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派武俠足球小說-波事春秋 第六回 鞠鬥由來

雷俊濤坐在球場外的階梯發呆,腦內不停回想剛才所發生的情景,一切都太不可思議了。

跪在場邊看着侯白軒技驚四座,到現在還是覺得太不真實,這些所謂的武功和氣功不應該只是出現在小說漫畫嗎?

雷俊濤回想起被陳滿的「推山手」擊中時的痛楚和恐懼,再次證明了這些武功是貨真價實的。

自己怎樣也算是個世界頂級足球聯賽的球員,竟然在球場上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想到此時一股無力感直湧心頭。

此時此刻,雷俊濤覺得自己在這個世界什麼都不是,之前還是球場上的英雄,下一刻已成為敗家之犬,心情上的反差叫雷俊濤一時之間不懂如何面對。

肚子咕嚕咕嚕地叫著,雷俊濤記起沿路走過來時有很多食肆和小販攤檔,心情低落也得要吃,拿起背包,長身而起,醫了肚子再作打算。

走到剛才的市集,依舊人來人往。雷俊濤於不同的熟食檔攤之間遊走,令人垂涎欲滴的食物令他暫時放下剛才的苦惱。

一個小販大嬸叫道:「新鮮即製的月亮蝦餅!要買就快一點,不然很快就會賣完了!」

雷俊濤見月亮蝦餅炸得金黃,香氣撲鼻,想要買一個,但不知道港幣是否在這個世界通用,但盲猜下去又有何用,拿出一張港幣試探一下小販大嬸的反應。

大嬸罵道:「臭小子!你耍我嗎?這是什麼?」

雷俊濤無奈道:「大姐,這是港幣,你沒有見過嗎?」

大嬸繼續罵道:「什麼港幣?天朝所有地方都用天幣,你不買就走開,不要阻礙我做生意!走走走!」

雷俊濤心中大叫救命,身上的錢全部變成廢紙,難道今次要客死異鄉嗎?

突然有一隻手搭在他的肩膀,雷俊濤立即轉身,見到一個大約六、七十歲,留了一束銀色馬尾,雙目精明,身形矮小的老者,手上還提着一隻葫蘆。

老者道:「怎麼了年青人?怎麼一臉憔悴?」

雷俊濤肚子咕嚕咕嚕地叫着,替他回答了。

老者呵呵大笑道:「老夫明白小兄弟你為何沒精打采。來吧,看在一場緣份,讓老夫請客帶你去食好東西。」

雷俊濤又餓又累,那有心機管這老者說真說假,一於跟他走,見步行步。

一碗熱騰騰的牛肉湯麵放在桌上,香味四溢,雷俊濤夾起掛滿香濃湯汁的彎曲麵條,食了一口,再咬下這燉得鬆化的牛肉,不得了!直覺此味只該天上有!令人欲罷不能!

雷俊濤一邊吃一邊道:「多謝你,老伯,這個真的好吃到不行!我叫雷俊濤,老伯你怎樣稱呼?」

老者打開葫蘆喝了口酒,笑道:「老夫貴仁在,叫我貴伯伯可以了。對啦,我剛才見你參加『霹靂武神』的選拔,但看你面如死灰,結果可想而知了吧。」

雷俊濤面色一沉,忿忿不平道:「真的不知道他們搞什麼?我不理他們踢足球還是蹴鞠,哪有人在球場上拳腳相向,那還是運動嗎?那只是互相毆打而已。」

貴仁在倒了一小杯酒給雷俊濤。道:「喝吧。不介意我叫你小雷吧?」
雷俊濤一飲而盡,搖頭表示不介意。

貴仁在幫他添酒,繼續道:「小雷,看你一身衣著打扮,老夫猜你未必是天朝人民,對嗎?更不用說你不知道『鞠鬥』的由來。」

雷俊濤又飲了一杯,點頭表示認同。

貴仁在徐徐道:「其實在三十年前,蹴鞠就是蹴鞠,當時哪有什麼鞠鬥?但人類總是喜歡比個高低,比富貴,比家世,什麼都要比。特別是一班練武之人,總是要決勝負,定輸贏,之後更延伸到門派跟門派之間的鬥爭,勢要爭下天下第一的榮譽。對輸贏勝負的執着像草原上的火焰迅速蔓延,中小門派互相吞併,大門派互相廝殺,最終大家殺得眼紅,爆發了『血剎之月』,大小門派為了自己的尊嚴和利益足足打了一個月,當時殺得日月無光,屍橫遍野,連天王老子也插不了手。」

雷俊濤還是聽不出一場江湖惡鬥和蹴鞠有什麼關係。
貴仁在續道:「直到天朝八大區的八大豪門明白這樣再打下去,恐怕小門派滅的滅,中門派散的散,連豪門也會因人才凋零而踏上滅亡之路,因此他們在華山之巔──冥望峰定下和議,是為『冥望茶會』。」

貴仁在又為雷俊濤倒了口酒,自己又灌了一口,道:「但他們明白,人類總是會重複犯錯,人天性好爭鬥,過份的抑制是不能解決根本問題的。當各個門派養精蓄銳後,勢必再找再借口互鬥一番,『血剎之月』的武林悲劇隨時重演。」

雷俊濤再喝一杯,開始覺得酒力不勝。

貴仁在續道:「八大豪門的代表覺得必須找個方式去代替武鬥讓各個門派分出一個高低,其中一個代表提出用蹴鞠代替武鬥。」

雷俊濤好奇問道:「為什麼踢球可以代替武鬥?」

貴仁在微笑道:「鬥拳跟鬥球說到底也是一能技藝上的比較,武林人士以往互相爭鬥無非都是為了替門派增光和得到其他武林人士認同,如今只是鬥的技藝有所改變,但本質沒有改變,最重要是鬥球的殺傷力遠比鬥拳低,不會那麼容易鬧出人命。而且蹴鞠有很多埋身肉搏的機會,拳,掌,指,腳等武功通通可以用上,滿足不同門派表現武功的欲望。因此,鞠鬥便出現了。」

雷俊濤總算明白鞠鬥的由來,同時開始理解為何石破天說鞠鬥是神聖的。

總之,鞠鬥可以就說是容許超大高強度身體碰撞的足球比賽,但現實的足球員哪會懂叫人害怕的武功。

一名店小二走過來,恭敬道:「客官,盛惠五十天幣。」

貴伯伯指着雷俊濤,向店小二道:「這位公子負責。」

雷俊濤聽得雙眼一凸,喝到咀邊的酒也噴了出來,忙道:「貴伯伯,你不是說你請客嗎?」

貴仁在笑道:「小雷,老夫哪有說過要請客呢?」轉頭向店小二道:「不好意思,這位公子一時忘記帶錢袋,讓我付吧。」
貴仁在結賬後,道:「連同剛才的麵錢和酒錢,小雷你一共欠我一千天幣。」

雷俊濤驚訝道:「什麼!一碗麵才五十天幣!你的酒是什麼酒呀!七零年的法國紅酒嗎?你明明說過要請客,現在竟然反口!你不要姓貴了,姓屈吧!」

貴仁在露出得意的微笑,道:「我有白紙黑字答應過你我請客嗎?我有說免費請你飲酒嗎?小雷,你就當買個教訓吧。哈哈,那你欠我的一千天幣該怎麼辦呢?」

雷俊濤頓時語塞,之前騙戴安說謊遇上了山賊,現在終於謊話成真,比遇上山賊更糟。

貴仁在上下打量雷俊濤,道:「看你皮光肉滑,身體強壯,就出賣你的身體來還債吧。」

雷俊濤突然拍桌子,指着貴仁在的後方,道:「嘩!那是什麼?」

正當貴仁在別向一面,雷俊濤疾奔到最近的橫巷,現在生死關頭,不能停下來,跑過五、六條街,才減慢速度靠牆休息。

「小雷。」

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在背後,雷俊濤打個冷顫,一隻手搭在他的肩上。

貴仁在道:「小雷呀?剛才有什麼特別?原諒老夫的老花眼看不清楚。不如沿途跟老夫分享一下。」

雷俊濤感到一股無可抗拒的力拖着他走,心想:「今趟完蛋了⋯⋯」

待續

第一回 進入異鄉
第二回 初到貴境
第三回 鞠鬥選拔
第四回 當眾受辱
第五回 玉雲神功

想緊貼故事發展?讚好雷匡專頁繼續追看啦!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足球  武俠  小說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