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天團五月天 幸好還有平凡讓我們倔強

五言五語 於 01/09/2011 發表 收藏文章
搖滾天團五月天 幸好還有平凡讓我們倔強
September 1, 2011


當搖滾少年在現實中成年,這一群多年的同班同學,卻還能因為一段音樂拋開束縛,繼續演唱那些不妥協,說起來得歸功於那些日常的點滴,讓他們總能看得見新鮮。應《marie claire美麗佳人》雜誌九月號封面人物拍攝之邀的搖滾天團五月天,他們的歌不只是串起劇情的配樂,那是這一代的潛意識,這回3D電影的真實感不僅來自彷彿可觸的場景,似曾相識的生活經驗,也讓觀眾成為故事主角。五月天的種種之所以引起共鳴,是因為他們就算聲勢如日中天,也還能貼近地面生活,不離群眾。

明星人生也是一種傷痕

推開攝影棚大門,石頭和瑪莎推著兩只沉沉的行李箱走了進來,裡面裝滿服裝道具,粗重不假他人,音樂人生不只是臺上一呼萬應的過癮,快樂或壓力都得親自體受,一如這些年他們面對的許許多多。隨團員從前一個記者會趕赴現場的阿信,半夜才在微博宣布完成花了二十天填寫的歌詞,此時看來特別疲累,不時眨著乾澀的雙眼。一邊進行電影宣傳活動,還要趕製下一張唱片,接下來還有八首歌詞等他譜寫,不見他有任何完工的喜悅,談及剛交卷的歌詞內容,也只是淡淡回道:「就是一首很普通的情歌。」 然後,沒過幾天,就見他又在微博發訊,將原詞從頭改過。

再怎麼熱愛的事物一旦變成日日的工作,難免淡出平常的況味。創團的最初,自行摸索的錄音,讓怪獸打開了音律交會的大門;第一張唱片出輯,阿信開始瞭解樂團是怎麼回事;遠赴馬來西亞錄音,頭一回出國的瑪莎有了遠遊的心情;首場演唱會,冠佑終於體會大舞臺的臨場感;團員因求學和當兵的離別,也曾讓石頭特別感傷……他們口中難忘的第一次,無可取代,但那些興奮、緊張、恍然大悟的心情,卻隨更多的第一次和難以避免的重覆,慢慢變淺。下一個讓心中生滿靈感的片刻在哪裡?

「每次宣傳期都是一種傷痕,」被問及歌曲總激勵人心,而五月天是否也有自己的傷痕之際,阿信如是回答,「要不是五個人一起上通告打游擊戰,我不覺得自己喜歡明星生活,宣傳不可能還說自己有多不好,逼自己誇獎自己,在這個城市講,在那個城市也講,一講再講很可怕。」旋轉木馬上的演藝人生不如外界所想的精采,甚至有原地繞圈的貧乏,此時,緩慢前進的生活,卻顯出不一樣的價值。


(阿信)黑色T恤,Stayreal;灰色刷色牛仔褲,D&G;黑灰色圍巾,Bauhaus;皮革短靴,agnès b.。
(瑪莎)黑色塗鴉T恤,Bauhaus;紅色領圍,DKNY Jeans;黑色工作褲,Bottega Veneta;墨綠色短靴,Salvatore Ferragamo。
(石頭)黑色金蔥針織衫,Prada;黑色印花金屬流蘇領巾,Bauhaus;黑色牛仔褲,Burberry;黑色短靴,Hermès。
(怪獸)黑色印花T恤,Bauhaus;黑色牛仔褲,DKNY Jeans。
(冠佑)黑色鉚釘裝飾T恤,Prada;深灰色牛仔褲,Dior Homme;黑色短靴,Bottega Veneta。


推翻一切還是為了生活

大房間裡,五人各據一角,怪獸和冠佑拿手機和平板電腦看些網路新聞,阿信和工作人員討論細節,瑪莎說要出去抽根菸,打算在家弄間錄音室的石頭,則躲在另個角落上網找些隔音材料。成軍多年,深有默契的團員見面早已不需時時溝通,什麼人何時會說什麼話,大家一清二楚。當了16年的同班同學,難道不曾動過轉學的念頭?

但若不是五月天,他們也很難想像自己在做些什麼,幸好,再熟悉的朋友,也會隨時間演進有所不同。在所有的團員之中,大家公認石頭變得最多,同樣當了兩個孩子的爸爸、平日話少的冠佑頗有感觸:「有家庭和小孩,不可能還像以前一樣,我現在就是十一、二點就要休息,七、八點就得起床,很多事都因小孩的作息改變。石頭婚前婚後差很多,聽說以前一不高興會搥牆、搥玻璃,現在的脾氣真的差很多。」石頭亦認如此,收斂狂飆,現在為了鍛鍊身體而開始騎腳踏車的他,只希望可以活得更久、陪家人探索更多的美好,在他眼中瑪莎變得最少,他說:「對很多事情他都還像孩子一樣,成人有時會不誠實,但他講話還是不會顧慮太多。到現在他都還保留很多以前的東西,前陣子還特地把小時候的鋼琴搬回家,架子上也還擺著舊書和以前的公仔。」

可是,就連這樣的瑪莎也跨出了一大步,從出道以來就在團體裡被保護得好好的他,在27、8歲的時候因著一份危機感,第一次脫離了團體,自己買機票、自己安排行程,進行了一趟紐約之旅,獨自面對陌生的感覺,讓他瞬間長大。



(阿信)白色襯衫,Cerruti1881;緹花領結,Bottega Veneta;絲絨西裝外套、西裝褲,both by Gucci;短靴,agnes b.。
(瑪莎)白色襯衫、紅黑豹紋領結,both by Paul Smith;西裝外套、西裝褲,both by Gucci;皮鞋,Burberry。
(石頭)翻領白襯衫,Dior;黑色領結、皮鞋,both by Cerruti1881;絲緞領西裝外套、西裝褲,Dior Homme。
(怪獸)白色金屬釦襯衫,agnes b.;銀灰色領結,Cerruti1881;天鵝絨西裝外套、西裝褲,Louis Vuitton;皮鞋,Dior Homme。
(冠佑)鏤空白襯衫、深紅色千鳥紋領結,both by Cerruti1881;西裝外套、西裝褲,both by Prada;皮鞋,agnes b.。


愛情裡也可以很搖滾

什麼是搖滾?那不只是一首歌,音樂和歌詞都觸及太多人生的基本,「開始玩團的時候著重型式,但那是從前的認知了,六、七○的音樂當然可以當成某種典型,但是音樂內化之後形成的次文化、變成真正的生活,那才是重要的。」玩起音樂完全可以半夜不睡的怪獸,一如其他的團員,著著實實的生活在自己的信念裡,聽到他這樣說,瑪莎補充道:「那是一種面對認同的事敢去改變的精神,是衝動和勇氣的問題。」

無處不搖滾,那一點都不抽象,國中時期認為若是真心愛一個人,就可以放下一切和對方私奔的阿信,到今天感情觀還是差不多,對於他所認同的浪漫,一點也不退讓,歌詞裡也填滿自己的看法,「很多人會說我們明明組樂團,卻還要寫情歌,可是我覺得愛情的態度決定了人生的樣貌,很多歷史會這樣決定,愛情占有很大的因素,我自己覺得,愛情影響整個世界。」從非常基本的事情開始說起,這便是五月天的風格,還記得怪獸說過:「不管要玩什麼樣的音樂,最後還是要和大家溝通,有人認為寫自己懂的東西才是藝術,但像當年Beatles反戰,總不能唱些大家聽不懂的東西。」

回歸生活,搖滾從來就沒有領域的問題。走出電影院,繼續前進,如果有時還會回想幾首五月天的歌曲,這回坐在第幾排就已經不是重點,能因相信某事而勇於改變或堅持,這樣的你我便和他們擁有了相同的DNA。



(阿信)黑色T恤,Stayreal;灰色刷色牛仔褲,D&G;黑色長版風衣外套,Bottega Veneta;黑色皮手套,Alfred Dunhill。
(瑪莎)黑色塗鴉T恤,Bauhaus;騎士風皮草拼接外套,Louis Vuitton;黑色工作褲,Bottega Veneta。
(石頭)黑色金蔥針織衫,Prada;騎士風皮外套,D-MOP;皮草外套,Valentino;黑色牛仔褲,Burberry。
(怪獸)黑色印花T恤,Bauhaus;拉鍊領飾西裝外套,Paul Smith;黑色牛仔褲,DKNY Jeans。
(冠佑)黑色鉚釘裝飾T恤,Prada;皮草翻領大衣,Burberry;深灰色牛仔褲,Dior Homme。

(美麗佳人 2011年9月號/台灣)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五月天  美麗佳人  阿信  瑪莎  怪獸  石頭  冠佑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