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舞輝陽 分享作曲人陳輝陽的創作點滴 (一)

當各人將焦點放喺年尾既樂壇頒獎禮, 當陳奕迅、謝霆峰、郭富城既矚目表現引起全城注目, 有一部份年頭年尾推出既新曲, 好自然咁會被忽略 (包括自己)。細心一搵, 原來本地樂團My Little Airport搵左著名作曲人陳輝陽合作, 推出以「迷戀」為主題的歌曲 《Hey Hey Baby》。呢首係輝陽上年推出既第四首新作, 同寫俾女新人秦馨敏既作品風格有別顯分別。

Hey Hey Bab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I6jrBb-Nes

翻查資料先知, 樂團成員林阿P講到喺前年既古典音樂會, 經朋友介紹認識了陳輝陽。之後睇古典音樂會都會見到佢, 有次佢仲提意為一個計劃合作寫歌, 寫首關於「著迷」的歌, 而旋律亦專登寫得很適合MLA。後來呢個計劃無用到呢首歌, 轉而用MV既方式推出。林阿P亦坦言, 自己一般寫唔出呢類歌, 但填詞部份會用到唔少關於日常生活既句子, 放喺由輝陽創作既音樂到。

個人感覺, 呢首比較有陳輝陽典型既風格, 曲風唔算得上高低跌宕、有呼天搶地既叫喊式副歌, 但整體上感覺甜蜜, 平淡既曲調舒服且有記憶點, 整體上較上年度另外既三首作品 (我的燦爛、分過手請舉手、長期失戀)優勝。

我的燦爛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06R3ml1DmY

分過手請舉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LQ6-wjHnRQ

長期失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1NJOBM6QwU


言歸正傳, 繼之前寫左兩篇有關陳輝陽作品既文章, 今次再想分享一下呢位大師創作上既點滴。事關前排偶爾聽到輝陽既demo作品, demo collection有部份既作品以外語演繹, 創作既氛圍以至音樂人既創作意境, 都可以感受得到。而夕陽 (陳輝陽 + 林夕) 多年來為樂壇創作左唔少經典作品, 作品既質素自有優勝之處, 而相關既創作點滴, 亦都值得細心留意。暫時分享部份大熱作品既曲目隨想, 希望大家可以感受呢位作曲人既創作意念, 進入佢既音樂世界。

引用輝陽盛世 一去不復返?
http://s.fanpiece.com/PP8cj9D

再談陳輝陽 細數那些年曾被遺忘的佳作
http://s.fanpiece.com/lb8qhYD

黑夜不再來 陳奕迅

香港文化其實是由多元文化產生的, 就像餐廳的蛋撻, 是由英國的蛋奶撻演變過來的, 我們不喜歡原裝的油鬆餅 (硬皮), 我們用點創意, 將它改成酥皮, 牛油皮 (軟皮或脆皮)。
創作黑夜不再來的時候, 我常常想廣東歌裡能否加上法式流行曲的優雅氣質, 像Michel Legrand、Francis Lai和Serge Gainsbourg等, 但在高潮的部份又可以有像蕭邦旋律功能的華麗經過句, 那時候, 陳奕迅剛好在演一套電影叫做《十二夜》。就是這樣, 當創意遇上了適當的契機, 好的作品就是這樣誕生的。

黑夜不再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RsS0PTJBs

黑夜不再來 dem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pInV9mSE4U

少女的祈禱 楊千嬅

情感是王道, 在我建構這個音樂會的曲目中, 翻聽了很多自己寫的歌曲, 最令我驚訝的是楊千嬅演繹的少女的祈禱。這是十六年前的歌曲, 我在細聽她演繹的細緻情感時, 沒有覺得她演繹的任何一個字不夠好, 又或哪裡需要重新灌錄就好了。
記得這首歌的靈感是來自1999年的聖誕節晚上, 在林夕家吃完晚飯後外出, 車子路經紅綠燈前, 突然想出一對小情侶過紅綠燈的故事。故事發生在巴士上。天陰, 女孩在心裡禱告, 如果能順利通過三盞交通燈都是綠燈的話, 就可以永遠和那個男孩在一起, 但巴士過了第二盞燈, 男孩就下車了。小時候, 曾經彈過一首鋼琴曲叫《少女的祈禱》, 這就是歌曲的由來了。
舊版本的少女的祈禱, 天空是藍色的, 而新版本的天空是灰色的。我沒有改變它的編曲, 只是改變了天空的顏色而已。

少女的祈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ct1kzcorUw

少女的祈禱 (麥花臣版)
http://www.joox.com/#/single?id=AjsN4dDNnysw2lDqU_o8JQ==


日與夜 張學友、林憶蓮

日與夜的樂曲結構非常簡單, 只有A、B兩段, 它沒有流行曲慣常呼天搶地的副歌, 它只有靜態像教堂鐘聲的A段, 隱喻著期待與盼望和動態像戀人追逐的B段, 情感波瀾起伏。

日與夜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k4JiHlD29A

日與夜 demo
http://www.joox.com/#/single?id=BJYNVa1fOxArkDzyDoyLiA==


Shall We Talk 陳奕迅
時為農曆年初二, 拜年後我自覺對母親不夠耐煩沒有好聲好氣, 驚覺我們都把寬容體諒好臉色用在朋友同事面前, 再把脾氣發洩在至親身上。如果我們都像小孩子, 如果我們都對至親像朋友, 對朋友像戀人, 對戀人像至親, 如果相處有問題, 可以像學生露營時圍著營火談心 – 於是我深呼吸脫下衣褲般厚著臉皮打電話回家跟母親說對不起, 於是在當晚開始用了整個星期寫shall we talk。林夕

Shall We Talk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MO58UGhZdk

暗湧 王菲

事隔四年, demo上寫著的working title: undercurrent好像還沒退去。第一首填的陳輝陽旋律, 不知道誤解了他的意境沒有, 但當時跟著那三拍子的節奏, 歌詞就像冒著汗流出來, 起速宣洩, 歌詞寫完, 本來叫預感, 直覺上叫暗湧好像太按本子辦事, 但他的demo鋼琴聲竟有一種冥冥的催眠力, 教我用回暗湧的名字。該發生的始終要發生。林夕 (2000年 “聲音變魔術”專集裡的題字)

事隔二十年, 歌曲暗湧很像我身上的一張隨身卡片, 暗湧代表著我, 我就是暗湧, 這樣的連帶關係, 好像還沒有退去。第一首林夕填我旋律的歌詞, 我真的害怕他誤解了我的意境, 因為歌詞不像我習慣的那種通俗易明, 一廂情願以為林夕給我是情感強烈的梵高 (Vincent van Gogh), 原來他給我的是超凡雋永的秀拉 (Georges-Pierre Seurat), 他用文字深思熟慮, 多點透視出預感的色點, 剪影般的手法表視出暗湧的 “迫”、 “深”和 “急”。縈繞於心, 現在我對秀拉的愛已超越梵高。該發生的始終要發生。陳輝陽 (2016年 “陳輝陽 X 女聲合唱作品音樂會”的FB Post)

暗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ZK9deNf0dw


資料來源: 香港01、好好笑音樂

呢排開設既facebook page「你有你講 我有我講 不如講下香港樂壇呢」, 請多多支持!

https://www.facebook.com/localmusic927/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香港樂壇  陳輝陽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