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記頒獎禮】當「二次創作」比原創更受歡迎時…

講樂‧過路人 於 14/0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雖然熱潮已漸減退,但卻想不厭其煩地,再談談毛記電視的頒獎典禮。創作往往反映時代,毛記頒獎禮的成功,完全印證網絡世界的無限可能,以「二次創作」的廣東歌作賣點,形式上跟那些年的《歡樂今宵》相似,最為不同的,是《歡樂今宵》那些「惡搞歌」,大部分真的純粹「惡搞」,為求讓觀眾茶餘飯後輕鬆一下,看完笑笑就算。

毛記「二次創作」的改編歌詞則反映當下,絕大部分都貼近社會時事,以周邊的荒誕新聞作為題材,配合近年變得濃厚的本土意識,凝聚每個真‧香港人,喚起這些群眾的共鳴,儼如為「樂壇頒獎典禮」重新定義。

<蘋果日報圖片>

【延伸閱讀】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0113/19449109


近年在香港的頒獎典禮,基本上已經沒甚麼人再理會,以前大家圍在電視機,等候「最受歡迎男、女歌手」公布時的那份緊張,不知不覺已經消失多年。今次這個頒獎典禮,雖然未知會舉辦多少屆,甚至未知下屆能否順利進行,但筆者覺得已經很有「劃時代」的印記。

<蘋果日報圖片>

看看每位台上的得獎者,除了真﹒歌手外,前新聞主播可以上台,前大台演員可以上台,擔大旗的也是一眾「素人」毛毛主持。當然,「100毛」背後的終極BOSS,是在商台沉淫多年的林日曦,但無可否認的是,這個「分獎典禮」,已經打破舊有的框框,說明這不再只屬於歌手們的遊樂場,而是融入到每個香港人的生活裡。

<蘋果日報圖片>

在社交網絡看到有人將頒獎典禮(特別是河國榮在最後rap《真.香港地》),跟見證港隊力戰守和中國隊相提並論,認為他們帶來同樣的震撼和感動,其實筆者也有這種感覺。

<巴士的報圖片>

兩者的共通點就是源於對香港的歸屬感,「黑皮膚、白皮膚、黃皮膚」都不重要,「真歌手、前主播、素人主持」也沒關係,因為足球和音樂一樣,都有著團結的力量,尤其當裡面的元素,牽涉到我們香港這個家。


也許有人會覺得這類頒獎典禮,是在拿政治議題「抽水」,不過在這光怪陸離的亂世年代,恐怕只有「幽默」才能將社會充斥的怒氣、怨氣轉移,成為一個個笑中有淚的「黑色笑話」。現在尚且還能用「二次創作」的歌曲諷刺時弊,待「網絡23條」的惡法通過後,就連這點玩味的諷刺也將被扼殺…


話說回來,若然要為2015年選出「金曲金獎」的話,大家又會投《越難越愛》,還是選擇《亞視永恆》呢?若然是後者的話,細心想想,也著實有點悲哀,畢竟原曲《愛是永恆》已是近20年前的作品,原來整個2015年,都沒有任何一首新歌能將它擊倒?

<毛記電視圖片>


又抑或為原創歌詞「二次創作」,才是廣東歌未來發展的方向呢?(當然,前提是要「網絡23條」被否決…)當「二次創作」比原創更受歡迎的時候,這又是代表著甚麼呢?坦白說,筆者還在思考這個問題…


筆者的Facebook專頁「講樂﹒過路人」,有更多廣東歌跟大家分享,希望多多支持!


https://www.facebook.com/shingster1412/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