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BenQ的親筆書信 - 阿信

五言五語 於 29/03/2011 發表 收藏文章
給BenQ的親筆書信 - 阿信 2007-03-29 13:15
(這是3月29日﹐成軍十周年﹐阿信寫的文章)

哈羅﹐麥可哥﹕

窗外是萬呎的高空﹐白雲像棉花糖一樣綿延著﹐安靜地延伸到遙遠的天際線外。每當我出了神看著這樣的窗外﹐我總會覺得之前經歷的一切﹐其實才是一場喧騰熱鬧的夢境。仿佛這一個接一個城市的征討巡唱﹐才是假的﹐才是不真實的。

不知道你會不會有這樣的感覺﹖當你為那個紫色的蝴蝶紋萬裡長征﹐為那四個英文字母一次又一次地穿梭在台北北京上海廣州。在離開的飛機上﹐看著無聲的藍天白雲﹐會不會覺得不知道哪一個自己才是真實的自己﹖

在寫這個mail的同時﹐我們已經結束了這五段五個城市的行程﹐在飛往香港的路上了。明天﹐我們會宣布五月天第四次的世界巡回﹕[離開地球表面]。五月五號我們會在紅堪體育館再度開唱。並宣布加場的捷報。

夢﹐正慢慢的變大著。

如果時光倒流十年整﹐在此時的我們正手握著樂器﹐留著笨笨的發型﹐在後台緊張的等待上台。

如果我能夠嘗到夢想的味道﹐我會說那是在演出前的後台﹐彌漫著機器高溫散發出來的淡淡的燒灼味﹐揉合著汗水與煙和人們的交談。而在那時候﹐我總是會在舌頭嘗到一股甜甜的味道﹐那也是世人第一次聽到五月天的時刻。

那一天﹐五月天﹐夢想﹐零歲﹐誕生。
我不禁去想﹐在更多更多年以前﹐在黃花崗的第一聲槍響前的一分鐘﹐那些沒有名字的﹐壓抑著氣息握著槍的青年們﹐可曾在舌尖倏地飛過一絲甜味﹖

快轉﹐二零零七年﹐我們依舊像那時候不知天高地厚的唱著歌。改變的﹐隻是人們不再懷疑﹐放心放情的跟著我們嘶吼。十年的奮鬥﹐我最得意的是賺得那樣每一個靈魂﹐每一個放心把自己交給五月天的靈魂﹐操場上﹐體育館裡﹐我們像是一個碩大無朋的生命體。

在迎接十年生日的前夕﹐是這一群著紫色外套的人們﹐把我們推向更遠的地方﹐我看到了更多伸長脖子的靈魂﹐看到更多驚喜而熱情的靈魂。廣州﹐武漢﹐成都﹐青島﹐天津﹐當我們抵達終點時﹐我懷著寧靜而舒服的疲倦﹐心滿意足的在心裡回想著﹐慶祝著。

當然﹐我們五個家伙一定要說的﹐就是麥可哥﹐是你的無私熱情和不懈執著﹐讓我們看到更遠更大的風景。神州之上﹐藍星之內﹐壯闊的夢想﹐就像白色棉花糖一樣﹐延伸到無垠的天際線外。

在這個注滿了意義的日子結束前﹐我們一起再嘗一嘗那個若有似無的夢想﹐不管出征過多少的戰場﹐它的味道﹐依然像是小時候天真舔著的棉花糖一樣﹐在舌尖無聲的綻放。

五月天﹐麥可哥﹐不服輸的夢﹐今天是我們的生日﹐生日快樂。

五月天 阿信 2007/3/29 pm5:50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五月天  成軍  阿信  瑪莎  怪獸  石頭  冠佑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