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逃險鱷》:不死超音速泳手勇抗笨鱷

若你與一群飢腸轆轆的鱷魚同困在一個狹窄的空間,你會作出甚麼行動?
《噬逃險鱷》(Crawl)講述美國佛羅里達州遭受颶風侵襲,Haley Keller(Kaya Scodelario飾)不顧一切地回家,想要尋找失去聯絡的父親(Barry Pepper飾)。她終在屋內找到身受重傷的父親,惟洪水淹至,兩人在水中掙扎求存之際,更被一群因災逃脫的鱷魚包圍⋯⋯

故事的設定十分有趣,天災結合兇猛的野獸,環境又設在局促的空間,光想像已感緊張刺激。不過,這種天災加猛獸的背景,讓筆者第一時間想起那套爛片之最《龍捲鯊》,一想起就令人「不寒而慄」。於是,筆者抱着看爛片的心態,不抱期望地入場。想不到,《噬》予筆者的感覺頗有驚喜,《龍捲鯊》之流的低級Cult片絕對難望其項背。


電影導演Alexandre Aja拍攝過不少為人熟悉的恐怖作品,像《魔山》(The Hills Have Eyes,2006)、《兇鏡》(Mirrors,2008)、《變種食人䱽3D》(Piranha 3D,2010)等。這次執導的《噬》在驚慄緊張方面不會令人失望,父女兩人在地下室與鱷魚你追我逐的場面令人大呼過癮,電影也成功透過幽閉的空間來營造出緊張的氣氛,加上不少突發性驚嚇,殺觀眾一個措手不及,對單純追求娛樂性和恐怖刺激的觀眾而言,已可收貨。主演的Kaya Scodelario和Barry Pepper演出不俗,每次遭鱷魚噬咬時露出的痛苦神情讓人看得眉頭緊皺,不忍直視。不過,此片仍流於B級片的層次,難登大雅之堂。


問題出在哪?在於超人一般的女主角。

子曰:「暴虎馮河,死而無悔者,吾不與也。」孔子所言的「暴虎馮河」,指空手搏虎,徒手渡河,比喻一些有勇無謀的人,換一句現今的說法,就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這正好用來形容女主角Haley。

Haley的父親自小就想把Haley培育成一名出色的游泳選手,可惜Haley始終未能在泳界有所成就,對自己的能力也缺乏自信。但這不代表Haley的泳術不行,在那滿佈鱷魚的地下空間中,Haley憑藉驚人的泳術多次擺脫鱷魚,速度已超越世界上任何一位奧運金牌泳手。世界級奧運金牌泳手菲比斯(Michael Phelps)在穿着單片腳蹼的情況下,其最快游泳速度高達8.8 mph(英里每小時),而人類在沒有任何游泳配備下的最快游泳速度是5至6 mph。那麼菲比斯跟鱷魚孰快孰慢?鱷魚在陸上的奔跑速度已然高達11 mph,牠們的泳速更高達15-18 mph,是人類泳速的三倍!Haley竟能在游泳上勝過這種兩棲猛獸,實是讓人嘖嘖稱奇。(不要忘記,她更是負傷上陣⋯⋯)

再者,Haley的身軀儼如鋼鐵般堅硬,她擁有超人般的體質。在她父親被鱷魚輕易撕下一根手臂的情況下,她的手腳竟能多次進出鱷魚嘴,而且完好無缺。尤記得其中一幕,Haley的整根手臂被鱷魚牢牢咬住,但鱷魚對她的傷害彷彿只是扣掉她部份HP,沒對她構成致命傷,她更能在鱷魚嘴裏開槍連射,將鱷魚活活轟斃,不禁令人聯想起Biohazard 2中Claire在地下水道以手槍擊退變種鱷魚,只可說Haley跟Claire一樣,是活在虛擬世界的角色,唯有HP扣至零,才是真正不能動彈、真正死亡。故此,說Haley「四肢發達」實在不為過。


那「頭腦簡單」又從何說起?正因片中角色作了不少令人摸不着頭腦的愚蠢行動。

被鱷魚包圍下,相信沒有多少人會想跟鱷魚拼速度,強行在水中突破包圍網,這無疑是自殺行為。然而,為了營造緊張不安的氣氛,導演唯有將角色的智商調低,然後一次又一次將其扔進極其危險的情況之中。這種安排不能說是不好,一方面能藉此將電影的驚心動魄程度推至頂峰,另一方面也讓觀眾揪心,不停質疑主角的決定並暗罵其愚蠢。相信不少觀眾在觀看時會跟筆者一樣抱有問號:「點會有人咁樣做?」、「邊有人會蠢成咁?」、「明知有危險仲去?」當你在暗暗咒罵片中角色、在批評導演編劇的安排並默默為電影打下低分時,其實你的情緒同時被電影牽着走。雖然片中角色形同弱智,但這種弱智設定不是很能令觀眾投入其中嗎?情況如同看老式愛情劇一樣,看到男主角作錯決定,錯過了與女主角的一段大好姻緣,我們會罵他傻、說他瞎了眼,但這樣的情節往往最能推高劇集的收視,因為它很能觸動觀眾的情緒。《噬》的低能安排雖不會令觀眾滿意,但無疑增添了觀賞時的情緒起伏。起碼不會令人睇到想瞓。


當然,更好的做法就是主角作出合理判斷,以高智商退敵逃生。不過根據經驗,作出冷靜判斷逃生的人往往會陷於不幸之中,逃生之路永不可能順利,因為這樣才有戲可睇。相信我,即使主角「聰明」地一早想到逃上天台呼救,天台也必定會塌下,主角必然會掉入水中,然後同樣開展與鱷競游的戲碼,不然這部以鱷魚為題的電影哪有看頭?到其時,我們又會暗暗咒罵:「有冇咁黑仔」、「有冇咁『好彩』」、「有冇咁橋」。

而於筆者看來,與其看一個聰明人求生,不如看一個蠢人逃跑,起碼可以令自己產生一種比片中角色、比電影編劇、比電影導演都要聰明的優越感。同時,寫一個聰明人逃生比寫一個蠢人逃生要難,因為其逃生路線、方法若不夠刁鑽、新穎、機智,則這個人也不是那麼聰明,也就沒甚看頭了。

總括來說,《噬》採用了一種最簡單的方式來營造電影氣氛,這種方式成功牽動觀眾情緒,卻也將電影的高度限制於B級片而已。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