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到盡頭】陪你等未曾遇見的情人,這就是「兵仔」的命運

講樂‧過路人 於 25/10/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早前看到黃偉文在fb share《我的命運》,想起這首歌也在小弟的經常播放之列。有些歌手唱起「兵歌」來,不知為何會特別有感覺,雖然歌藝並非特別出眾,但卻很能唱出那種味道,梁漢文應該算是這類歌手。如果說《七友》和《好朋友》,是「兵歌界」的經典,這首《我的命運》就比較滄海遺珠吧。

作曲:福山雅治/填詞:黃偉文/主唱:梁漢文


梁漢文在上月舉行的sidetrack演唱會,也有唱到這首《我的命運》。其實這首歌也不至於那麼「sidetrack」,當年更是第一主打,也是其有份主演的劇集《廟街.媽.兄弟》插曲,純粹是比較少唱現場吧。

<香港01圖片>

而在演唱會舉行前,梁漢文自選了12首個人「滄海遺珠」,當時亦有提到這首《我的命運》。原來這首歌連同《PG家長指引》和《瀛寰搜奇》,當年曾遠赴法國取景,拍攝MV和唱片封套呢!

<梁漢文facebook>

<tvb.com圖片>


也不記得第一次聽這首歌,是否因為《廟街.媽.兄弟》,但記得聽完最有印象的,是這句「我等你等你等我,不過總有不過」。兩句歌詞合共十三個字,其實也只用了七個不同的單字組成,「等」和「不過」的運用,就像在玩個小小的文字遊戲,同時道出「觀音兵」的處境。

<ezone圖片>

其實「兵歌」的主題,來來去去都是講當「兵」者,就算明知跟對方沒可能,卻依然甘願默默守護心上人。《我的命運》也是類似的故事,但比起《七友》和《好朋友》,感覺這個主角還更慘情,只能當個心上人的水泡,「陪你等未曾遇見的情人,這就是我的命運」,用完即棄,然後再被拿來循環再用完即棄。就算做到最好,卻永遠不會是最好...

<互聯網圖片>


但無止境的等待,再癡情的觀音兵,也會有不想等下去的一天吧。要成功地「等到你等我」,往往只有近乎零的機率。就算真的有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的一天,是否代表結局完美呢?也不盡然,就如歌詞所說:「只怕有天等到你,自己首先死了心」。哀莫大於心死,會是甚麼原因,令自己對一個如此喜歡的對象死心呢?這點想像空間也很有趣。

<自由時報圖片>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最初小弟聽這首歌的時候,看到作曲一欄只寫著「Masaharu Fukuyama」這個名字,就純粹以為是日本某某作曲家而已。直到多年後的「神探伽俐略」熱潮,才發現「Masaharu Fukuyama」原來就是福山雅治,而《我的命運》原曲《Squall》,由福山雅治唱起來,又是另一種感覺。

<互聯網圖片>

在還沒真正留意福山雅治之前,原來早已有首他所創作的歌如此熟悉,或許這也算是音樂的小小神奇力量吧!


筆者的Facebook專頁「講樂﹒過路人」,有更多廣東歌跟大家分享,希望多多支持!

https://www.facebook.com/shingster1412/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Anson  Lee
    Anson Lee 於 26/10/2017 評論 NO. 1

    K.y. Yau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