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深度訪】旅居德國的香港插畫師 出走柏林而創的「奇怪」生物

講樂‧過路人 於 07/11/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最重要的東西,只憑肉眼是看不見的。」在《小王子》的故事裡,有著這句療癒人心的名言,而這也是長駐柏林的香港插畫家Ashbee Wong,在她首次個人展覽裡想傳達的訊息。Not depends on what you see, but what you want,是Ashbee在柏林生活三年多的領悟,這次帶同自己設計的角色Oddman回港,讓大家進入他的蘑菇角落,用心重新感受這個世界。


●重點,並不在於你所看到的

毅然放下工作遠走柏林,一走就是三年有多,提到當初選擇這個城市的原因,Ashbee說並沒太多計算,只知那時是自己出外見識的最後機會,再不離開肯定會後悔。「其實我很喜歡北歐,不過當時沒有working holiday的合作計劃,就選了鄰近的德國,亦因有朋友在柏林生活,就此很沒expectation地來到柏林。」

幾年下來的柏林生活模式,對Ashbee的最大文化衝擊,是當地人對各種事物的包容。「那裡沒甚麼judgement,只要不影響到人,做任何事情也很OK,無論是否欣賞,他們都願意嘗試去了解。」在柏林欣賞到的當代藝術,有時也會讓Ashbee摸不著頭腦,不禁懷疑「咁都係Art呀?」即使沿途設有藝術導賞,也沒有人會詳細解釋作品,只會分享他們創作時浮現的想法。這種過程亦為Ashbee帶來啟發,學會放低植入得根深蒂固的想法。「既然自己想表達的東西已表達,對方若能感受到固然好,但也無須強求認同,如果看著我的作品有其他想法,我亦同樣會很高興。」


整個城市的氛圍,也為Ashbee的創作帶來影響,彼此之間的微妙關係,從她展出的作品可略為窺探。「每隔幾條街就看到被棄置的床褥,有些更被掛在電燈柱上,我就畫了站在床褥上的Oddman...這裡也是個很gay friendly的城市,彩虹能直接表達這件事,我就把它用在雪地的顏色...」Ashbee耐心解說著畫作背後的構想,每個也有著獨特用意,然而愈聽著她的分享,就愈覺得就此在這裡全部解說,很沒趣味。正如她這個展覽的主題所言,「重點,不在於你實際看到甚麼,而在於你想看到甚麼。」藝術沒有絕對的答案,只在乎是否用心去感受。


●從虛無到賦予生命力的創作

在國外生活的這幾年間,讓Ashbee有更多時間坐低思考,透過繪畫,使她得以把自己的感受記錄下來,開心如是,寂寞亦然。「柏林讓我有更多時間坐低思考,尤其在寂寞的時候,那些感受我無法漠視,如何處理也是我的選擇。當自己有想逃離的感覺時,我的黑暗面反而會讓自己看得更清楚。」

釐清內心的情緒,透過創作填補心靈,這次展覽的主角Oddman由此誕生。雖然他的「出生地」是在柏林,不過那副黑身粉鼻的雛形,其實早已在Ashbee的腦海盤旋已久。「既然經常出現,來到柏林就嘗試認真畫下來,角色名稱也來得很自然,純粹自己很喜歡『O-D-D』這組字母,除了有單數的意思,還可解作奇怪,而我本身也非十分正常的人類。(笑)」


創作角色是場「無中生有」的過程,從一筆一劃繪出的點與線,到賦予角色獨有的生命力,Ashbee在柏林修讀的character design課程,讓她筆下的Oddman形象更加鮮明立體。「這是傳統storytelling加design的課程,教你創作時如何為角色賦予生命,去到某些情況,很奇怪地,你是要跟角色聊聊天,而他們『條路點行』亦很視乎創作者的想法角色。」

● 「有誰可以評定事情的好壞?」

拋卻本來的安穩,離開既定的軌道,遠走他方追尋所想,走得如此瀟灑,以為Ashbee會很憤世嫉俗,事實卻偏偏相反。「我是個不太會反抗的人。在不特別有錢的環境裡長大,有些東西我很清楚『係咁架啦』,想得到甚麼就要付出相應的工作力度,所以我從沒懷才不遇的感覺。然而,我會容許自己保留有趣的想法,例如我喜歡襪子,就算穿得一身淨色,也要配雙漂亮的襪子,奇怪念頭偶爾搞笑一下就好,安排到時間才偷偷去做,即使沒有付諸實行亦不覺得痛苦。」

看似很「佛系」的想法,但Ashbee終究還是選擇出走,除了不想將來的自己後悔,也希望透過實質的行動,讓身邊的人和其他朋友知道,路從來不止得一條。「離開之前,也會想很多實際事情,例如我要返工賺錢,出走會影響CV,但遠走柏林後,卻發現很多事情並不如想像般困難,有些東西,你不做永遠不會知道是否可行。」


講到自己這三年多的轉變,Ashbee覺得每次回港再遇親朋戚友,總會格外有感受,亦因此令她更希望啟發身邊的朋友,嘗試開放自己,接納更多新事物。「每當內心有質疑別人的小聲音時,都會反問自己『點解要咁諗呢?』當有更多空間和時間自省,也會看到更多面向的自己。好像有點老土,但行動最實際,至少也希望朋友講『唔得』前,會記起有個人朝著所想的方向而行。」

柏林的生活讓Ashbee得以梳理自身,問她可有感受到當地不太好的一面,Ashbee的回答其實也有點佛系,細心咀嚼才可領會其用意。「這些畫作是我對柏林的想像,但Oddman在他的蘑菇世界,或許會有更中間一點的想法。其實,好與不好,全看自己如何衡量。正如食煙飲酒也說是對身體不好,但如果它能讓我得到放鬆,對我來說已是好事,好壞之間的關係很微妙,我經常提醒自己,大部分的所謂限制,其實都是自己強加的,況且,有誰可以評定這些事情的好壞?」


●睡醒只想繼續畫下去

透過自己建構的Oddman世界,讓Ashbee在沿途認識很多朋友,因Oddman而將虛構與現實世界連繫起來。得到知音者的共鳴,對創作者而言,是種歷久常新的感動。「在柏林的市集擺檔時,有個年輕人默站在旁看著,原來他覺得畫裡的主角很像其父母,所以想買來慶祝他們的結婚周年紀念。其實,大部分時間我都是為自己創作,但當其他人有所共鳴,我就知道I’m not alone。」

對於這次展覽的期望,以至是對自己將來的目標,比起要從中得到甚麼回報,Ashbee只希望自己能夠一直保持「想做野」的動力,因為這才是她最想達到的成就。「每朝睡醒有動力去工作,想想今天畫些甚麼,做些甚麼,我想自己的人生可以繼續這樣走下去。」


●後記

好像是第一次跟設計角色的原創者訪談。聽著Ashbee說起Oddman時,總覺得很有愛,彷彿將自己所有的情感,都投放到這個創作角色之上。問原創者Oddman算是雀鳥類的動物嗎?Ashbee說可當他是個「creature」。

不用死物的「它」來形容Oddman,是因為感覺到「他」被賦予的生命力。請Ashbee拍了張跟Oddman對望聊天的照片,很喜歡那種眼神交流。「Oddman值得一個機會讓大家認識。」Ashbee像介紹自己的心肝寶貝般說道。你願意來了解一下這個creature嗎?


*****

【展覽詳情】《Oddman:What’s in the Mushroom?》

日期:即日至11月20日
地點:Cabinet of Stories(中環士丹頓街15號1樓)
時間:17:00–21:00(二至六)、11:00–17:00(日)、周一休息
*展覽提示:部分展品設故事導航,請自備聽筒

FB:講樂.過路人
IG:cantokid1412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插畫師  柏林  旅居  德國  香港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