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莎手記﹕無錫簽名會及蘇州演出

五言五語 於 01/05/2011 發表 收藏文章

台灣有句很有名的厘語﹐如果某人沒有工作又不爭氣﹐就會罵對方 "就去蘇州賣鴨蛋好了 ﹗"。我們從濟南離開之後﹐坐飛機到了上海﹐然後坐著巴士進了蘇州。搞不清楚為什麼罵人沒用要叫他到蘇州賣鴨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蘇州的鴨蛋很有名﹐總之我們就這樣帶著我們的樂器﹐來到了這次巡回第四站的蘇州。

南方的天氣和北方的差別從機場走出來的時候就明顯地感覺到了﹔潮濕、涼爽、在夜晚的風裡還帶著那麼點淡淡的青草味道。南方人的個性和北方的差別從走在街上的時候也可以明顯地感受得到﹔不若北方人叫賣式的嗓門﹐也沒有北方人那種盛氣凌人。

  我在蘇州和朋友一起去了山塘老街走走﹐那是個有著晴朗陽光的早上。山塘老街其實一點也不老﹐所有的東西都新的不象話。新植上的柳樹﹐新式改良的渡船﹐新舖上的地磚﹐新搭好的古戲台﹐還有一塊新仿造的石碑。雖然看起來是印象中武俠電影裡的場景活生生地搬到了你的面前﹐但一切卻是觀光化的重新翻修。感覺好象明明見到的是一位六十歲的老婦﹐但是身材卻在整型後比十六歲的少女孩來的玲瓏曼妙。老婦孜孜竊喜暗自的得意﹐可是卻不知道這個年紀的美麗是來自他臉上歲月的刻痕還有歷經過風風雨雨所琢磨出的氣質。

  那天在逛著老街的同時﹐發現旁邊的胡同裡有人家正趁著好天氣曬著家裡的棉被。竹竿掛著棉被和一些剛洗好的衣服就這樣架在窗口外頭﹐那煞著這一切設計好風景的景象卻看得令我感到著迷而窩心。

  老街的小橋流水再美也隻是撲了粉的假象﹐可是這曬衣架所掛著的卻是生活在這個地方的一切象征。

  但是蘇州卻是隨地可見的古跡和花園﹐連路旁的街燈或是交通號志都古雅得充滿巧思。還有那些如"幹將"或是"莫邪"這些從來都隻有在武俠小說才會見到的名字﹐在這裡居然都成了路名。道路兩旁的柳樹和桃花處處﹐春天在這裡找到了空間大顯身手﹐我們在這裡愉悅地沐浴春風。

  南方的歌迷和北方的倒是沒有多大差別﹐大家都用著超過了百分之一百的熱情迎接著我們。

  第一次來到無錫﹐但是行程匆匆也沒法對這個城市多看幾眼。可是雖然隻是幾個小時的短暫停留﹐雖然隻有在台上說幾句話連樂器都沒有拿﹐我們卻對大家的熱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原來在許多沒有去過的城市﹐也有很多就這樣因為我們的音樂而毫不吝嗇付出青春和熱情的朋友在等待著。離開的時候伴著夕陽﹐看著湖泊和農田交錯的窗外景色﹐希望有機會可以再回到這個地方而不再隻是露臉簽名拍照。

  而在蘇州大學的演出經過了幾翻波折﹐終於可以如願演出。所有人也許經過了一天的壓抑和折磨﹐在正式演出的時候大家的呼喊聲幾乎快把蘇州大學的禮堂給掀了。不知怎的﹐在台上的時候其實有種在四川或是北方的錯覺。四川人民辣味十足的吼叫﹐北方人的嗓門大小﹐怎麼今天晚上通通都聚集在這悠閒而恬靜的南方都市中﹖

  晚上結束演出後我們又坐上車離開前往下一站﹐蘇州的夜色和燈火慢慢地從車窗外經過。還記得念書的時候在書上讀到的詩詞有蘇州夜色的浪漫描寫﹐而今天它已經是個燈火通明科技產業進駐的中國硅谷了。還好還有四通八達的小河貫穿這個魚米之鄉﹐還好公車站也附庸風雅地古色古香。還好還有印象朦朧的姑蘇城外寒山寺﹐還好還有充滿故事的拙政園。

  我等待著夜半遠遠傳到了客船的鐘聲﹐離開了這個城市。

  瑪莎/文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五月天  瑪莎  蔡昇晏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