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快樂,就是不快樂

我們的快樂時代 於 10/03/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數個月來,小妹都想下筆,繼續分享美好的童年時光,但面對着社會上沉重的氣氛,小妹實在難以置身事外,繼續嘻嘻哈哈。然而,在這個越來越荒誕、越來越陌生的香港,我們面對着的問題太多,又不知從何說起。不過,要說的,始終都要說。最近,接二連三有孩子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小妹今天決定從這裡說起。

必需事先聲明的是,小妹不是來放正能量的,反之,是要「引誘」大家盡量放負。

雖然「學生」這個身分是這些孩子們的共通點,但說他們都是因為學業壓力而放棄生命,未免太過武斷。即使政府的教育政策是不知所謂,這些孩子們的死也不應該被利用。尋死,絕對不是想像般簡單,在作出這個沉重的決定前,他們定必思考過很多事情。孩子除了要面對沉重的學業壓力,他們都要處理煩複的人際關係,努力地迎合着社會的規範,他們並不是活在單一的平面,而是真實的立體空間。

然相比外界的種種,與自己戰爭才是真正的痛苦。不斷地否定和建立自我是成長的必經階段,到某一個時候,「不想再這樣」的想法就會湧現,想要改變,但自己建立起來的形象、給自己概有的設定等等,並不是說推翻就推翻。我們不是不想脫離困境,但就是逃不出那個束縛着自己的「自己」,那是一股具摧毀性的無力感。當然,以上都只是小妹的個人感受。無論如何,真相,只有他們才知道。

感恩,小妹沒有受過嚴重的情緒困擾,亦因此未能完全明白受病痛折磨之苦,不過人生中總有低潮,我們都會經歷過傷心、難過、憂鬱,甚至絕望等負面情緒。有需要傾訴的感覺還好,但當負面情緒過了某一個點,人根本就不想開口說一句話。

不過,找傾訴對象也是一個「學問」,直到現在,小妹還是會偶爾碰壁。首先,如果問題牽涉到關係親密的人,你的可傾訴範圍就會收窄。再者,就算跟長輩的關係再好,找他們傾訴還是有風險的:就是怕一片真心換來的卻是冷漠的嘲笑和千篇一律的大道理。長輩們,你們可知道我們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氣才找你們訴心事?我們都只是想得到最基本的尊重。

而小妹認為比髒話更難聽的就是那些叫你「正面尐」、「你已經比很多人幸福」之類的所謂鼓勵說話,真的教人發瘋:正甚麼面?如果我能夠「正面尐」,還用找你傾訴嗎!?我早知道你沒有解決方法,但現在我不是要「解決問題」,而是單純地「抒發情感」。不快樂就是不快樂,不快時就盡情不快,喜怒哀樂乃正常事,沒有必要欺騙自己。而且,感受並不是可以量化的,更不可能比較,無論一個人的問題看似幾小,對他而言就是100%。

要知道不快樂的人只是需要一個聆聽者。作為一個聆聽者,不用擔心「該說甚麼好」這個問題,不知道該說甚麼,最好就不要說;可以做到的話,就嘗試用自己的語言整合他的問題或狀況,讓需要你的朋友知道,你在用心聆聽。

解鈴還需繫鈴人,最後怎樣做還是取決於自己。說到這裡,我(有點跳線地)想起小櫻收伏「光」、「闇」二卡的情節:因為「闇」之卡作怪,小櫻獨自被困於黑暗之中,感到極度無助之際,她發現自己心中的光。

圖片來源:YouTube截圖

圖片來源:YouTube截圖

圖片來源:YouTube截圖

光暗是並存的。人生中,快樂不會常存,同樣地悲傷也不會賴死不走。不需要強逼自己做甚麼,慢慢走着,走着,就好了。

最後送大家,《黑擇明》: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