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莎-不耀眼卻有強大存在感

五言五語 於 19/08/2011 發表 收藏文章
【GQ﹣八月號】
瑪莎-不耀眼卻有強大存在感


音樂是喧囂的事業,城市是眾聲的集合,出道至今超過十五年,一起奮鬥的兄弟們開始陸續結婚生子,五月天的瑪莎至今卻任然保持黃金單身漢的身份,身邊關心的聲音當然不曾少過,不過瑪莎說,平時忙於表演和工作,讓他格外珍惜和自己共處,也很享受一個人賭神的感覺,現在的狀況對他來說是不多不少,剛剛好的愉快生活。我們問他,如何在眾聲喧囂中品味獨身時光?他說人生海海,凡事對自己溫柔一些就好。

閱讀本身就是獨身
問瑪莎一人獨處是最常翻閱的書?答案是尼克•宏比的《失戀排行榜》,以及《小王子》。他欣賞尼克•宏比書中主角面對三十大關仍單身時的豁達。坐著在書中把音樂當做一種符號,點亮孤寂的黑暗,使之成為溫暖的光。至於《小王子》,則是每次重讀都能獲得不同的收穫,因為此書觸及了友情、愛情、親情的動人部份。這麼說雖然有點怪,但獨身的美好,正是來自於故事文字。除了「讓你很順的讀下去的」的尼克•宏比,他也有推薦東尼•帕森斯的《男人與男孩》,它能讓獨身者在笑聲中成長,使之與自己和諧共處,沉浸在時間的沙漏,終結孤單!
關於閱讀,和瑪莎聊了不少。從讀而寫,不少人建議他把專欄集結成書,但他尊重文字的力量,以為寫作是一個人的、自私的,呈現出自己的「獨身生命史」。他說,必須有明確的主題可以給予讀者,才是書出版之時。至於是否有主題正在心中醞釀呢?瑪莎是六年級中期出生的,或許能成為這個年級中,如同他這樣的人,說出這一代人的心聲。

我與我自己的電玩世界
電玩世界當然是嘈雜的,令人目眩神迷,不知老之將至。正因如此,它成為瑪莎獨身時刻的最佳玩伴,好的電玩甚至不輸給一部電影。不止是不是一個人,瑪莎偏好單機遊戲,因為它們「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很適合忙於工作、時間不固定的單身漢。
置身遊戲世界,扮演他人,是電玩吸引瑪莎的最大誘因。瑪莎不喜歡花腦筋的遊戲,砍下去、炸下去,單純才會過癮。我們都不相信,因為瑪莎最想成為《古墓奇兵》的蘿拉。為何?她有每個人都夢寐以求的人生「有錢又有管家,幹嘛都不會受傷,身材又保持得很好,靠美色就萬事OK!」在現實中,瑪莎是搖滾樂手,創作者,他屬於「創造」的陣營,宛如濕婆,是破壞之神,一手翻天覆地,不過當然是僅限於電玩。對瑪莎來說,打電玩不僅可以排遣無聊時間;失眠的時候用來放空腦袋也很好,很快就能睡著。不過,「打電玩,絕對是我一個人,不接電話,不收Email。」

選擇貝斯手的餘音
瑪莎十分重視自己的空間,無論是物質還是心靈的。所以書櫃、iPod上的Playlist,對他來說,都是不可輕易示人的重要私領域。「因為這些,會被人看出些什麽。比如你的過去、當下的心情,都可能被發現。」這樣的個人特質,也反應了瑪莎為何會在音樂之路上選擇貝斯。「貝斯不像吉他,那樣搶眼奪目,一鳴驚人。相反的,貝斯手位於舞臺後方,用低音宣示他的存在,反倒讓人無法忽略。」這下我們瞭解了,貝斯是他一人樂隊,而貝斯就是瑪莎。

大男孩的堅強玩具
每個大男孩都有自己的堅強玩具,從機器人模型到高級跑車,獨身者收集再怪再貴的東西,都不會有老婆在旁碎碎念。瑪莎獨愛模型公仔,但他不是那種會收集一整套的人。他們之於瑪莎是爲了「提醒自己,不要忘記某些事情。」
瑪莎有一個《星際大戰》黑武士的公仔。他說,《星際大戰》是這個世代的神話,現代版荷馬史詩,滿足他小時候關於太空的想像:漫無邊際的宇宙,星球與星球之間,無數個新世界鋪滿眼前。而黑武士更是,「每個男孩心中父親的化身啊!」對他有愛有恨,既畏懼又羡慕。黑武士從光明到黑暗的歷程,提醒,瑪莎如何面對自己內心的月球暗面。特別是單身一人,要與之共處,要想辦法讓它昇華。
瑪莎還有一個將近十歲的原子小金剛,表面塑料已經變成一種內斂的色澤,飽滿,卻不浮誇,「看到它就像看到我自己的成長。」它陪伴瑪莎走過許多巡迴的路。演出時,他會把小金剛放在音箱上,因為他知道,無論台下狀況如何,都有一個人在那裡,堅定的守護著他。原子小金剛還會時時提醒他,真心的重要。瑪莎說,小金剛雖然不是真人,但他的善良卻超越任何人。公仔之外,瑪莎的單身宅男生活里,還有樂高。它可以任意拼組,帶來無限可能,就算在自己的房間裡頭,只要變個方式,換個角度,重新啟動,啪啦,一個新世界就誕生。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五月天  瑪莎  GQ  怪獸  阿信  石頭  冠佑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