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深度訪】JW 王灝兒 尋覓逃生出口的那線光

講樂‧過路人 於 02/1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跟王灝兒(JW)的這個訪談,其實是在八月進行,當時還不知道作曲的周國賢,會跟她來個合唱版。直到某天經過時代廣場,耳邊傳來周國賢唱著《逃生門》的歌聲,抬頭看看商場外的大型電視螢幕,原來正在播放合唱版MV。本來因為近來的社會狀況,這篇文章已拖延得幾乎不了了之,趁著這個比較合適的時候,正好讓它重見天日。


●受託「家傳之寶」的壓力

經過將近半年的社會鉅變,相信不少香港人都想尋找歌裡那道「逃生門」,尋覓排解鬱悶的出口。「逃」這個字,多少帶點逃避的意思,感覺看似有點負面,但正如匈牙利也有句諺語說,「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人總不能一直沉溺於黑暗之中。「其實這首歌並非在說逃避,而是要給自己一個答案,要給自己時限,不能在dark place逗留太久。之前我唱的都以情歌為主,這首《逃生門》傳達的訊息,是希望大家踏出脫離不開心的那一步。」


首次為JW作曲的周國賢,曾經發文說這首《逃生門》,是他重拾作曲能力後的第一首作品。得到對方送來「家傳之寶」,JW坦言錄音時亦有壓力。「既然將此曲交給了我,就絕對不能fail,要唱得讓他滿意和開心。」只是,第一次走進錄音室錄歌時,首先迎來的,卻是強烈的挫敗感。「這首歌最大的挑戰性,是它真的很『周國賢』,要將其變成女仔key,如何拿捏中間位很重要,靠舒老闆(舒文)慢慢去tune。」
笑言「第一次錄到出汗」的JW,付出汗水的回報,是經過四個session的錄音後,聽到周國賢回覆說很喜歡。「完成錄音後將音源傳給Endy,聽到他說很滿意,感覺成功KO這首歌,很開心,與最初的挫敗很大對比,因此更有滿足感。」

到底demo裡「很周國賢」的感覺代表甚麼,JW嘗試將此更具體地形容。「它並非普通人的唱法,甚麼音去用力唱跟平常也不同,運氣方式亦不一樣。我走進錄音室也沒再聽他的demo,因為要抹走原唱變成自己的感覺很難。就這樣說,大家不會明白demo『有幾周國賢』,聽過自會明白。」當然,現在大家聽過合唱版本,或多或少感受到JW走進錄音室的壓力。


●想起已故爺爺而流淚

要在強烈的Endy風格之下,唱出屬於JW自己的感覺,難度之大可想而知,JW自言《逃生門》的難唱程度,在出道以來的歌曲裡,定必躋身三甲。「它的難唱並非在於高音,而是旋律很帶動情緒,需要渾身用氣,就如全身運動,而且要在感受過原唱後,保留自己特色往往最難。」同樣被她選為難唱曲目之列頭三的,還包括以下兩首。「《自由飛翔》的轉音很急,而且很多半音,《主宰》的轉音也很難,而且高音位很難唱。」假如閣下是JW歌迷的話,不妨走進K房挑戰一下自己。(笑)


在JW獨唱版的MV裡,女導演的復古拍攝風格,頗有王家衛《重慶森林》的味道。雖然JW出現的鏡頭不多,但呼應MV劇情的「喊戲」卻相當搶鏡。「其實導演沒要求我哭,但剛好看著的畫面有些棋子,讓我想起以前經常跟我玩象棋的爺爺。」與已故的爺爺感情深厚,甚少在錄音過程流淚的她,錄《矛盾一生》時喊過一次;另一次喊,是在爺爺剛過身時錄《維多利亞》。「小時候我們住在一起,後來即使分開住,爺爺隔日也會上來坐,然後每個星期都會去飲茶,無論唱歌與否都經常會想起爺爺。」


●闊別九個月嘗試創作

JW提到的《維多利亞》,作曲的是另一位男歌手林奕匡。先後跟兩位風格不同的歌手合作,JW覺得不能就此相比。「那次沒《逃生門》般具挑戰性,旋律很chill,感覺比較似坐船出海。」經過這次跟周國賢的合唱,未來有想嘗試合作的男歌手嗎?「我自己很喜歡R&B,所以想跟方大同合作;農夫也是我覺得很叻的歌手,很有自己的想法,聽他們的歌我也會跟著rap。」

在這首新歌推出前,JW對上一首派台作品,已經要數到九個月前的《揮揮手》。雖然在這段期間沒有新作,但JW並沒在音樂路上怠慢,寫下了好些旋律,更有機會於明年推出自己的創作。「偶爾我會想到些hookline,然後將它們錄在電話,但即使我有了這塊『豬肉』,也要其他音樂人如Edward、Cousin Fung幫我煮好這碟菜,並從旁教導我如何編排鼓聲,如何令旋律更加易記。」

那麼,明年會有曲詞包辦的新作嗎?「其實我很喜歡寫作,每首歌的文案都是由我親自寫,但填詞確實非想像般容易,需要慢慢摸索。」未曾看到JW的詞作前,先透過JW寫在文案上的字句,以及在IG不定期發布的小文章,從字裡行間感受她的內心世界吧。


FB:講樂.過路人
IG:cantokid1412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逃生門  JW  王灝兒  周國賢  廣東歌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