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妳飄忽的臉】齊齊應考DSE-我在「尋找」之中找到快樂

講樂‧過路人 於 05/04/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看到DSE中文科今年的作文題目,興之所致,想以第2條題目「應考」一下,寫寫對尋找的看法,寫寫對大埔的鍾情,寫寫開這個專頁的點滴…集結起來,構成這篇關於在大埔尋找的短篇愛情故事:


<Jackz facebook圖片>

尋找,幾乎是人生裡必修的課題。塵世間每個人,在某個階段,都總有某些東西要尋找,尋找舊物,尋找回憶,尋找理想,尋找自己...若然說我要尋找的東西,卻是茫茫人海裡,僅僅交接過五分鐘的某位女生,你又會否覺得太過無聊,太過天真呢?太過不設實際呢?

7月15日晚上9點35分,第11堂的樂理課結束。這是跟妳第一次的交流,也是最後的一次交流。自此之後,就再沒有見過妳的出現。

直到現在,我還是記不起,跟妳那五分鐘的交流,到底是如何流逝的,腦海裡仍然記得的,是妳在車站分別時,輕輕說出自己的名字,以及那個微微一笑,嘴角因而向上翹的神秘弧度...還有為這荒唐卻又不失樂趣的捉迷藏遊戲,展開序幕的唯一線索-「原來妳也住在大埔。」因為,我工作的地方正是大埔。




廣福村、海濱公園、太湖花園、富善、大埔墟街市、大埔超級城、太和橋...是順路抑或刻意地在大埔遊走,我已經不太懂得分辨,我只知道妳肯定在大埔的某個角落。也許在大埔的某個轉角處,會再次看到妳那獨有的微笑弧度?

<互聯網圖片>


後來,在某個心緒不寧的夜晚,當我沿著海濱公園慢遊,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看著跑手們和單車友人來人往時,沒有甚麼特別原因,但我只想一直這樣在海濱走。那一刻的我發現,居然喜歡上交通來回需要兩小時的大埔...若然沒有尋找過這位女生,怎能想像漫無目的在海濱遊走的樂趣?


在妳那萬年沒有更新的fb,我嘗試尋找關於妳的一點端倪。到底妳為何會報讀樂理班?是因為喜歡鋼琴嗎?是因為音樂嗎?是因為要當音樂老師嗎?然後我問自己,為何我又要報讀這個樂理班呢?說到底,也是喜歡音樂的緣故。既然大家做過11堂的音樂同學,說不定我能在音樂的世界再次遇見妳?

<互聯網圖片>


於是,我做了一直很想做的事-開個關於廣東歌的fb專頁。在互聯網的世界,從來都有無限可能。10個讚好,50個讚好,100個讚好,500個讚好,可惜總是沒有妳的身影。不知不覺地,這個專頁就此運作一年,看著每個點讚和分享,卻有份由心而發的喜悅。若然沒有尋找過那位女生,又怎會有這幾百個,看似微不足道的讚好?

無聊事,認真做,如此這般地尋找一個人,是值得高興的事嗎?猶疑之際,看到《王家欣》的故事。天真的黃又南,用盡一切方法,找尋那個一面之緣的王家欣...縱然沒有又南般俊俏,但看到他居然可以無聊得如此認真,我卻像找到某個同路人。若然沒有尋找過那位女生,豈會因為跟《王家欣》的導演有所共鳴而暗爽?

<立場新聞圖片>

關於這位女生,說實在的,聲音和樣貌已經逐漸變得模糊,就連我是否認識過,也開始搞不清楚。若然現在要描述妳的容貌,大概會是這樣:「並不是怎麼漂亮的女孩,也沒穿什麼別致的衣服,頭髮後面,甚至還殘留著睡覺壓扁痕跡,年齡很可能已經接近三十了。可是從五十公尺外,我已經非常肯定,她對我來說,正是100%的女孩。」

<互聯網圖片>


若然沒有尋找過這位女生,我就不會反覆閱讀村上春樹這篇作品後,依然看得津津有味。若然沒有尋找過這位女生,我就不會理解「讓妳的離奇新鮮,留待我隨時發現」,到底蘊藏何等的快感。



朋友笑我像個「癡漢」,我卻發覺因為這個女生,居然慢慢地朝著自己真正想做的事進發,為了尋找一個人,可以達到甚麼極致呢?關於這個答案,其實我也很期待,是否要拍個MV、寫本小說、拍部微電影呢?

所有事情過後,可能還是沒法追逐妳那飄忽的臉,還是無法再看到那個微笑的弧度,畢竟人生有很多事情都是徒勞無功的...但這趟尋找之旅最快樂的,是找回我真正想做的事。還有甚麼,比尋找到自己的目標更快樂嗎?

<互聯網圖片>


其實有的,那就是正在閱讀這篇「千字文」的,原來正是我要尋找的妳...


喜歡這個小故事的話,不妨多多支持筆者的Facebook專頁「講樂.過路人」!
https://www.facebook.com/shingster1412/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大埔  DSE  中學文憑試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