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歌系列】《我們萬歲》--特別鳴謝你製造更歡樂的我

講樂‧過路人 於 25/06/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情人遊天地,日月換行李。」

相識多年的朋友擺酒,婚宴夜忽然上台娛賓,像拼盡全晚最後一口氣般,對著未來老婆唱出這首歌。

聽到他忽然上堂唱歌,台下的小學同學群組馬上變得興致勃勃:「記唔記得佢以前上台唱《烈火雄心》?」然後,逕自哼唱起副歌裡那幾句「flaming heart」,拿起幾袋花生期待今夜的他會唱些甚麼。

悠揚的鋼琴前奏響起,伴隨著新郎以深情聲線演繹的歌詞。


「漸漸頭上染了白 你一樣很美
純粹發自我真心別皺眉」


旁邊的友人問道:「這是甚麼歌?」一時記不起歌名,只記得佘詩曼有份拍MV。

最初聽這首歌的感覺,其實有點想起《天下無雙》的細水長流,不過若說最深刻的印象,還是「吻停不知幾多歲的你」這句。

出歌之時,正值「陳詠謙之亂」的熱烈討論,大家對陳詠謙新作裡出現的這句歌詞,再度摸不著頭腦,尤其「吻停」兩字,是否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情人遊天地 日月換行李
如果失憶 我渴望再多一次認識你」


這晚在台下聽著,又有另一種感覺。

記得以前在婚禮會場,也聽過新郎哥唱《天下無雙》。坦白說,自己更喜歡林振強的那份歌詞,不過真要比較兩首陳奕迅的「新郎現場版」,個人還是對這晚的《我們萬歲》較有感覺。

或許,這也跟自己與新郎哥的熟悉程度有關。

在認識的朋友之中,他可算是最有記性的頭兩三個,甚麼細微細眼小恩小惠的事情,都可以記足講足「唱」足咁多年。如他所言,知足常樂,因此深信他也會是個「常為碎事而慶祝」的丈夫。

並非生得英俊瀟灑,也非長得高大威猛,為何得到未來老婆的厚愛?在朝早接新娘的時候,他如此說。

整天滔滔不絕地,口若懸河,有些人覺得他口沒遮攔,甚至予人感覺有點「寸」,但在過去認識的這二十多年,卻沒一刻覺得他看不起過任何人,也是其中一個深明何謂「物輕情意重」的朋友,因此深信他也會是個「珍惜有你仍然會對著我坐」的丈夫。

也許是繼承了其父親的DNA,他總喜歡在旁人面前發放正能量,但可能不是太多人看過他低落的那一面。

然而,在早陣子的某個通宵夜晚,忽然記起某段微不足道的往事。

不太記得是甚麼原因,拿著砌好的電腦來到筆者家的他,從本來只是順路上來坐坐,變成通宵作客促膝夜談。

談了甚麼也不記得,只記得通頂後的翌日早晨,當筆者說要準備返工時,他才表現得一臉驚訝,帶著悶氣似有消散的笑容說:「喂,癡線,早講呀。」

通宵長談然後直落返工,人生真的沒甚麼體力經常如此。所以,當他在台上對著未來老婆,唱著「特別鳴謝你製造,更歡樂的我」這句歌詞時,腦海裡又閃過當時的那個畫面。

與另一位同樣相識廿多年的朋友,再次朝夕相對,下午坐在返回婚宴會場的廿八座旅遊巴時,感覺就如時光倒流,回到小學時期的那輛校巴。

沒有改變的是,不論在當時的校巴,還是在這個新婚大日子,他依舊滔滔不絕,盡是說些帶動氣氛卻不很實用的話,因此深信他也會是個「與你說些無聊事,再走幾千里」的丈夫。

身處這個亂世年代,世界需要更多正直的人。婚宴期間,會場外亦在上演一幕幕的濫捕惡行。然而,世界即使再崩壞,仍然值得慶幸的,是有些東西尚沒變改。

例如情懷。

在此將新郎特意挑選的《我們萬歲》這幾句歌詞,轉贈給天下有情人。

「特別鳴謝你製造 更歡樂的我
除了每月有幾天受折磨
段段日子回頭望清怎麼走過
確定這碉堡沒有事能攻破」



〈寫於年初某兄弟的婚禮後〉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