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雜談】《孤獨的美食家》Season 8--繼續獨自尋找美食的療癒大叔

講樂‧過路人 於 25/10/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作為日劇《孤獨的美食家》的長期粉絲,筆者對松重豐飾演的井之頭五郎很有好感,一個人到處覓食的自我放鬆過程,加上五郎進食時的有趣獨白,即使本人對食並沒甚麼講究,甚至稱不上喜歡用餐,看著劇集往往也會有想吃的衝動。



最近剛看完去年播放的第八輯,找到幾個自覺有趣的小發現,在此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幾乎每集都會說一遍「我不懂得喝酒」的五郎,來到這輯終於「破戒」,在第八集的鳥取公幹篇,面對主人家和群眾的壓力,喝下劇集的第一滴酒。


一直好奇五郎喝酒後會有甚麼反應,今集終於找到答案。只是喝了一細杯紅酒,已讓五郎頭昏腦脹,還睡得連翌日早晨的飛機也錯過,果真是個不能喝酒的男人呢!

明明原作者久住昌之是嗜酒之人,卻在劇情將五郎描劃成滴酒不沾的人。在第一輯的「久住上門搵食」裡,他就曾解釋背後的原因。

「五郎是個不能喝酒的人,要他到喝酒的地方找美食,好像很奇怪,但他往往又會找到美食。我想將他放在這種氣氛裡,其實也很有趣。」



另一個有趣的地方,是五郎在這輯終於到了淺草。

本來淺草並沒甚麼非吃不可的美食,特別之處是在過往七輯裡,五郎在最後一集用餐後,都會在片末說句:「明天要到淺草,到時吃甚麼好呢?」

期待七季,五郎到淺草吃了甚麼呢?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選擇了泰國菜。



就連久住昌之也在劇集後的「久住上門搵食」環節裡,說道:「五郎那句我明天要去淺草,一講就講了七年,想不到會在淺草介紹泰國菜。淺草真是個好地方,我今天來到了淺草。」



因此,到了這輯的最後一集,五郎也沒有再講「明天要到淺草」,而是變成「除夕要到福岡」。然後,突如其來的電話,對方說要跟五郎更改地點。以為是要將福岡再次轉換成淺草,不過最後居然是要五郎去馬德里!?

另外,從第一輯開始,每集結束前,都會讓五郎與久住昌之在某個場合來個偶遇。
試過光顧同一間餐廳,也試過在同一間地產鋪出現。有趣的是,上輯五郎在酒吧裡看到正在台上綵排的久住昌之(原作者兼負責劇集配樂),就覺得這個曾經七度偶遇的光頭大叔很面善。

這輯兩人再於餐廳相逢時,終於第一次互相對望並點頭打招呼,就像為這場擦身而過的緣分,增添了幾分大叔的男人浪漫。(笑)



如果閣下同樣是五郎長期粉絲的話,應該會像筆者般為這幕而感到驚喜吧。

可能連松重豐也沒想到,《孤獨的美食家》一拍就拍了八年。雖然松重豐飾演五郎起來仍是那樣得心應手,但看著他從五十不夠的大叔,到現在成為初見老態的美食家,實在有點擔心他的身體,還可負荷多少輯的劇集拍攝?

或許,每年拍攝一套特別篇,對將近六十的松重豐來說,已是極限?然而,在疫情仍未有好轉趨勢的當下,似乎劇集下次的拍攝日仍遙遙無期。

不過,回頭一想,也有點好奇在這段疫情期間,食字大過天的五郎,面對著怎樣的苦況,每天還能如何覓食?或許,疫情期間的五郎Special,也是劇組值得考慮的方案吧,順道還可藉劇集推廣一下,外出進食時的自家防疫對策呢。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