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試過,怎知沒可能】一句說話,可以是無窮動力的來源

講樂‧過路人 於 27/03/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以下這個「男人浪漫」的故事,也許是「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另一面的演繹。儘管只是一句簡單的說話,但只要對方是你在意的人,一句話也足以讓你念念不忘,輾轉反側。

【延伸閱讀】為亡妻一句話 62歲學色士風 (蘋果日報)


為著亡妻的一句說話,62歲的Peter毅然學習吹奏色士風,可能有人會覺得,這個起步不是來得太遲嗎?

<蘋果日報圖片>


Peter從當初因為牙齒不齊,要從學習長笛開始,到目標是要在今年之內,約齊太太生前的姊妹聚舊,在她們面前以色士風吹奏樂曲,為亡妻圓夢。

色士風的背後,大概是種情感的寄託,只要拿起色士風,Peter就能感覺亡妻的存在。雖然再也不能親自吹奏給亡妻聽,但Peter對亡妻的思念,反而成為一種推動力。

<蘋果日報圖片>


與其說無法親自為太太,面對面吹奏色士風是種遺憾,倒不如說這是亡妻帶來的禮物。沒有亡妻那句說話,沒有生死之間的經歷,又怎會讓Peter有決心拿起色士風呢?

看過Peter這個色士風故事,讓筆者想起另外兩件事。

<互聯網圖片>


其一是《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 導演Pete Docter的說話:

"It's ok to feel sad, but when you do, make films, draw, make things. It'll make a world of difference."

【意譯:「每個人都可以感到傷心,但假如真的傷心,製作電影,或者繪畫,總之做點東西,這將會成就完全不同的世界。」】

每個人都有傷心失意的時候,這是誰也躲不過的事情,但假如能將傷感化為動力,那股力量其實可以很大,大得難以想像。

筆者很喜歡Pete Docter這句說話,雖然並非每次也能做到,也不一定要如此大陣仗地製作電影。

或者像Peter那樣,既然那麼的掛念一個人,倒不如將懷念化作行動,為亡妻學習吹奏色士風,從此Peter的世界跟以前變得不再相同。

然後筆者想到的第二件事,正是關於這個「講樂.過路人」的專欄。(抱歉,又在自我宣傳...)

筆者起初有開Blog的念頭,除了因為鍾情於廣東歌外,其實還因為某位「五分鐘的朋友」。有時候就像Peter的故事,可能只是一句的說話,就能改變另外一個人的世界。

<互聯網圖片>


這位「五分鐘的朋友」很特別,這個Blog某程度也是希望有個平台,「萬一」她偶然路過,會來讚個好。

然後,這份尋找的力量,讓筆者(盡可能)每天都更新這個Blog。雖然筆者寫的東西,不知道有甚麼人會瀏覽,有時也覺得有點無謂,不知道為何要繼續寫。

後來,當看見自己的每篇文章,總會有些讀者點擊瀏覽,看到那個本來為尋找她的facebook專頁,又會不時有些人前來讚好,確實是很大的鼓舞。所以,即使由始至終都沒有尋獲她的讚好,筆者依然會繼續寫。

<From電影王家欣>


「不怕一萬,最怕萬一」,這個「萬一」,在無限可能的網絡世界,有誰敢擔保不會遇到呢?正如Peter所說:「你未試過,又怎知不可能呢?」最重要的是,跟各位分享廣東歌,已經成為筆者喜歡的事情。

其實筆者也挺明白Peter的想法-即使沒法在妻子的有生之年,為她吹奏色士風,不過仍然堅持要向這個目標進發。如果看過上面的千字文,能夠讓大家找回喜歡,或者想做的事情去做,哪怕當中只有一個人,筆者已經覺得很高興!


筆者的Facebook專頁「講樂.過路人」,也有更多廣東歌跟大家分享,希望多多支持!


https://www.facebook.com/shingster1412/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