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廣東歌的情書003】從餐廳的《浮誇》,到老友的推介

講樂‧過路人 於 27/04/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廣東歌從來是個寶藏,新歌舊歌加起來,至少應該也過萬首,總會有些未聽過的歌。這個欄目並非要向大家推介甚麼冷門歌(因為再冷門都總會有人聽過),反而是希望以廣東歌作橋樑,讓大家回憶一下,每種跟廣東歌摩擦的緣分。大家又可曾記得,初次聽到某些廣東歌時的情境和感覺嗎?

<互聯網圖片>

給廣東歌的情書-編號003:我從「老友口中」聽到廣東歌

***

每次跟榮添食飯,他的嘴巴放在吃的時間,遠遠不及放在說話上面。

今天榮添難得地戴上口罩,聲音也變得有點沙啞,不過依然沒有改變其「口水多過茶」的作風。認識了將近20年,看到他卻得到耳根清靜,反而會讓人不太習慣。

而且,聽他說話,總是賞心樂事,哪怕只是跟隔壁的鄰居,講過幾句說話,在他口中也可以繪形繪聲地,將這位鄰居講成認識得比我還要透徹的人。

所以我一直想不明白,如此懂得說話的人,怎麼可能依然會是單身呢?

等候晚餐送來時,談得興起的榮添,忽然把聲線減弱,語速也變得緩慢。

我四處打量,也沒發現甚麼漂亮的女生經過,讓他有如此反應,然後方才聽到,餐廳原來播著Eason的《浮誇》:

「有人問我 我就會講 但是無人來 
我期待到無奈 有話要講 得不到裝載」
<互聯網圖片>


「就是這種感覺,無力的存在感。你明白嗎?」

被他如此一問,我努力思索著,在聽到《浮誇》的歌詞之前,我們正在講的話題-對了,是Whatsapp裡那些已讀不回的藍剔。

一雙一對的兩個藍剔,實在是Whatsapp裡的「毒物」。沒有回覆,卻又是最清晰的回覆。

<互聯網圖片>


每個為「女神」等待過的男生,大概都會明白,對吧?正當我想如此安慰榮添,冷不防其話鋒一轉,突然殺出另一個問題,將剛才的「毒氣」一掃而空。

「喂,黃子重,我最近聽過有首歌,有點似《浮誇》的那種無力感,歌名叫做《透明》,梁漢文唱的,有沒有聽過?別裝呀,我知道你活在90年代的...」

忽然被出題,腦海不斷盤旋著「透明」、「梁漢文」的關鍵字,唯一想到的,是某部陳年舊劇《隱形怪傑》。

<互聯網圖片>


「我早說你是遲了20年出世喇,我敢說這間餐廳裡,沒有一個知道《透明》怎麼唱...」

榮添這麼一說,我也不知該值得高興還是無奈。說實在的,我對這首《透明》其實沒甚麼印象。

「假使可以學會隱形,扮大俠認真醒...」


但當榮添哼起第一句歌詞時,我又發覺,好像在哪裡聽過...

關於那餐飯,我們究竟講過甚麼,一如以往卻又很自然地,我是沒有丁點印象的,唯一記得,是他介紹過這首《透明》。

「癡心的我恨似隱形,用盡力你未明...」

透明,好一個貼切的比喻。當你以為「透明」可以讓你為所欲為,彷如得到天下間最好的法寶,可以隱身在暗戀對象的背後,在遠方為心愛的人守候,同樣地,也因為你的「透明」,對方其實從來不曾感受到你的存在。

<互聯網圖片>


反覆在Youtube聽著這首《透明》,兩段對「透明」解讀的歌詞,再加上這句「自問內心早因你透明」,我開始代入到榮添的心情,感受聽到《浮誇》的頭兩句後,聯想起這首《透明》的無奈。

有身分,誰會想當個透明人?浮誇,可會是尋獲身分的方法?

***
《透明》

作曲:丁偉斌/填詞:潘偉源/主唱:梁漢文


筆者的Facebook專頁「講樂﹒過路人」,有更多廣東歌跟大家分享,希望多多支持!

https://www.facebook.com/shingster1412/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緣來這首歌  浮誇  透明  陳奕迅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