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十四顛沛流離】邊個「恐嚇」著你做人沒趣味?

講樂‧過路人 於 15/02/2019 發表 收藏文章
李克勤,或稱送禮勤,係個相當有趣既存在。

<互聯網圖片>

唱歌以外,宋生耐唔耐就會為大家顯新猷,例如送禮,例如barcode事件,又或者魔性澎湃、被踢傷後既IG連環抽擊,每次帶來既娛樂性,比佢既音樂都總係來得吸引。

<互聯網圖片>

當然,仲有最新鮮熱辣既「二月十四顛沛流離」。

不過,今次有啲唔同,難得地唔係佢本人派膠,純粹畀人改歌改到要搵真身回應。

講真,第一個諗到將《紅日》頭四個字改成「二月十四」既人,的確係好有諗頭。


有咩契機令佢諗到呢下神來之筆,不得而知,但趁住呢首「二創歌」咁紅,不如就講講李克勤既原曲歌詞。

宋生經常為自己既歌填詞,應該冇乜人唔知道,而據佢本人所講,呢首《紅日》就係佢拍劇期間,匿埋TVB停車場捱眼瞓,想為自己打打氣而黎既創作。

【延伸閱讀】李克勤匿TVB停車場捱眼瞓寫《紅日》(香港01)

當然,冇人估到呢首喺停車場既創作,會成為宋生後來既經典作。

雖然呢首歌流行性極強,不過如果諗真啲chorus段歌詞,其實係有少少奇怪。

例如,好少會用「曲折」或者「離奇」去形容命運,而更加少見既係,將「恐嚇」呢個聽落以為大佬講數既字,放埋落歌詞。


其實完全明白講緊乜,但硬係覺得有些少奇怪,而最奇怪既係,呢幾句喺用字上雖然有啲瑕疵,但仍然無阻佢既流行性,仲有可能係李克勤最被人認識既歌詞。

若然要再喺克勤既詞作裡面,雞蛋裡挑骨頭的話,都有其他類似既例子,好似《命運符號》呢句「誰沒有試過染著糞土」,簡單黎講即係「踩屎」,將呢個比喻放落流行曲既歌詞,喺未有「屎撈人」既年代之前,確係有少少奇怪。


不過,以上所講純粹吹毛求疵,事實上李克勤寫過既歌詞,個人覺得以歌手黎講,算係數一數二,即使拍落專業填詞人,毫不失禮之餘,有時甚至更好。

正如佢喺演唱會所講,歷年來自己寫既歌詞,好多首最後都成功跑出,呢樣野,點都要有返些少功力先做到既。


筆者的Facebook專頁「講樂﹒過路人」,有更多廣東歌跟大家分享,希望多多支持!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