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夫》點評:有社會意識的AV? 神片與爛片只在一線之隔

MattGor講戲 於 28/12/2018 發表 收藏文章

談起陳果導演,他從不停止電影創作的部伐,電影總是以本土的香港作為電影主題,最廣為人知的《香港製造》描繪了古惑仔的青春輓歌、《榴槤飄飄》、《香港有個荷里活》圍繞兩名北方來香港為妓求財的女子來帶出改革開放後中國與回歸後的香港在經濟和文化上的差異、《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則描繪了一群存活於末日後的香港人的荒誕不經。
他拍的電影總是極具個人風格,沒有保守的尺度、沒有常理的邏輯、獨特的敘事手法和剪接總令他的作品毁譽參半,其作品特色總在神片與爛片的邊緣游走。

是次作為妓女三部曲最終章的《三夫》,陳果再次挑戰觀眾接受畫面的道德底線,以一幕又一幕的既怪誕又震撼的性愛鏡頭、匪夷所思的情節、本土人魚盧亭傳說的隱喻來大談本土政治議題。


電影的故事以智力不足但性上癮的蜑家女兒小妹(曾美慧孜飾)作主軸,以海陸空三個空間的章節來描述小妹的移動生活,從海上為生到嫁作陸上生活,導演陳果一幕又一幕的露骨色情鏡頭來把小妹打造成沒有理智、只有慾念的原始怪異、離經叛道的女妖,想做就去做的原始狀態,一舉手一投足、表情都沒有道德底線,如同野獸般的簡單直接。

導演陳果一方面以大量相當難捱、極重口味的性愛鏡頭來刻劃小妹不由自主的悲哀命運,只有在漂流狀態下發生的性事方能安撫她豪無止境的慾念,在陸上失去了自由和安全她找不到快樂,只有在海上和不同男人性愛,她才恢復了生命力,覺得自在舒適。

在一段性愛過後,《三夫》故事的怪誕現實意味變得更為濃烈。小妹的三個丈夫,各有不同的身份背景,但都以剝削小妹為樂,生父為夫的阿大,強姦親女還賣女給二夫,二夫為生計要小妹從妓,認識了四眼佬這個港燦三夫。


看似驚世駭俗的情節發展和無視於傳統倫理的情節也許令許多觀眾受不了而憤然離場,但仔細一想其誇張手法和大量性愛鏡頭卻藉片尾的港珠澳大橋的新聞報導而轄然釐清,小妹了自己的需求接客,三個丈夫利用這種病態賺取收入,他們沒什麼生存空間,這是香港存在的狀態,「向著面前的是珠海,反方向的是香港」。

香港的未來何去何從沒有答案,但卻令人反思,生活中所有的盛事、燦爛、繁榮,和他們無關,他們在隔岸觀火。

小妹不加思考、肉體為上的原始思維想深一層其實是悲觀未來的隱喻,不會說話,用性來自得其樂,滿足所需為生存而尋找空間彷彿是香港弱勢社群當下的生活寫照。

總的來說,陳果拋棄了倫常框架,以荒謬怪異的性愛情節拍了一部有社會意識的AV,借電影媒介談了自己獨特的社會見解,神片與爛片只在一線之隔,懂欣賞的會欣賞陳果離經叛道的背後心思,不懂欣賞的也許已在中途憤然離場。

註:筆者觀影的是聖誕節優先場,電影將於2019年3月28日公映。

更多劇評、影評及電影資訊盡在facebook專頁:MattGor 講戲

www.facebook.com/mattgormovie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