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雜談】《上流寄生族》— 正確的對立面,往往是貧窮和弱勢

講樂‧過路人 於 20/08/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電影上映將近兩個月,終於看過在康城奪金棕櫚的《上流寄生族》。雖然對韓國文化無感,但南韓電影卻總是有種震撼力,這套也不例外。

同樣地以「欺詐」作為主題,日本的長澤正美與其團隊,藉輕鬆搞笑的童話劇情作切入點,《上流寄生族》則來得寫實悲情,將富與貧的強烈對比呈現。

電影裡面的每個角色,其實沒有誰是真正的壞人,大家最根本的出發點,不過也是為了讓生活過得更好,只是彼此本來就站在不同的起跑線。

然而,上流生活與低下階層,始終屬於兩個世界的人,永遠隔著難以跨越的鴻溝。

有些習慣,有些味道,即使如何努力也抹不掉。大概這個世界本來就沒甚麼公平可言,從出生的那刻開始,很多事情都早已定奪。

在上流人的眼中,那條原始味道的內褲,可以成為快感的來源;但同是來自下等人的體味,在現實生活卻讓他們嗤之以鼻。在有錢人的潛意識內,下等人不過是他們的慾望源頭。

或許言者無心,聽者有意,但男主角聽在耳裡,自覺不是味兒,最後還因此動了殺機。

除了言語可以傷人,那副不經意地流露的厭惡嘴臉,也激發了作為爸爸的他,決心將對方置諸死地的念頭。當然,這副看不起人的嘴臉,香港人在過去這兩個月,已深刻地不停領教著。


當男主角與他的家人,偽造身份混入豪門打工,誠然,做法「不完美,但可理解,亦有改善空間」,然而他們確實利用各自的天賦,去令有錢人信服自己的能力。如非生活背景的差異,他們的命運早已就地改寫。

那麼,他們有做錯了嗎?

想起曾經讀到某篇文章,談論村上春樹所說的雞蛋與高牆,其中有句寫到:「正確的對立面,常常不是錯誤,而是貧窮跟弱勢」,感覺挺適合用來回答這個問題。


並非美化他們的所作所為,但對身在貧窮線最底層的他們,以及那對在豪宅地底寄居的夫婦來說,想要存活下來的話,就得將每個當下看成戰場,而這也是他們的求生之道。

「沒計劃,就是最好的計劃。」身為一家之主的男主角,在電影末段曾經說過,這句比黎明還要黎明的金句。


貧窮人也好,有錢人也好,人生本來就是不會按著計劃而行。只要有人,就有變數,或者該說,不會按著計劃而行的,才是人生。

沒計劃,是否最好的計劃?不敢斷言。只是,任憑你兩個月前如何計劃,大概亦想像不到香港會變成現在的模樣。那麼,兩個月後又會發展成怎樣?

沒有人知道,但至少,應該有著「人生本來就不會按著計劃而行」的覺悟,亦無須被任何形式的可能性框死自己,總之覺得想要做的、應該做的,儘管一試。

挺喜歡電影的結局。為了讓父親重獲自由,兒子的願望是拾級而上,希望將來可以脫離貧窮,成為真正的上流人士,儲到足夠金錢買回那間大宅。


表面看來很有志氣,很腳踏實地;不過若再深層地想想,其實要擺脫貧窮的枷鎖,終究還是得跟從上流社會的遊戲規則,而當他終於等到買回大宅的那天來臨,也許已成為那個厭惡低下階層的上流人,就如被他爸爸殺掉的男人。

「別到最後費盡力氣,卻成為了自己一直討厭的那種人啊!」電影播畢,有種聲音在心裡如此迴盪著。

FB:講樂.過路人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上流寄生族  寄生上流  南韓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