也希望透過寫歌,讓大家知道原來我亦有不少想法。」


最想香港人聽返本地音樂

稍稍認識Mischa的樂迷,都會知道她曾修讀聲樂,當時主修的更是古典音樂。然而,這卻曾經成為她的糾結,讓她陷於「唔上唔落」的樽頸位。「在唱《能見度》之前,一直都認為自己唱得不好。明明自己讀classical,為何會唱不到呢?這種感覺持續了好幾個月。也許每個人都有遇過這些情況,但後來我明白到,世上總有人比你好,凡事只需跟自己比較,今日做得比昨天好就夠。所以,我也感激當時遇到的樽頸位,否則順風順水就沒進步。」



每首歌裡夾雜些英文歌詞,似乎也成為Mischa的特色,像對上一首派台的《水舞間》,副歌第一句是「I'm singin' in the rain」;這首《一對一》的歌詞亦反覆出現不少「What to do」,原來這句亦是從她的demo詞保留下來。「可能因為在這個chorus入位易記,所以最後才會keep下來。」

在外國長大的她,對於創作廣東歌的理念,是將更多外國音樂元素滲在編曲。不過,當身邊也有大量聽歌渠道,每日接收的資訊亦已夠爆炸時,「大家點解要聽你呢」,作為歌手的Mischa對此也不時作思考。「現在做歌手要兼顧的事情很多,我亦有在自己的channel唱些外國cover,將來有適合曲風的話都想嘗試。其實我最希望的,是香港人可以聽返香港人製作的音樂。」

〈相片來源:葉巧琳facebook〉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全民造星3  葉巧琳  廣東歌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