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產熱話】縱是天涯「淪落人」,為何不能談夢想?

講樂‧過路人 於 19/04/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陳小娟首部執導作品《淪落人》,電影主角是踏入暮年的下身癱瘓老人,以及照顧這個「廢人」的菲傭。兩個同是天涯淪落人,因為香港這種帶點奇怪的外傭制度,在愛民邨的同一個空間裡遇上。


英文戲名叫「Still human」,感覺更為點題。當獨居老人餘生都要坐在輪椅上,好像甚麼願景都幻滅了;當外傭離鄉別井賺取生活費,談理想好像有點不設實際;然而,即使際遇再難堪,他們依然是個有血有肉的人,Still human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一人有一個夢想,既然外傭也是人,為何沒有資格談夢想呢?當然,外傭質素也良莠不齊,電影亦淡化了其負面形象。像黃秋生般跟外傭談理想,似乎有點偏離現實,但這是否完全沒可能呢?


在映後的分享會,導演陳小娟講到拍攝此片的緣由,源自某天在街上看到一個菲傭,推著坐在輪椅的僱主,彼此言談甚歡,而這正是電影角色的原型,並由此引申整個故事的發展。
這讓筆者想起ViuTV之前播放的《最熟悉的陌生人》。節目裡的幾位嘉賓,各自跟隨外傭回到她們的故鄉,從而更了解這些服務多年的傭工。雖然不少香港人也有聘請外傭的經驗,但除了將她們當成「工作機器」,甚或想辦法如何將她們「用到盡」,有多少曾嘗試了解外傭的背後故事?

<香港01圖片>

另外,電影用上了好些篇幅,著墨在外傭的周末生活。身為香港人的我們,大多只會知道外傭假日喜歡到皇后像廣場,然後「笑聲笑聲滿載溫馨」地交流著,卻不曾理解她們在談論甚麼,電影透過幾位菲籍演員的對話,滿足對此感到好奇的觀眾,包括筆者。

至於電影的結局,僱主放手讓菲傭追夢,無疑充滿著童話色彩,不過最近若曾留意媒體報導,也許會對某位菲藉攝影師有所印象。曾任職菲傭將近十年的Xyza Cruz Bacani,憑藉自己的攝影天分和才華,贏得多個獎項並於香港舉行個人展覽。這個例子或許萬中無一,但卻不代表沒可能發生。

<立場新聞圖片>

對於連繫黃秋生與外傭之間的情感,是恩情,是友情,是男女之情,導演沒有給予明確答案(雖然個人偏向認為,這份情感是黃秋生將自己對兒子的寄望,投放到追尋夢想的外傭之上)。


然而,即使存在於他們之間的是愛情,是否真的就如戲裡的葉童(黃秋生姊姊)所說,這段關係「好核突」呢?這個話題其實也頗值得探討,但電影沒有就此延伸。

最後,必須一提的是,黃秋生在戲裡的演繹尤其出色,無論笑位抑或感人位,就連講粗口的對白,同樣演繹得叫人拍案叫絕,為電影生色不少,贏得影帝的確實至名歸。


筆者的Facebook專頁「講樂﹒過路人」,希望大家也多多支持!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淪落人  港產熱話  黃秋生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